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閱讀發展態勢總體向好

4月23日,首屆全民閱讀大會在京開幕。當日下午,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佈了“第十九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成果,該調查自1999年開展起,如一年一度的國民閱讀“體檢報告”,綜合反映着我國國民閱讀水平

本次調查成果發佈人、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院長玉山說:“從今年的各項數據分析,全民閱讀發展態勢總體向好,除報紙期刊這兩項閱讀量有所下降,其他指標和數據都穩中有升,非常可喜的是圖書閱讀量和閱讀率提升比較明顯。”調查成果發佈後,記者專訪了魏玉山,詳細解讀國民閱讀“體檢報告”裡的喜與憂。

2021年成年國民人均紙質電子書閱讀量均有提升

“本次調查可推及我國13.22億人口。”發佈現場,魏玉山首先介紹了“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的調查方法。作爲具有全局性科學性權威性的閱讀調查,近年來,該調查已成爲每年“4・23世界讀書日”的重要看點

據瞭解,本次調查自2021年8月開始啓動,爲期四個月,採用網絡在線調查和電話調查的方式,在162個城市進行樣本採集,覆蓋我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調查的有效樣本量爲42456個。其中,成年人樣本佔到總樣本量的74.5%,18週歲以下未成年人樣本佔到總樣本量的25.5%,城鄉樣本比例爲3.3:1。

本次調查發現,2021年國民閱讀的多項指標均有提升:2021年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爲4.76本,高於2020年的4.70本,人均電子書閱讀量爲3.30本,高於2020年的3.29本。2021年我國成年國民各種媒介的綜合閱讀率爲81.6%,較2020年提升了0.3個百分點;2021年我國成年國民圖書閱讀率爲59.7%,較2020年增長了0.2個百分點。

從以上數據來看,各項指標均有零點幾個百分點的提升,那麼,這看似“微小”的提升意味着什麼呢?

“0.1個百分點也好,0.01個百分點也好,這些數據看似不大,但由於我國人口基數大,其實每增長0.1個百分點都意味着整體增長量是很大的。”針對記者的提問,魏玉山解讀了數據背後的意義,他說,目前無論是國民閱讀量還是閱讀率,都已經達到了一個相對較高的水平,因此,再向上增長的難度會很大。2021年我國成年國民圖書閱讀率已達到59.7%,這個數據在發達國家一般是在60%左右,僅有個別國家超過70%。

魏玉山說,本次調查另一個可喜的情況是,0至17週歲未成年人閱讀情況總體向好,平均每天花費在閱讀上的時長較往年有所增加。調查顯示,2021年我國0至17週歲未成年人圖書閱讀率爲83.9%,較2020年的83.4%提高了0.5個百分點;14至17週歲青少年課外圖書的人均閱讀量最大,爲13.10本。此外,對親子早期閱讀行爲的分析發現,2021年我國0至8週歲兒童家庭中,平時有陪孩子讀書習慣的家庭佔73.2%,較2020年增加了1.5個百分點。

城鄉閱讀差距明顯,數字閱讀機遇挑戰並存

“這些年我們的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都是四點幾本,想達到五本是很難的。”魏玉山說,雖然目前紙質和電子書年均閱讀量加起來已超8本,但這個數量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是有差距的,他介紹,絕大多數發達國家的人均年閱讀量都在10本上下或高於10本。

數據無聲,卻能在橫縱向對比中反映出現實的多個層面,細看“第十九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有許多值得人們關注的地方。

調查顯示,無論是紙質閱讀還是數字閱讀,城鄉差距均比較明顯。2021年城鎮居民紙質圖書閱讀量爲5.58本,農村居民紙質圖書閱讀量則爲3.76本。在聽書方面,2021年,我國超三成的成年國民養成了聽書的習慣,但城鎮成年居民的聽書率比農村成年居民高7.8個百分點。

魏玉山分析:“目前我國中西部一些農村地區,能達到這樣的閱讀率已是很不容易,提升難度非常大,這也是我們目前進行全民閱讀推廣的一個重要的任務”。

數字時代的閱讀,選擇紙質書還是電子書?――這是一個經常被討論的話題,本次調查顯示,2021年,有45.6%的成年國民傾向於“拿一本紙質圖書閱讀”,比2020年上升了2.2個百分點。然而,選擇傾向與現實之間仍有一定距離另一組數據顯示,在媒介接觸時長中,成年國民人均每天手機接觸時間最長,爲101.12分鐘,傳統紙質媒介則爲21.05分鐘。

“新媒體傳播快、傳播廣,但快和廣的同時也帶來了淺和短的問題。”魏玉山認爲,現在各種媒介資源非常豐富,但真正能夠沉下去進行長篇深度閱讀的人越來越少,新媒體有時效強和覆蓋面廣的優勢,但紙質媒介,特別是圖書,則能體現內容的深度和溫度,“這是一個兩難的問題”。

此外,“閱讀滿意度”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指標,2021年只有28.2%的成年國民對個人閱讀情況表示“滿意”,16.6%及41.1%的人選擇了“不滿意”和“一般”。另外,有51.0%的國民認爲自己的閱讀數量“一般”,35.5%的國民認爲自己的閱讀數量“很少或比較少”。魏玉山說,閱讀調查顯示了全民閱讀推廣工作的提升方向空間

記者:陳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