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腦中風”?中紀委網站:有沒有違規違紀、失職失責問題

(原標題:廣安觀潮 | 舉一反三堵住醫保監管漏洞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李鵑

多名村民被患“腦中風”?去世後還有醫保報銷記錄?據媒體報道,在山東省單縣萊河鎮崔口村,大多數村民名下的城鄉居民醫保賬戶近5年來莫名出現多次腦中風的醫保結算記錄。關乎羣衆救命錢”,事件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事件中的諸多細節讓人感到匪夷所思。剛剛5歲的孩子竟然就有腦中風的醫保結算記錄;有老人去世很長時間後仍有48次醫保報銷;有的村民常年在外務工,一次也沒有去過村裡的衛生室,名下的醫保賬戶也出現了腦中風的結算記錄;有的村民醫保賬戶還在,錢卻不翼而飛……據單縣相關部門初步排查,崔口村2000多名村民至少有37000多條醫保結算記錄存在問題。而且不僅崔口村,類似情況在其他村莊也不同程度存在。醫保記錄憑空捏造、醫保賬戶遭到盜用,涉及範圍如此之廣、異常時間長達5年……醫保基金是百姓的救命錢,一分一釐都要用在刀刃上,不能成爲詐騙者眼中的“唐僧肉”。

有問題查清問題,有質疑迴應質疑。有村民表示,“幾乎每家每戶都有,我們這個村都應該改名叫‘腦中風村’了。”調侃和戲謔背後,是縈繞於心的擔憂和疑慮。他們擔心的是,腦中風的醫保結算記錄,會影響正常的升學就業、參軍、投保、保險賠付等;他們關注的是,醫保賬戶被盜刷的背後,被套出的錢究竟流向了哪裡。要打消羣衆疑慮,就必須對暴露出的問題一查到底、嚴肅處理。目前,山東省醫保局成立專項督導組,國家醫保局將聯合山東省、市醫保局聯合開展覈查工作。如此大規模的異常醫保記錄究竟因何?是否涉及“假病人、假病情、假票據”等欺詐騙保行爲?誰該爲此負責?有沒有黨員幹部公職人員違規違紀、失職失責問題?不僅當地村民需要了解事情的原委,公衆也迫切需要一個負責任的回答。

無論事件的真相如何,當地醫保基金監管存在漏洞、監管責任尚未壓實應是事實。衆所周知,醫保結算要使用本人醫保卡,2000多名村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卻能產生腦中風醫保記錄,令人懷疑當地醫保基金監管情況。此外,一個村2000多名村民都有腦中風的醫保結算記錄,這本就有違常理,相關監管部門爲何沒能通過日常監管、數據監控、突擊檢查方式發現異常信息,直到村民計劃購買商業健康保險被拒才揭開問題的“蓋子”?

一起熱點事件的意義並不侷限於個案本身,村民被患“腦中風”從一個側面警示監管部門要舉一反三,把醫保基金管理制度籬笆扎得更緊更密。從安徽太和騙保事件,到前不久公安部公佈的四川某民營醫院院長帶頭騙保案,近年來,欺詐騙保事件時有發生折射出醫保基金監管形勢嚴峻,警示我們要加大監管力度、探索監管有效方式。紀檢監察機關既要持續整治醫保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嚴肅查處黨員幹部、公職人員參與欺詐騙保案件,還要立足監督的再監督,通過強化監督檢查、制發監察建議等方式,推動相關單位補齊制度短板、堵塞監管漏洞。

相關新聞:

山東單縣通報多名村民被患“腦中風”:犯罪嫌疑人村醫被刑事拘留

10月19日,國家醫保局、省醫保局督導組進駐單縣,現場督辦媒體曝光的有關問題,並要求以案爲鑑、舉一反三,嚴肅查處基層醫療機構亂象和欺詐騙保行爲,切實維護人民羣衆利益和醫保基金安全。

經聯合調查組初步調查,2016年至2019年間,單縣基層衛生室在看病時需要使用“單縣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管理信息系統”,按照操作規程,村醫需先登記疾病信息,方可開具處方,錄入疾病信息可通過疾病編號、疾病名稱拼音首字母兩種方式。村醫朱某菊沒有按照操作規範如實錄入正確的疾病名稱,圖省省事,僅通過雙擊空格鍵等方式,將疾病編號爲“0001”的“腦中風”直接默認生成疾病信息,致使大量村民被“腦中風”。目前,查實的錯誤信息已糾正。

據聯合調查組覈查,村醫朱某菊貪圖利益,存在利用虛報診療記錄騙取居民基本醫療保險門診統籌金的行爲,每虛報1次診療記錄,可套取5元診療費。2016年1月至2021年9月近六年間,該衛生室共有診療記錄49633條,涉及總金額564395.29元,實際報銷居民基本醫療保險門診統籌金376968.03元(其中診療費248165元,藥品128803.03元)。其中最大一筆診療費用50.2元,實際報銷27.1元;最小一筆診療費用1.84元,實際報銷0.92元。目前,單縣公安機關正在對其冒用個人信息、虛報診療記錄獲取的違法收入逐項覈實。

10月19日,單縣公安局根據調查事實,依法將涉嫌詐騙的犯罪嫌疑人村醫朱某菊刑事拘留。紀委監委審查調查組已進駐衛健、醫保等單位開展調查工作,對發現的失職瀆職等問題將嚴肅查處。同時,在全縣開展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整治和打擊欺詐騙保專項行動,全面規範診療行爲,進一步強化醫保基金監管,完善基層醫療機構管理和醫保基金監管長效機制,確保羣衆利益不受侵害。有關審查調查工作正在有序開展。

單縣聯合調查組

2021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