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評:生態保護補償制度點亮綠色未來

日前,中辦、國辦印發《關於深化生態保護補償制度改革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這是繼2016年國辦印發《關於健全生態保護補償機制的意見》以來,該領域出臺的又一箇中央層面重要文件,對加快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建設、推進綠色發展意義重大。

生態環境是關係黨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問題,也是關係民生的重大社會問題。生態保護補償制度正是落實生態保護權責調動各方參與生態保護積極性的重要手段。由於生態利益具有正外部性,如果沒有強制的利益再分配,就會出現“我花錢植樹種草、他免費乘涼享受”的矛盾,讓保護環境者吃虧。作爲保護者受益者之間的利益調配和“綠水青山”轉化爲“金山銀山”的平衡機制,生態補償通過受益者付費、保護者得利的方式,推動實現經濟社會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共贏。

從提出“誰開發誰保護,誰破壞誰恢復,誰利用誰補償”,到新的環境保護法明確建立健全生態保護補償制度,再到各地各部門出臺的相關細化文件,我國生態補償制度建設取得顯著成效。截至2019年,我國生態保護補償財政資金投入近2000億元,15個省份參與開展了10個跨省流域生態補償試點森林生態效益補償實現國家級生態公益林全覆蓋,生態補償工作取得豐碩成果。但也要看到,相關工作仍面臨補償缺乏標準、補償方式單一、難以調動各方積極性等難題。從政策框架完善及補齊制度短板的角度看,《意見》從頂層設計的高度推動生態補償進一步制度化體系化,其出臺可謂恰逢其時。

與時偕行,不斷激發制度活力。例如,《意見》提出健全以生態環境要素爲實施對象的分類補償制度,在此前已開展的森林、草原、溼地等領域生態補償的基礎上,增加水生生物資源養護補償,與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十年禁漁”等政策形成銜接,反映經濟社會發展新變化。有專家注意到,從此前的“補償機制”到此次提出的“補償制度”,一字之差,折射出生態領域政策的不斷完善。作爲多年實踐經驗總結與發展,《意見》將不斷推動生態補償更加適應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的要求。

對症下藥,培育綠色發展動能。良好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產品,保護生態沒有“旁觀者”。但客觀來說,目前生態保護補償較多依靠財政支付,資金市場化投入不足,沒有全面考慮生態產品供給者的區域差異。《意見》對縱向補償、橫向補償提出明確要求,各級政府應發揮主導作用,加大補償力度。對於後續補償,市場仍大有可爲。從建立用水權、排污權、碳排放權初始分配製度,到打開生態保護補償市場化融資渠道,運用市場機制,吸引符合准入條件的社會力量參與生態產業,推進多元化補償,有助於真正形成保護者和受益者的良性互動,激發全社會參與生態保護的積極性。

政策配套,增強改革協同作用。好的制度需要頂層設計,也需要配套完善。生態產品開發的成本收益具有不確定性週期長等特點,如何算清“生態產品賬”?重要流域上下游地區如何落實生態補償要求?《意見》從法治保障、政策支持和技術支撐等角度作出要求。標準更加明確,項目更可操作,制度執行更要保障,政策才能儘快落地生根,爲綠色中國築牢屏障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從新安江千島湖,到沱江岷江,各地探索推廣生態保護補償,助力美好生態變成經濟要素。面向2025,展望2035,各地抓緊落實,《意見》提出的改革目標就一定能早日成爲現實,爲中國播種下綠意盎然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