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新市民租得起住得好(政策解讀)

“35平方米的房間,每月租金1500元,比周邊便宜約10%。不僅如此,靠近地鐵站上班方便,還配了健身房書吧等設施,住着很舒適。”大學畢業生石若男搬入了安徽合肥的一處保障性租賃住房項目

兩年前,這裡還是一家閒置許久的賓館,如今卻“變廢爲寶”。“合肥出臺的非住宅改建爲租賃住房支持政策,提高了企業的積極性。公寓開業後一直滿租。”負責項目建設運營合房股份公司住房租賃中心總經理倪康說。

住房問題關係民生福祉。不久前,國辦印發《關於加快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保障性租賃住房基礎制度和支持政策。7月22日召開的加快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和進一步做好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強調,把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作爲“十四五”住房建設的重點任務。擴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將產生哪些積極影響?要從哪些方面着手?記者採訪了有關部門專家

緩解住房租賃市場結構性供給不足

“《意見》首次明確了國家層面住房保障體系頂層設計,今後國家的住房保障體系以公租房、保障性租賃住房和共有產權住房爲主體。”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房保障司有關負責人說。

與公租房主要面向城鎮住房和收入“雙困難”家庭供應不同,保障性租賃住房主要解決符合條件的新市民青年人羣體的階段性住房困難問題,比如剛畢業、租房有壓力的大學生。

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流動人口3.76億人,10年間增長近70%,這些人口大部分流向經濟發達的沿海地區和城市;2021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總規模909萬人,其中相當一部分進入大城市工作。“兩個羣體匯成了龐大的租房需求。現在北上廣深包括杭州,租房人口占常住人口比例在40%以上。”浙江工業大學副校長虞曉芬說。

另一方面,長期以來我國房地產市場供給重售輕租,對規模龐大的租賃市場無專門的政策支持,租購市場結構失衡。當前租賃房源缺少符合新市民和青年人需求的小戶型,這個羣體租不好房的問題相當突出。

《意見》提出,擴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以建築面積不超過70平方米的小戶型爲主,租金低於同地段同品質市場租賃住房租金”,能夠有效緩解住房租賃市場結構性供給不足問題。

重點利用存量土地和存量房屋

對於新市民、青年人等羣體來說,職住平衡也是租房關注的重點。“保障性租賃住房主要利用存量土地和房屋建設,支持建在城區、產業園區及周邊、交通便利區域等,有效解決位置偏遠的問題。”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房保障司有關負責人介紹。保障性租賃住房主要利用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企事業單位自有閒置土地、產業園區配套用地和存量閒置房屋建設,適當利用新供應國有建設用地建設,併合理配套商業服務設施

位於廣州海珠區北山夢享社區,通過對城中村舊房進行翻新立面牆體、完善家居配套等微改造,已出租2100多套房源,出租率達95%,大部分月租金不超過2000元。“公寓距粵科孵化器、廣州大學城都僅有15分鐘車程。海珠區有關部門還爲我們提供對接服務,和不少企業達成人才公寓合作。”社區運營負責人羅金良介紹。

上海市房地產科學研究院院長嚴榮認爲,《意見》提出了一些含金量高的舉措:一是降低租賃住房開發成本,比如進一步完善土地支持政策,允許利用企事業單位自有土地建設保障性租賃住房,變更土地用途,不補繳土地價款。二是簡化審批流程。三是創新提出項目認定書,取得保障性租賃住房項目認定書後,降低稅費負擔、執行民用水電氣價格等都有了相應依據。四是財稅、金融等方面扶持政策。

“一系列舉措能夠引導多主體有錢出錢、有地出地、有力出力,推動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併舉的住房制度。”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房保障司有關負責人說。

因地制宜,加強監管

讓保障性租賃住房的供需真正匹配好、科學有序推進,要把握哪些重點?

虞曉芬認爲,要明確保障對象,優先保障新市民中從事基本公共服務的住房困難羣衆;要合理確定面積標準,堅持保基本,以建築面積不超過70平方米的小戶型爲主;要注重實現“職住平衡”;還要按照“可負擔、可持續”原則,管理好租金。

有專家表示,保障性租賃住房建設要注重因地制宜,沒有需求的地方不能盲目建設。同時還要加強監管,不得上市銷售或變相銷售,嚴禁以保障性租賃住房爲名違規經營或騙取優惠政策。

《意見》提出,城市人民政府對本地區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促進解決新市民、青年人等羣體住房困難問題負主體責任。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房保障司有關負責人表示,城市人民政府首先要定計劃,摸清保障性租賃住房需求和存量土地、房屋資源情況,從實際出發,科學確定建設目標和政策措施。此外還要做好出辦法、建機制、強監管、做銜接等方面工作,按照保基本的原則合理確定准入和退出的具體條件、小戶型的具體面積。

“住建部將會同有關部門,加快完善以公租房、保障性租賃住房和共有產權住房爲主體的住房保障體系,重點推動人口淨流入的大城市等大力增加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該負責人介紹,新市民和青年人多、房價偏高或上漲壓力較大的大城市,在“十四五”期間,新增保障性租賃住房佔新增住房供應總量的比例應力爭達30%以上。

《 人民日報 》( 2021年07月31日 0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