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最艱難!大熱天騎234km時速80還被追 馮俊凱盡力了告別東奧

生涯最艱難戰役馮俊凱遺憾未能完賽告別東奧。(圖/馮俊凱日本友人提供)

記者路皓惟/綜合報導

東京奧運自由車男子公路賽24日開戰,臺灣自由車好手馮俊凱相隔13年再戰五環殿堂,孤軍奮戰的他最終遭到「關門」,奧運之旅在第二補給點(136公里處)劃下句點,遺憾沒法突破臺灣高懸52年的完賽紀錄

自7月19日和中華隊搭乘包機抵達日本後,馮俊凱便積極爲這場比賽備戰,中華隊以分段的方式,熟悉了男子公路賽的不同段落,爲眼前這場艱難的戰役做足準備。

開賽日本當地氣溫來到攝氏33度,要在炎熱潮溼的狀態下,完成234公里,總爬升4865公尺的五星級賽道實屬不易,補給也成爲當中關鍵的一環。除了前線作戰的阿凱,隨行的隊職員也各就各位,由帶隊教練林昆鴻坐鎮隊車機械師劉金峰和防護員陳愷謙也分別在補給點待命,扮演凱哥後勤可靠的後盾

在主集團追趕突圍選手的過程中,賽事強度一路升高,緊咬主集團的馮俊凱,在進入富士山麓路段才退出主集團的陣型當中,持續奮戰不懈的他,最終在第二補給點(136公里處)結束生涯二次奧運的旅程

「這場比賽幾乎沒有平路,一直都在不斷的起伏,因爲是奧運的等級,強度也不可能緩和下來。我一直提醒自己,在坡上要爭取靠前的位置,但在沒有隊友情況下,想做到這點還是很困難,一旦陷入斷層會追得比較辛苦。」馮俊凱說。

馮俊凱表示:「其實賽前我的體重訓練品質都來到好的狀態,還滿有信心自己能撐過富士山麓的長爬坡,雖然做足準備,但心情上似乎有點想太多,在沒有參與突圍的情況下,最終沒辦法爲自己保存到很多的體力,這點回想起來比較可惜。」

「來過日本這麼多次,這也算是我在這邊經歷過最難的一場比賽,」馮俊凱說,「還是要謝謝我在亞錦賽的隊友,這次能出賽,是因爲他們的協助,順利在烏茲別克拿到銅牌,纔有機會取得這張門票;面對全世界最好的選手,其實真的很不容易。」

馮俊凱接着說:「這條路線就是一直不斷的上、下坡,在隊車裡我們的時速已經上看80公里了,還會被落後的選手追擊,路線的難度和競賽的強度都很高,甚至在臺灣很難找到可以模擬的路線。」

教練林昆鴻於賽後受訪時表示:「因爲我們在人數上不比歐美,在共享隊車的情況下,也需要更好的溝通和信任,纔有機會創造雙贏。此外,就算是亞洲自行車強國,我感覺和歐美的能力差距還是有一定的落差,這是我們要更加努力的地方。」

馮俊凱將於7月26返抵國門,接受隔離檢疫後,再回歸車隊行程安排。

華東代表團完整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