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留學證明,讓留學生回國之路更通暢

作者:澎湃特約評論員 任冠青

教育部取消留學回國人員證明消息一出,我馬上回頭看了眼文件箱中各類厚沓沓的證明材料。那是我回國後拉着長長的流程清單,奔走在留學服務中心單位人力部門和社保中心等部門的“成果”。有了它們,我才能順利地辦理就業、社保和落戶

回國以後,許多小夥伴日程表第一項不是抓緊找工作,而是證明自己出國學習過,留學回國人員證明則是開啓這一漫長“打怪升級”之路的第一步。學成回國前,申請者要準備好學位證書、I-20、I-94、個人護照等一系列原件複印件,然後在線填寫申請表,並郵寄到中國大使館教育處總領館

我和同學曾經笑稱,這一過程簡直治好了我們的拖延症和馬大哈病。因爲一旦中間出了bug,無法如期拿到這一證明,就會使此後的每一步都寸步難行。比如,入職時正規的招聘單位都會看你的國外學歷學位認證,而這一證明的辦理材料之一便是留學回國人員證明。

我的一位朋友也因不知道要在回國前申請,此後又遲遲沒收到漂洋過海而來的證明,便錯失了當年在單位的落戶指標。在北京,不少留學生都會通過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落戶,在“回國兩年內申請”這一限定條件下,即便緊鑼密鼓地辦理手續都可能剛剛趕上,更不用說因缺少一個證明而耽擱一年了。

其實,留學回國人員證明的最初產生,有着自身的時代背景。在互聯網並不發達、政務信息共享不夠普遍的情況下,這一證明能夠發揮覈查和甄別功能,防止有人在“克萊登大學”混學位,使留學生歸國就業市場更加規範

可是在國家加快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和放管服改革的大背景下,這樣重重疊疊的繁瑣流程就顯得有些落伍了。我在辦理回國手續時,就發現不同證明之間的作用有着較大範圍重合,一些材料的開具和辦理必要性並不大。比如,要認定留學事實質量身份,完全可以通過國外學歷學位認證一個材料加以證明。在一些明明可以在線辦理的情況下,申請者卻必須於每個節點都到現場辦理。我的一位同學就曾因在外地工作,不得不找黃牛幫忙領取。

對此,相關部門有必要重新梳理流程和材料清單,以必要性要求和服務型政府理念加以精簡,真正讓留學生們“最多跑一次”。

記得我在辦理相關手續時,往往要在工作時間跨越大半個城去排隊,來回跑過十幾次。當一切落定後,我問出了最想問的那個問題:“請問這是不是我最後一次來這裡辦理了?”工作人員以一副“很懂你”的表情答道:“是的,恭喜你。”

其實,讓羣衆跑腿聽起來很抽象,卻切切實實地關係到他們的真實生活,對於回國後要忙於求職、創業的留學生們來說更是如此。儘量減少對他們正常工作和生活節奏的干擾,是服務型政府的題中應有之義。

另一方面,相關部門也可以通過技術賦能,打通信息孤島,打破不同地區、不同部門間的信息壁壘,積極推進一網通辦,真正實現“讓信息多跑路”。比如這幾年,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已實現公派留學、學歷學位認證、留學存檔等業務的在線辦理。比起事事需要本人現場辦理的不必要要求,這一改變顯然更爲人性化,也有利於相關部門的高效運轉

這一次,留學生們正式和留學回國人員證明說再見,也是使他們歸國流程更爲清爽的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