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評:“康養”項目變“採石場”數年,爲何屢報不改?

功能定位爲“生態保護治理”的康養旅遊項目卻演變爲採石場,矗立在綠水青山之間的山體像被剃了“陰陽頭”,難看不說,項目建設場地的周邊還多次出現山體嚴重滑坡和開裂,更是完全沒實現“生態保護治理”的功能。而這塊項目場地,竟還坐落於三峽庫區水土保持生態功能區內。

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湖北發現,三峽庫區水土保持生態功能區的宜昌市長陽土家族自治縣,爲推進一個名義上稱作“生態保護治理”的康養旅遊項目的建設,放任企業非法挖山採石。“大開大挖”引發了地質災害當地羣衆多次舉報無果。

長陽縣地理位置特殊,屬三峽庫區水土保持生態功能區範疇。按照相關規劃,該區域主體功能定位爲國家重要的水土流失防治生態功能區,是確保三峽庫區生態安全的重要屏障

在如此緊要的地方規劃建設任何項目,決策都應嚴之又嚴、慎之又慎,妥善平衡好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社會效益

然而,此次督察卻發現,當初的規劃和現實進展出現了“兩張皮”――在當地,規劃中的“康養項目”基本沒有進展,卻以“排險”及“場平”名義非法挖山採石,大片山地被挖得千瘡百孔、面目全非;非法開採礦石已高達600餘萬噸。如此“騰挪手法”,對周邊羣衆的生產生活和當地生態環境保護所構成的巨大危害可想而知。性質之惡劣、手段之猖狂,令人瞠目

也難怪,此事成爲第二輪第四批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通報的5個典型案例之一。

從通報材料中不難發現,這個披着“康養”項目外衣的“採石場”在當地已存在了多年。在2018年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及本輪督察組進駐期間,均有羣衆投訴項目違法挖山採石等問題

那麼問題來了:對於企業的非法開挖行爲,當地相關部門有無及時介入處理、採取整改措施?面對羣衆的多次舉報和督察行動,該項目爲何依舊能我行我素頂風開挖?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此事背後,絕不止一句“企業任性”那麼簡單,更可能涉及當地相關部門責任人的失職失察,甚至是權力腐敗。

督察組發現,從2017年6月開始,該項目在未辦理採礦許可證用地手續不全的情況下,就對位於黃家坪村的山體大開大挖。不過,面對督察問詢時,長陽縣卻否認有采石場和破壞山體行爲,稱企業“不存在非法開採行爲”。對擺在眼前的現實矢口否認,讓人錯愕:在上馬項目的短期利益與當地生態環境保護的長期效益之間,孰輕孰重?打歪“算盤”的背後,更暴露出當地行政部門短視、錯位發展理念

我國《環境保護法》第六條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對本行政區域環境質量負責。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應當防止、減少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對所造成的損害依法承擔責任。

針對督察組發現的問題,目前當地已成立項目整改指揮部,並將開展生態環境保護專項排查整治工作。

希望這些補救行動,不是爲了應付督察的短期表演,而是真正的痛定思痛,立足長遠的發展理念,樹立正確的生態文明思想觀念。接下來,是否有人爲此負責,督察、整改措施如何落地公衆拭目以待。

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在加快構建生態文明體系、推進建設“美麗中國”的今天,各級地方政府理當樹立起正確的、與時俱進的發展理念。

“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自然和生態環境。”對於地方行政者,招商引資確實不易,但是,守牢生態環境保護是底線。如果要以犧牲生態環境和羣衆利益代價去換項目建設,這樣的項目和規劃寧可不要。對這一點,應有清醒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