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隨美起舞”損人害己(環球熱點)

日本經濟新聞》近日報道稱,日本政府正在收緊對外國研究人員留學生入境審查。在日本停留必需的證明文件將包括海外旅行經歷、在日期間資金來源等。此舉的目的是,在相關人員入境日本前,確認其是否有可能將高密級科研成果技術帶往海外。

近年來,日本對外國研究人員和留學生的限制不斷收緊,在經濟技術領域日漸顯現“隨美起舞”之姿。專家指出,相關入境審查不符合日本推動技術發展的核心需求,技術封鎖不符合日本的經濟發展利益。日本爲迎合美國搞所謂技術封鎖實際上是損人害己的行爲。

技術限制意指中國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嚴格的審查從2021年就已經開始,主要針對那些掌握所謂“敏感”信息的人士。這些人不僅要填寫旅行經歷和資金來源,過去曾經發表的論文或是在母國的工作生活經歷也都需要填寫。2021年入境日本的外國人約爲15萬,其中獲得在留資格入境的研究人員僅有89人。今年6月1日,日本政府將每日入境人數上限提高到兩萬人,預計海外研究人員來日人數也會相應增加,入境審查措施覆蓋範圍也將更廣。

據日媒報道,日本政府認爲,重要技術可能通過留學生流向中國等國家。《朝日新聞》此前報道稱,日本情報機構公安調查廳在一份報告中聲稱,“中日學術交流內容能夠在軍事領域使用時,學術交流可能成爲中國武器裝備性能強化的基礎”。

收緊對外國研究人員及留學生的限制被視作日本強化“經濟安全保障”政策的其中一環。日本首相田文雄將“經濟安全保障”作爲其着力推進的招牌政策之一。2021年5月,日本參議院通過《經濟安全保障推進法案》,法案包含強化供應鏈韌性、加強關鍵基礎設施審查、敏感專利非公開化、官民協作強化尖端技術研發等四大內容,將從2023年左右開始分階段實施。

此前,日本曾多次在技術領域與美國開展合作,表露出明顯針對中國的意味。2022年1月,岸田文雄與美國總統拜登視頻通話,同意設立日美經濟版“2+2”會議機制,以在供應鏈和技術開發方面加強合作,在尖端技術領域共同制定國際標準。日美商議設立限制尖端技術出口的新框架,範圍涵蓋半導體設備、量子密碼、人工智能等,並協調美國的歐洲盟友加入。

追隨美國意在利益

日本“經濟安全保障”政策與美國相關政策聯繫緊密。近年來,美國在出口政策、投資限制、技術和交易限制等方面打壓中國,2020年修訂“外國直接產品規則”限制華爲公司;2021年利用“實體清單”“芯片禁令”等手段不斷對中國企業進行單方面制裁;2022年頒行的所謂“涉疆法案”也包含了相關科技限制條款;近期公佈的《2022年芯片和科技法案》明確禁止接受該法案支持的企業在中國擴大先進芯片生產。

分析人士認爲,拜登政府重視在科技、產業貿易等領域構建“制華同盟”,以維護經濟安全爲名,使用“強制性經濟方略”的範圍大幅擴大,強度大幅增加,體現爲針對中國的經貿管制、投資規制人才簽證限制等。日本政府在機構、政策及法制方面加緊施策對華競爭、防範和牽制”可能成爲貫穿日本“經濟安保”政策的一條暗線

“日本以‘經濟安全’爲名實施系列對華舉措,是迎合美國對華政策的表現。日美貿易關係中,美國佔據主導地位。日本希望獲得更多美國市場、資金、科技成果等資源,進入美國盟友經濟‘小圈子’,因此對追隨美國搞技術封鎖表示積極支持。當然,日本政府也有自己的算盤。”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劉軍紅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分析,“日本日漸重視所謂‘經濟安全’,一方面是因爲日本迫切希望維持自身在國際市場中的自主性,在技術領先領域掌握主導權和規則制定權;另一方面,國際經濟環境變化加重了日本經濟安全危機感,中國科技實力的快速提升讓日本感到一定競爭壓力,日本認爲中國可能對其在東亞產業分工的主導權構成挑戰。”

“打在中國,疼在日本”

據日本《讀賣新聞》報道,專家指出,日本和美國現在很難在實際操作中協調出口管制。此前,日本“很不情願地”追隨美國對華強硬立場,把華爲和中興的設備排除在本國通訊網絡之外。日本東京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中國經濟問題專家丸川知雄認爲,岸田文雄會在出口管制問題上謹慎行事。

劉軍紅分析,推進科技創新事業需要不斷培養科研新生力量,日本社會深度老齡化對其科技創新發展帶來壓力,積極吸引海外科技人才是日本推進科技創新戰略的重要內容。從科技發展角度來看,加大對外國研究人員和留學生的入境審查,可能對日本吸引海外科技人才帶來負面影響,不符合日本吸引海外高端人才的政策方向。

“從科技實力上看,上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美日兩國曾發生過激烈的半導體之爭。面對日本半導體技術的高速發展,美國採取強力打壓措施。此後,日本半導體行業逐漸喪失競爭力。如今在半導體領域,日本並沒有太多真正能遏制、影響中國半導體產業的關鍵技術。日本雖然在隨美對華技術封鎖方面調門很高,但實際能做的不多,想做的更少。”劉軍紅說。

中日兩國密切的經貿關係也令日本對華技術封鎖可能面臨“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窘境。數據顯示,2021年度中日雙邊貿易總額維持在3714億美元的高水平,中國已經連續15年是日本最大貿易伙伴。《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正式生效後,中國和日本首次達成雙邊關稅減讓安排,實現歷史性突破,兩國貿易迎來新的機遇期

劉軍紅分析,中日兩國在高新技術領域供應鏈、產業鏈聯繫密切,日本若盲從美國對中國進行技術封鎖,日本企業可能受到巨大沖擊和利益損失,屬於“打在中國,疼在日本”。日本不願意損害切身利益,因此在對華技術封鎖的實際行動上需權衡利弊,慎重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