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恆大有序退場 陸經濟行穩致遠

旺報社評

大陸地產巨擘恆大財務風暴愈演愈烈,市場擔憂違約恐無法避免。根據恆大自行揭露的半年報,截至今年6月底,有息負債高達5718億人民幣,其中1年內到期債務超過4成,將近2400億人民幣,若到期日30天內無法償付就會違約,短期流動性問題嚴重。國際三大信機構標普惠譽穆迪紛下調恆大評等,標普降至CCC,惠譽下調至CCC+,穆迪則降至Ca,都已落入垃圾債中的高違約風險評級。

北京已備多套劇本

信評機構降評引發市場拋售潮,恆大股價重挫,今年以來恆大股價下跌85%,市值僅剩約300億港元,對比規模高達2.3兆港元以上的負債,恆大股東價值,基本上已形同歸零。系統性風險隱然一觸即發,難怪外界中國版的雷曼時刻形容恆大債務危機國際金融巨鱷索羅斯直言,恆大風暴可能成爲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導致中國經濟全面崩潰。

這個判斷看似有理,實際上是西方資本主義思維下的謬誤,也就是說,不能以西方國家經驗類比中國。事實上,這類誤判過去40年並不少見。2010年地方政府債務危機、2013年影子銀行風暴、2019年P2P網路借貸平臺危機等等,都是具體的例證。當時外界多以爲隨着危機的爆發,中國經濟成長恐將失速甚至硬着陸,但事後證明都是杞人憂天。藉由政府力量與國家資本的介入,危機引信逐一被拆除,而且在可控且有序的違約前提下,具有連鎖效應的系統性金融危機,從未真正發生。

歷史會不會重演,猶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於這類債務危機的處理,北京已累積豐富的經驗,原則上不需過度悲觀。特別是恆大債務問題,早已存在多時,北京應已備妥多套劇本,隨時拿出因應。更不用說,追溯恆大發生債務危機遠因,不難發現背後恐怕與大陸房市調控政策脫離不了干係。換言之,恆大爆發債務危機,有着十分濃厚的政策主導味道,目的是藉由打壓投機炒作行爲,放慢地產商的開發速度。這或許也是北京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遲遲未介入恆大危機關鍵所在

近年來,大陸房地產飆漲問題嚴重,房價在過去10年飆漲近10倍,炒房幾乎已成爲全民運動人手套房不稀奇,兩三套房以上的比比皆是。根據人行統計,2020年中國城鎮居民家庭實物資產中,有高達74.2%爲住房資產,居民住房資產佔家庭總資產比重達59.1%,而美國僅30.6%。

適時、適度擠泡沫

人行2020年8月針對房地產業者祭出號稱史上最嚴調控的三道紅線,分別是「扣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不得大於70%」、「淨負債率不得大於100%」、「現金短債比必須小於1」,一旦超過就視爲踩到紅線,舉債空間將被大幅限縮。這道緊箍咒,讓恆大這類債務龐大的地產商陷入巨大的償債壓力,也逼使他們爲了達標降檔,不得不積極拋售資產以應對接下來的流動性問題。

大陸早已決心加強房市監管力道,希望慢慢擠出泡沫。過程中難免有廠商投資人受傷,甚至短期經濟可能受到波及,但就長遠發展而言,卻是必須付出的代價。房地產泡沫嚴重的國家或地區,不僅會對其他產業造成排擠效應,也會因資源誤置導致企業創新動能受到抑制,甚至會加大社會投機炒作氛圍,不利長期資本累積與經濟產出。

基於經濟長遠發展考量,即便面對房地產債務危機事件,大陸還是得堅持房地產市場改革,不能放任房地產泡沫持續吹下去。對正處於經濟及產業結構調整關鍵時刻的大陸來說,房市無節制的發展,顯然不是一個正面訊號。適時、適度的擠泡沫,絕對是必要的。不過,在擠泡沫的過程中,必須留意相關風險,不能操之過急。簡單來說,就是要以「穩」爲前提,不能因爲強要擠泡沫,反而衍生出更大的金融風險與經濟問題,需要謹慎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