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武11月大女嬰遭虐不治今相驗 父:無法諒解社會局

高雄仁武日前發生11個月大女童蔡姓保姆家中托育時,不慎摔倒頭部重創,送醫搶救後不治,女嬰家屬懷疑蔡姓保母對女嬰施暴,18日下午1時檢方會同法醫相驗。(石秀華攝)

高雄仁武日前發生11個月大女童到蔡姓保姆家中托育時,不慎摔倒頭部重創,送醫搶救後不治,女嬰家屬懷疑蔡姓保母對女嬰施暴,18日下午1時檢方會同法醫相驗,女嬰父親對高市府社會局事後的處理態度相當不解,截至目前都還沒有任何一通電話關心相關事宜

蔡父表示,他對社會局事後的處理方式相當不能諒解,除了從案發到現在還未接到任何一通電話關心情況就算了,他也提出質疑,社會局發給蔡姓保姆的特優保姆證照標準爲何,還有近年來虐童案件頻傳,社會局根本不重視,竟沒要求保姆裝設攝影機,讓他無法接受。

另外,蔡父也無法認同檢警的做法,他表示,大家都已經相當理性在處理相關事務,但保姆在偵辦過程中的說詞明明反覆不一,他不懂爲何保姆沒被收押,希望在司法相驗結果出爐,可以證明女兒確實是被保姆重摔致死後,檢警就能立刻把保姆收押。

女嬰奶奶指出,當時是透過保姆平臺找到蔡姓保姆,由於社會局有核發保姆證照給蔡女,而且也向他們聲稱蔡姓保母相當認真又有經驗,因此他們認爲將孫女交給保姆應該無大礙,沒想到才託給保母照顧第2天就發生憾事,而醫師向他們說明,女嬰到院時瞳孔已經放大、腦壓異常飆高,不可能如保姆所述的輕摔,有可能是嚴重傷害。

女嬰奶奶認爲,社會局應該強制要求保姆在公共空間或是遊戲區域裝設監視器,並且更重視保姆的審覈機制,避免社會上這麼多可愛的嬰兒因此發生憾事。

女嬰家屬透露,他們與蔡姓保姆初次見面時,無論說話或臉部表情都相當正常,但是事發後,蔡女疑似爲了規避責任,先是蔡女的先生出面替她緩頰,指稱妻子曾經發生車禍也開過刀,所以動作遲緩,隨後見到蔡姓保母時更誇張,竟然裝出臉部抽蓄的狀態,讓他們相當氣憤,所以希望社會局審覈合格保姆的機制要更嚴謹。

高雄市社會局兒少科長何秋菊說,這名保姆於2018年因爲具有保姆技術士證,也有體檢相關合格證明,她當時送件給社會局,社會局依法審覈她的證照,取得居家式的登記照,可以擔任合格保姆並作收費式的托育服務。

對於此事,經過家防中心兒虐調查社工調查後認定此保姆的行爲違反兒少福利權益保障法第49條規定,已經依法要求她停止托育,並廢止登記,未來不能再擔任保姆的工作。

社會局表示,接獲通報後,家防中心就有出動志工介入調查,也有與家屬做訪談,過程中有與奶奶聯繫,今天也再次向家屬說明事情處理方式。

至於家屬反映未裝設攝影機一事,社會局表示,這屬於全國性的規定,約兩年前曾經有家長團體衛福部社會及家庭署反映,當時經過許多討論包含居家式照顧涉及保姆的私領域,有隱私權爭議等等,中央當時沒有決議採行;對於家屬再次提出裝設攝影機,社會局近日會再提案給衛福部,給家屬與家人一些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