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傲慢對待公債債權人 無知又失德

民進黨政府追討黨產國民黨認真清查,發現一批民國36年中央政府發行的第2期美金公債,約當現值385億元,國民黨表示將向產會申報財產。黨產會官員施錦芳聞言嘲笑一番,民進黨立委也加以諷刺,這批公債依法要到國家統一時才能兌領,「兌領得到有鬼!」

公債債券是政府代表國家向人民舉債的憑證,是有價證券。即使現在依法不予兌領,請求兌付的請求權,也就是債權依舊存在,當然是債權人財產的一部分。國民黨依黨產會要求申報財產,黨產會官員以輕佻態度迴應,實有失身分

對國民黨而言,公債債券顯示的不是國庫通黨庫,而是黨庫支持國庫,當然別具意義。但我們關注的,不是國民黨政治評價的平反與否問題,而是公債迄未償還應有的反思。

國民黨發現的公債,其實只是當年公庫各種公債中的一種。民國36年那時,共產黨已經發動內戰國民政府財政惡化,行憲開始就舉債頻仍。除了發行不止1期的外幣公債之外,像是38年的黃金短期公債、仿抗戰初期的救國公債所發行的愛國公債等,不一而足。

當時舉債數額龐大,響應政府捐輸號召而購買公債債券的債權人人數很多;當時的國庫,一方面籌措支應龐大的戰費,另一方面也奉命將黃金攜來臺灣。可是,當年國庫舉債的那許多債權人,至今縱然憑證在手,卻都並未得到債付。國民黨其實也不過就是債權人之一而已。

說到公債的償還,戒嚴時期就不用說了,解嚴之後,動員戡亂時期終止,立法院制定了《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明文規定,民國38年以前在大陸發行尚未清償的公債,與國家在大陸撤退前所有各項債務,「於國家統一前不予處理。」這項規定,曾經大法官解釋爲合憲,主要理由是政府遷臺,以全中國之稅收資產爲清償擔保的國庫債券,其擔保的基礎今已變更,立即清償會造成臺灣人民稅負沉重負擔,有欠公平,所以法律規定合憲。

大法官解釋,政府遷到臺灣,稅收基礎有所改變,當然不錯,但是當年國庫之中應該用於全中國的資產也搬來臺灣,全都用在臺灣人民的身上。對於政府當年從公債債權人取得的金錢,用來支應戰費,並帶到臺灣,繼續支應戰費,保全了臺灣,也建設了臺灣,卻也不可置之不論。只說償債會使得臺灣人民的稅負沉重,而避談臺灣人民確曾因此特別受益,說法不免有失片面,並未公平考慮到債權與債務雙方的處境

說是還債會造成臺灣稅負沉重,其實是以另一種方法訴說政府還錢具有困難。法律術語,這叫做債務人的「窮困抗辯」。現在欠債的,是政府所代表的國家,債權人只是平民,相比之下,經濟實力較強的公法債務的債務人,運用立法權力通過窮困抗辯不肯還錢,其實有些不合道理。當時是在國民黨執政時通過此法,現在自食其果,也許並不特別值得同情,但是其他隨着歲月老去而不得求償的平民債權人,情何以堪

依照法理,債務人窮困,只可以緩期清償、分期清償或是部分清償,不能是不還錢的理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將國家統一設定爲償還的條件,其實是將是否償還的決定握在國家手裡,國家如果不再追求統一,即可不必償還,世上哪有如此不公平的還款條件?何況政府不能全額清償,可以先清償部分,可以分期緩爲清償,可以比例清償。寫條法律訂出政府可以永不清償的償還條件賴債,已是違背了誠信原則的做法。

現在最不堪的,就是執政者竟然還用不必償還的不合理條件,作爲嘲弄債權人的理由。這是什麼樣的心態呢?得了借債的好處,用沒有錢作爲不還錢的理由,也就罷了,若還要用嗤之以鼻的姿態笑話債權人不懂得早該要求清償,還有現在拿出債權憑證是在做夢一類的話語,這與恩將仇報又有什麼兩樣呢?若是民間的債務人如此得了便宜還賣乖,旁觀者必將不齒;做政府的人如此嘴臉,就是不知謙卑爲何物的表現。

奉勸手執權柄、掌握國庫的民進黨政府,即使是萬惡的國民黨申報債權財產,也和其他所有公債債權人一樣,既然是握有債權憑證的債權人,不論是從人情上,還是政治義理上,政府是近70年欠債不還的債務人,對債權人虧欠多多,再怎麼窮困,也不該傲慢以對,否則只會暴露自己的無知與失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