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美麗島永遠吹着太平洋的風

一望無際太平洋,守護着這片美麗島。(作者提供)

「我們搖籃的美麗島/是母親溫暖的懷抱/驕傲的祖先們正視着/正視着我們的腳步/他們一再重複地叮嚀/篳路藍縷以啓山林

胡德夫,是具備臺灣卑南族、排灣族血統的臺灣音樂家,被外界譽爲「臺灣民歌之父」與「臺灣原住民運動先驅」。至於那一首胡德夫向來爲人所稱道而能夠琅琅上口的歌曲《美麗島》,查看了資料,發現這首現在被人視爲如此悠揚美麗的歌謠,甚至在戒嚴時期,曾經被行政院新聞局列爲禁歌,因此長期無法在電視及廣播中公開演出。

大陸不是你的敵人

前幾天,胡德夫先生接受媒體專訪表示:希望臺灣對大陸的同胞之情,要再復燃起來。要知道這裡不只是鄰舍,也是父親祖先來的地方,應該常常來看,而不是在那邊用意識形態說,你是別人,我是臺灣人。」爲了兩岸的和平發展與長久情誼,他希望臺灣的小孩子不要一直聽臺灣政客說教,被許多扭曲的媒體灌輸「大陸是你的敵人」這樣的惡意觀點

大陸當然不是臺灣的敵人,甚至可以更進一步的說,兩岸之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這首臺灣幾乎人人都會背誦的詩句,是東漢末年曹植與其兄曹丕(篡漢稱帝后)的廷前奏對,所謂七步成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這樣的典故千古流傳,而我們之所以到現在還能夠知之甚稔,正是因爲從不間斷的中華文化的教育傳承。

在那場專訪中,採訪者問胡德夫說,臺灣現在搞跟大陸區隔的文化政策,對臺灣未來的影響。胡德夫先生則是激動不已的表示,去掉那麼好的文言文,那你到底要講什麼文?臺灣的布袋戲一出來,前面幾句都是有文言文的。所以這個部分,臺灣不可以做它認爲的文化上的改變和革命。「我覺得可貴的東西能流傳那麼久,必定有它的道理在。它變成我們生活的依據,互相表達的依據。我想臺灣當然也會醒來,美的東西就是美。」

就像胡德夫先生的創作《太平洋的風》所寫的一樣:「最早的一件衣裳/最早的一片呼喚/最早的一個故鄉/最早的一件往事/是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吹過所有的全部/裸裎赤子/呱呱落地的披風/絲絲若息/油油然的生機/吹過了多少人的臉頰/才吹上了我的/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那些美的東西,從來不會輕易被掠奪,與被替代。醜惡的,其實一直都是人心

民進黨在臺灣二度執政,繼2000到2008年的去中國化、正名制憲、獨立建國這樣一連串強硬、蠻幹的作風,臺灣的族羣撕裂、國族認同問題一直是社會分化的激發點。幸好2008-2016馬英九執政期間,奉中華文化爲正朔的國民黨政府力挽狂瀾,與大陸開啓和解和談大門,終於穩定住了局勢。

去自己的父祖之地

然而,民進黨2016年再度執政之後,這次的全面執政勢不可擋,幾乎不顧一切的在各領域進行去中國化,像是切香腸式的一片一片割裂,試圖延續318後太陽花學運的「天然獨」力量,打造新一代的臺獨年輕世代。

意識形態的對抗與衝突,是這個世代最不需要的垃圾,用建構出來的、虛構出來的國族印象去讓民衆彼此仇恨,更是下三濫的手法。全球化的時代中,臺灣不能自絕於世界。而今中國大陸正是世界的領頭羊,在全球各地起到引領作用,臺灣更是沒有理由與世界潮流對着幹。

胡德夫先生雖然不再年輕,但其思想上的新穎性,以及對青年未來的前瞻看法,卻似乎始終未曾老去。對於未來兩岸之間的交流,特別是在年輕世代的方面,胡德夫先生的看法似乎也相當值得各界聆聽,他說:「並不是說你派個團來,派個團去,交換學生,這樣就夠了。兩岸一定要達到和平,往這個路上走,你要破除很多的設限。希望臺灣的小孩子不要一直聽臺灣政客說教,被灌輸說這邊是你的敵人。你去自己的父祖之地,看看以前在歷史科讀到的地方,拜拜墳,找找家裡人,應該是這樣。」

這幾年來,我聽許多大陸朋友說,他們很喜歡胡德夫的音樂,喜歡他筆下歌詞,喜歡他那份來自於山林、土地、部落、原野的質樸氣息。日前,在《旺報》纔看到一篇陸生寫的文章,文中提到:「……他的歌有關家鄉。他唱用母語寫的一首詩歌《帶着血管的漂流木》,告訴我們漂流木從大山出來,但我們是東漂西漂、南漂北漂帶着血管的漂流木,有一天我們會爬到岸上去,把自己栽在岸邊上,然後長出很多葉子,讓孩子可以在地下乘涼、跳舞唱歌;他唱《大武山美麗的媽媽》,讓我們感受臺灣東部那美麗的田園風光和原住民們美麗的人心。 」

譜寫我們這一代

「他的歌有關世界。他唱Bob Dylan的《Knocking on heaven's door》,告訴我們有多少人在挨飢餓,有多少人沒有國家變成世界難民,讓我們爲自己和平的國家拍手;他用《Blowing in the wind》告訴我們要學會愛惜。因爲不愛惜的話,一座山就刷到海里去了、白海豚就在海灘上死掉了。要愛惜身邊的人,甚至鄰舍。」

那位陸生同學提到的觀點與我不謀而合,我們都從胡德夫先生的作品中看到了人與自然的連結,學到了寬恕、包容與和解共生。

「最早世界的感覺/最早感覺的世界/舞影婆娑/在遼闊無際的海洋/攀落滑動/在千古的峰臺平野/吹上山吹落山/吹進了美麗的山谷/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最早母親的感覺/最早的一份覺醒/吹動無數的孤兒船帆/領進了寧靜的港灣/穿梭着美麗的海沮上/涌上延綿無窮的海岸/吹着你/吹着我/吹生命草原的歌啊」

願我們兩岸之間能像胡德夫先生所願,開始相互譜寫屬於我們這一代的故事。願公義與和平共舉,讓美麗島永遠吹着太平洋的風。

「婆娑無邊的太平洋,懷抱着自由的土地/溫暖的陽光照耀着,照耀着高山和田園/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篳路藍縷,以啓山林/我們這裡有無窮的生命,水牛、稻米、香蕉、玉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