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校徽爆抄襲要賠50萬 屏大副教授升等無望...提告也吞敗

▲國立屏東大學確定「大武驕陽校徽涉及抄襲侵權,付費尋求原創作者授權同意使用 。(圖/記者陳昆福翻攝)

記者黃哲民臺北報導

國立屏東大學前教授許有麟2019年在職時送審教授資格,卻爆發他先前爲屏大設計的校徽涉及抄襲,校方付100萬元取得原設計者授權,許男的升等案也因此被校內各級教評會決議駁回,並報請教育部凍結許男教師資格審查至2026年8月獲准,許男提告要求撤銷教育部的處分企圖翻盤,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他敗訴,可上訴。

屏東大學校徽抄襲案源於2014年間,當時的校長不滿意校徽造型,請屏大視覺藝術系負責重新設計,許有麟時任該系副教授,因具有平面設計專長協助執行,隔年他提出的「大武驕陽」設計圖,經校務會議決議成爲新校徽,沿用至今,還被校方註冊成商標

許有麟於2019年間檢附自己的專門著作送審教授資格,其他參考著作包括以屏大校徽設計過程爲例的研討會論文不料設計師楊佳璋同年初在臉書PO文,指稱他的設計團隊曾替健行科技大學打造校徽草案,雖未被採用,但屏大後來選用的新校徽跟他的團隊設計圖案非常雷同,認爲屏大「大武驕陽」校徽涉及抄襲。

▲國立屏東大學外觀 。(圖/取自Google地圖

屏大獲悉後立刻自行調查,光靠目視,就可判斷許男設計圖跟楊男原創圖高度近似,委託專業鑑定也認定兩者整體結構相仿,顏色運用均爲黃藍白3色,運用範圍呈現高度重疊,應該不是巧合,而是引用原始圖案做局部修改而成。

屏大自認侵權,爲繼續使用「大武驕陽」校徽,付100萬元跟楊男和解取得授權,校方另決議對許男停聘,並提告求償150萬元,許男最後被判賠50萬元確定,而他的教授升等案也因此告吹,不但經校內各級教評會決議駁回申請,還陳報教育部建議7年內不准他調薪、升等、申請教授休假研究、擔任校內各級教評會委員學術行政主管職務,也不得申請進修、講學專案研究計劃。

教育部2020年審議屬實,處分從2019年8月6日起至2026年8月5日止,不受理許有麟的教師資格審查申請,許男提起訴願被駁回,因此提起本件行政訴訟,要求撤銷教育部對他的處分。

許有麟並沒在法院開庭辯論時到場,僅以書狀聲稱,「大武驕陽」校徽裡的圖案元素、排列方式,包括驕陽、光暈、以書本堆疊如山,都是校方提出,不是他所設計,他僅操作電腦協助修改完稿,沒因此取得任何著作權獲酬勞、獎勵,校方爲了平息風波,竟說校徽是他設計要他扛責任,但校徽抄襲事件純屬誤解,校方並未詳盡調查。

法官審理認爲,屏大已詳細審查,認定許男送審資料有違反學術倫理情形,除了參考著作裡的校徽設計過程,與楊佳璋團隊原創圖案太過雷同,許男所提出的升等代表著作內容,也有大量抄襲而沒標註來源的問題,至於許男抗辯不是校徽設計人,法官指校方2014年的文件顯示,「大武驕陽」校徽就是許男提出的創作稿本

法官認爲校方對許有麟的處置合法,至於教育部對許男的處分,法官也指出於法有據,對於著作、技術報告出現抄襲、造假或舞弊教育工作者,訂出5年到7年期間不受理其教師資格審查申請,目的是保障學生受教權、維持教師素質,許男本案確有違反學術倫理的不正當行爲,教育部的處分並沒超出比例原則,據此判決許男敗訴,可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