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室天空下 少女男孩相呼應

二○○六年,被歹徒囚禁八年半的奧地利少女娜塔莎.坎普許逃脫獲救,地獄般的經歷公諸媒體,震驚世界。然而她對媒體的嗜血,以及外界把她貼上「斯德哥爾摩症後羣」標籤深感憤怒,因而寫下回憶錄《3096天:囚室少女娜塔莎.坎普許》訴說自己的人生

這部劫後餘生的回憶錄中,坎普許從父母親的不和睦、感覺被棄的陰暗童年寫起。十歲那年她與母親爭吵後獨自上學途中被歹徒沃夫幹.普利克洛皮綁架,從此被關入他家地下室八年半。

坎普許細述那三千多個被囚日子,被毆打、被強迫剃光頭或半裸從事粗重工作,期間她曾萌生自殺念頭。她以冷靜的筆調理性探討歹徒的心理與兩人之間微妙的依存關係:「看來最後他一定會明白一件事,不僅是我的人生被他緊緊鎖住,他的人生也被我綁得死死的,絲毫動彈不得。」

坎普許重新檢視童年創傷,展現驚人的韌性,也跳脫受害者自艾自憐的角度,對這樁不可思議的綁案下了真實的註腳。

綁架與虐囚案不勝枚舉,但在另一部小說房間》中,愛爾蘭作家愛瑪唐納修卻以一個誕生囚室的小男孩主角,用童言童語第一人稱述說特殊的成長經歷。

對書中的五歲男孩傑克來說,只有一個天窗的房間是他世界的全部,因爲他和媽媽從沒踏出房間一步。媽媽口中的「老尼克」會提供用品食物,晚上老尼克來訪時,媽媽會把他安全關在衣櫃裡。

唐納修表示,《房間》靈感來自囚禁、性侵女兒的「奧地利獸父弗裡茨」案件,「我讀得愈多,就愈覺得綁架者與我們其他人之間,沒有一個讓人心安理得、固定的道德距離。」

爲了詮釋書中的母子關係,唐納修閱讀各類資料,包括監獄或集中營的母親與嬰兒、強暴受孕的孩子和創傷後壓力障礙症等。

在書中,媽媽在小房間裡教傑克讀書作美勞,設計彈簧牀體育課,也陪他看電視。直到五歲生日,媽媽告訴他一些不能理解的事,如聽到媽媽曾跟外公外婆住房間外頭,他吃驚的反應說:「妳曾經住在電視裡面?」

然後,母子開始設計脫逃這個房間,但重獲自由的生活,卻非童話結局般美滿,母子倆得療愈各自的創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