千年碑林煥發新光彩

西安碑林博物館外景。

張翰表演舞劇《碑林華章》。

留學生在西安碑林博物館體驗拓印

觀衆在西安碑林博物館體驗AR互動書法

古樸的院落裡石碑林立,碑上歷經滄桑的文字訴說着歷史,賡續着文脈。不久前,陝西省西安碑林博物館借“世界讀書日”的契機,舉辦系列活動傳播碑林文化

“我們希望通過創新的形式,吸引公衆走進博物館,感受生動文物、鮮活的歷史,不斷提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當代的影響力。”西安碑林博物館社會教育部主任賀華說。

守護碑林寶藏 做好當代傳承

“親眼見到《多寶塔碑》《顏氏家廟碑》《石臺孝經》這些國寶級文物,非常震撼!我還第一次體驗了拓印,這讓我對書法更感興趣了。”活動參與者陳萌說。

中國書法文化的傳承離不開石刻,而西安碑林是中國最大的石質圖書館和中國書法藝術寶庫,至今已有近千年歷史。

公元1087年,北宋漕運使呂大忠將《開成石經》《石臺孝經》等石碑遷至“府學之北墉”,即如今西安碑林所在地。同時遷來的還有顏真卿《顏氏家廟碑》、褚遂良《孟法師碑》、柳公權玄秘塔碑》等書法名碑,西安碑林初具規模。

在這裡,這些文化瑰寶得到了很好的修繕和保護。史料記載,在西安碑林,“凡石刻而偃者僕者,悉輦置於其地,洗剔塵土,補錮殘缺,分爲東西次比而陳列焉。明皇注孝經及建學碑則立之於中央,顏、褚、歐陽、徐、柳之書,下迨偏旁字源之類,則分佈於庭之左右。”

1944年,當地以古老的碑林爲基礎,利用西安孔廟古建築羣,擴建出一座集收藏、研究和陳列歷代碑石墓誌及石刻造像於一體的藝術博物館。歷經多年發展,成爲如今的西安碑林博物館。博物館現藏文物1.1萬餘件,其中國寶級文物有19組134件。

“西安碑林保存了自漢代以來的碑石、墓誌等3000餘件,對研究中國書法意義非凡。”西安碑林博物館副研究員王慶衛告訴記者,碑林集中了歷史上諸多傑出書法家的傳世名作,字體全、質量精、數量多。“例如東漢隸書《曹全碑》,是現存漢碑中最秀美的佳作;還有唐代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柳公權、顏真卿等人的楷書珍品,張旭《肚痛帖》、懷素《草書千字文》等草書名作,李陽冰篆書《三墳記碑》等。這些珍貴的碑刻,都是當今研習書法的範本。”

“面對這樣一座碑刻文化寶庫,我們有責任在當代做好傳承、保護和弘揚。”賀華說,“石碑見證了成百上千年的時光,具有獨特的歷史和文化藝術價值。只有融入時代、不斷創新,西安碑林博物館才能更好地發揮社會教育功能,吸引更多人尤其是青少年,走進碑林的藝術殿堂,深入感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魅力。”

賀華介紹,此次活動採取線下與線上結合的形式。在線下,邀請青年學生到博物館內體驗拓印,感受AR互動書法,聆聽《石臺孝經》《魁星點鬥》等文物的詳細講解。在線上,與國風遊戲《新倩女幽魂》跨界合作,推出虛擬舞劇《碑林華章》,把多件碑林文物數字化,以新穎生動的形式進行網絡傳播。

借力“互聯網+” 創新文博產品

虛擬舞劇《碑林華章》以民族舞蹈爲載體,利用數字化手段,演繹了明代金石學家趙崡保護、修復石碑並與時間、自然和偷盜者對抗的故事

在水墨色調的背景中,靜立着西安碑林的多座石碑。身着青衣的舞者翩若驚鴻,彷彿一支毛筆在紙上揮毫潑墨,自由灑脫。舞到中段,畫面變爲彩色,音樂陡然激烈,由主舞者飾演的趙崡開始與偷盜者搏鬥。高潮處,一束強光照亮了舞者身後的石碑,象徵着傳承文脈的信念激勵趙崡取得了勝利,勇敢前行。這段5分多鐘的舞蹈短劇情節跌宕、畫面精美,在遊戲《新倩女幽魂》中通過數字化形式呈現後,受到許多玩家好評。“太有新意了!”“沒想到能用傳統舞蹈來演繹書法,中國風最牛!”

“去年舞蹈詩劇《只此青綠》的火爆,讓大家發現中國傳統繪畫藝術可以和舞蹈結合得這麼好,產生‘1+1>2’的文化傳播效果。那麼書法和民族舞蹈的結合會怎樣呢?這就是《碑林華章》最初的創意來源。我們邀請《只此青綠》的舞者張翰來飾演主角趙崡,再運用數字技術打造出這款創意產品。”賀華介紹。在她看來,虛擬舞劇營造的場景讓觀衆很容易沉浸其中,直觀地感受書法韻味。“比如舞劇中有個畫面是一滴水落在平靜的池面上,立刻讓我聯想到關於王羲之的著名典故——臨池學書。對不同的人來說,優美的舞蹈畫面能激發不同的感受。當代青少年大多習慣了快節奏、碎片化的接收信息方式,可能沒有很多機會去接觸傳統書法。但如果在遊戲場景中看到碑林元素的畫面,看到以書法爲主題的舞蹈這麼美,也許會被這種新的表現方式所吸引,激起對傳統文化的興趣和熱情。”

近年來,西安碑林博物館不斷探索,利用“互聯網+”讓文物活起來。比如完善“數字碑林”建設,通過線上展覽、線上教育課程、新媒體直播等形式,向公衆介紹館藏珍品,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大家好,我是白雪松,今天就講兩分鐘。”這是西安碑林博物館特級講解員白雪松錄製短視頻的標誌性開場白。從走進電商直播間爲西安碑林博物館“帶貨”,到成爲短視頻平臺的文博類“網紅”,再到登上《國家寶藏》等電視節目,白雪松以詼諧幽默的講解,讓更多人瞭解和喜愛西安碑林。

白雪松最火的一場直播,收穫超過500萬次點贊。有粉絲說,在西安碑林博物館的直播間,開開心心就把知識學到了。白雪松認爲,“互聯網+”爲博物館文化傳播提供了難得的機遇。“我在線下做講解,一次有十幾個人聽。但如果在線上講一場,可能有幾十萬、幾百萬人聽,傳播效果肯定更好。”

未來,西安碑林博物館還將繼續深挖館藏資源,讓文物以多種形式走近大衆生活,讓古老碑林在當代煥發出新的光彩

開展國際合作 推動交流互鑑

西安碑林不僅是中華文化寶藏,在世界文化之林中也佔有一席之地。

館藏《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是一件意義非凡的珍品。它記錄了中國唐代與世界文明交流互動的歷史,與埃及的羅塞塔碑、約旦的摩押碑和墨西哥的阿茲特克授時碑並稱爲“世界四大名碑”。

“石碑石刻承載着古代文明的記憶。《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是中華文化源遠流長、自古與世界交流互通的見證。”王慶衛說,“中國書法在世界文化特別是東亞文化中佔有重要地位。西安碑林博物館多次與國外的博物館、研究機構等合作辦展,推動中國書法文化走出去。”

2015年,西安碑林博物館與韓國國立忠北大學(清州)聯合舉辦中韓書畫家邀請展,展出西安碑林博物館13位書法家的51幅書法作品和韓國書畫家的35幅作品,並出版作品集。2019年,西安碑林博物館收藏的一對大型石刻文物“東漢雙獸”遠赴新西蘭和澳大利亞,在兩地相繼舉辦的“秦始皇兵馬俑:永恆的守衛”展中亮相,向海外觀衆展示中國秦漢時期精湛的雕塑技藝。

此次“世界讀書日”的線下活動,西安碑林博物館邀請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多名留學生參加,爲他們提供深入瞭解中華文化的契機。

“雖然在博物館待了五六個小時,但我感覺時間過得太快了,完全沒看夠。”來自土耳其的韓迪格,就讀於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漢語國際教育專業。他告訴記者,自己一直對漢字抱有濃厚興趣。“我知道漢字有悠久的歷史,有時候很想知道一個字是怎麼來的,爲什麼同一個字會有多種不同的意思。這次見到這麼多石碑,看到上面刻着很多古代漢字,我非常激動。雖然這些古代漢字有70%我都看不懂,但我想堅持學習。希望下次來碑林,我的中文水平更高,能看懂更多。”

“參加這次活動,我認識了中國古代的許多石碑、墓誌,也瞭解了很多書法家的歷史故事。”土庫曼斯坦留學生白珊珊告訴記者,她最喜歡的是拓印體驗環節。“我把自己印的那幅字拿回來了,它太美了!我會把它裝裱起來,一直珍藏。”

“如今,越來越多外國人學習中文,尤其是很多留學生,有強烈的願望瞭解中華傳統文化。我們願意爲他們提供學習、交流的平臺,也希望通過豐富多樣的活動,讓西安碑林承載的優秀文化走向世界,爲文明交流互鑑做出貢獻。”賀華說。(李 貞)

本文圖片均由西安碑林博物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