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釣魚臺紅了 日本人的臉就綠了

聯合國大會本週登場日本首相野田佳彥藉着這個場合宣揚釣魚臺屬於日本,希望能爭取國際社會的支持,但中國大陸也強烈表達主張;兩國外長會晤相互駁火,釣魚臺紛爭燒進聯合國,中日衝突持續發酵中。

野田雖然承認在處理釣魚臺國有化一事上誤判形勢,沒料到中國反應如此激烈,因此派遣特使赴中溝通,但是,中國大陸強烈反對野田破壞日中「不改變釣魚臺現狀」的長期共識,進行購島動作,但此事野田又已騎虎難下難有退路:買島,後果嚴重;不買,讓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拿去玩,日後鬧出更多外交糾紛,野田還是要面對後果。

野田想訴諸國際社會,然而,仔細分析美國都講明對釣魚臺主權沒有意見,只是行政權屬日本,所以釣魚臺也適用於《日美安保條約》,其實這番話的意思就是說,連最挺日本的美國,也不認同日本擁有釣魚臺的主權,而其他國際社會的成員,則不太願意介入此事。日本不承認釣魚臺主權有爭議,不肯交國際法庭仲裁強力向國際社會宣傳的動作,其實只是自說自話而已,此舉當然完全不可能讓中國大陸的反應降溫

廿九日是中日建交四十週年紀念日,但因爲釣魚臺問題,之前雙方籌備的多項慶祝活動,如今因爲兩國氣氛丕變,中方已表示取消,是否及何時恢復,「無限推遲」;這意味着中日雙方目前的關係已冷到極點。

如今釣魚臺周邊彷彿戰雲密佈漁船到處撒網捕魚,中方的漁政與海監船、日方的海上保安廳巡邏艇來回,雙方的軍艦臨近警戒,能夠不擦槍走火就已經謝天謝地了;關係僵到這個地步,日本如果還奢望中國熱絡歡慶建交四十週年,那也實在太少根筋了。

其實,釣魚臺爭議的糾葛不只在於區區幾個無人島領土所有權,也不只在礙於國際政治因素始終無法開發的海底石油資源,而在於這是一個歷史宿怨強權角力突破點,在長期醞釀後終於引爆。

日本戰後得到美國的扶植而迅速重新崛起,在昔日被侵略的國家看來,日本造成的生靈塗炭與國破家亡,與戰後日本平步青雲際遇,是不符合正義比例的。二次大戰的結果雖然是日敗中勝,但在兩岸的認定裡,釣魚臺卻是美國(西方列強)將中國的土地不合法不正當地擅自交給日本(昔日侵略者)。也就是說,戰爭雖然結束,日本侵略別國領土的債還欠着一筆沒還。

筆債帳面上的面積也許不大,背後卻鬱積着未解的歷史宿怨,仇恨幽靈盤據其上,從某種角度看,戰爭其實並沒有真正結束。兩岸持續進行的保釣運動,其實是要把最後一場仗打完,了斷和日本未完的恩怨

而除了與日本的歷史宿怨之外,釣魚臺爭議的背後,也是中國大陸對美國長期主宰東亞並圍堵中國的反擊。

首先,把釣魚臺交給日本的是美國人,算來是紛擾的始作俑者。如今美國只能說對釣魚臺的主權問題不持任何立場,但在「尖閣諸島用詞及《美日安保條約》適用範圍上態度偏向日本,其實也是在對自己當初的決策嘴硬。問題是,也因爲如此,中國根本認爲美國的立場不超然不中立,如今美國即使想調停,也不會得到信任。而釣魚臺爭議若沒有一個可以調停的機制,中日便會一直硬碰硬。

其次,更根本的,是中國終究會要推翻美國設計的亞洲權力生態。美國過去從南韓、日本、臺灣、菲律賓拉出第二島鏈來圍堵中國,但中國崛起已是明顯之勢,以其不斷增長的政經軍事實力,不會永遠願意在自己家門口被美國鎖死。釣魚臺就是一個挑戰美國東亞佈局的突破點,要不是有這個爭議,承平時期,中國還真不容易找到其他施力點。日本把釣魚臺爭議炒大,反而給自己惹來天大的麻煩。

中國十年磨一劍,磨好了,終究要出來試鋒的。時間也許快,也許再等幾年,或者十幾年過後,但中國大陸總是會想改變亞太權力生態,給自己掙一個比較符合自己國力的位置。世事不會一成不變,亞太局勢會變,日、美都應該要有心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