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豬養殖“變局”:4月中旬豬價反彈近20%,大城市提高產量加強保供

(原標題:生豬養殖變局”:4月中旬豬價反彈近20%,城市提高產量加強保供)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陳潔 廣州報道

一邊是跌穿3000點大關的上證指數,一邊是走出一輪強勢反彈的豬價。

中國養豬網的數據顯示,從4月12日以來,生豬價格從最低12.36元/公斤(外三元,以下均是),反彈至最高14.78元/公斤,反彈幅度接近20%。

“生豬價格的上漲從4月中上旬開始,第一個因素是南方部分生豬養殖企業延緩出欄的措施。因爲疫情影響了物流,部分企業選擇壓欄不出,導致市場整體供應減少,南方豬肉價格率先上漲。”中信建投期貨農產品事業部研究員魏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第二個漲價因素是接近5月份豬肉從消費淡季逐步過渡到消費旺季,市場情緒轉變,開始期待一個週期的大反轉。

浙商期貨研究中心農產品研究員萬曉泉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4月中旬的上漲主要還是因爲部分地區管控調運等問題,形成了區域供需偏緊。這時,部分集團企業順勢縮量提價,進一步推升價格,散戶跟隨出現惜售壓欄現象

在漲價的推動下,生豬養殖的虧損也明顯減少。萬曉泉指出,目前養殖的整體虧損幅度,已從之前每頭虧損500元以上縮減到了200-300元左右。

6月養殖有望盈虧平衡

2021年11月底開始的這一輪豬價下跌,從18.5元/公斤以上一路跌到不足12元/公斤。不過,4月中旬以來,生豬價格卻迎來了自去年11月以來最爲大幅度的反彈,反彈幅度接近20%。

這一輪反彈首先是由“惜售”引發的。魏鑫指出,一開始,由於疫情導致部分地區生豬調運更爲嚴格,運輸車輛的通行有一定遲滯,引發部分企業壓欄。

“整體來看,由於地方政府會盡量保障豬肉的供應,因此生豬供應鏈並沒有出現明顯的問題,但局部出現‘堵塞’。”魏鑫表示。

萬曉泉表示,目前整體生豬供應鏈還是正常運行的,先前疫情較爲嚴重的北方地區,近期也陸續恢復了外調

隨後的生豬價格持續上漲,就開始有情緒因素在內。魏鑫指出,上週市場覺得漲價到了臨界點,豬價出現一定下跌。但是市場又認爲,馬上到5月份,市場有可能繼續上漲,在這種情緒的推動下,就導致又有一部分養殖企業壓欄。

“一方面是供應減少,另一方面儘管現在還處於生豬消費淡季,但是由於臨近五一的節日備貨,加上部分家庭囤貨,一些居民短期大量購買。”魏鑫指出。

在生豬價格反彈的背景之下,養殖市場也在發生變化。近期,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馬有祥表示,目前豬價已經出現觸底反彈的跡象,農業農村部預計6月份生豬生產大概能夠達到盈虧平衡點

根據農業農村部的數據,截至4月25日14時,全國農產品批發市場豬肉平均價格爲19.23元/公斤,比前一交易日上升1.1%。

萬曉泉指出,目前生豬養殖的虧損幅度大幅減少,已從之前每頭虧損500元以上縮減到了200-300元左右,後續若隨着供應壓力逐步減輕,生豬價格維持偏強態勢,生豬生產大概能夠達到盈虧平衡點。

魏鑫指出,目前來看,生豬養殖在6月份達到盈虧平衡的概率較大。目前生豬養殖有一定壓欄,因此5月份生豬價格面臨一定壓力,但6月份處於一個供需轉折的位置,疊加去年能繁母豬存欄量從高點下跌的時間點,6月份有望推動生豬價格回到盈利線以上。

不過,目前養殖戶仍然處於較爲明顯的虧損週期。

東方證券在4月25日發佈的研報指出,受南美乾旱等因素影響,國內外大宗農產品價格持續上漲,帶動飼料漲價,2022年第一季度豬、蛋雞肉雞的配合飼料價格同比增長4.3%~6.6%,濃縮飼料價格同比增長4.0%~4.6%。根據中國飼料工業協會測算,第一季度玉米均價同比下降49元/噸,豆粕均價同比上漲486元/噸。推高配合、濃縮飼料成本增加分別約172元/噸、243元/噸。每公斤豬肉、雞肉、雞蛋分別增加飼料成本0.6元、0.5元、0.3元。

大城市產量上升

2021年9月農業農村部印發了《生豬產能調控實施方案》,明確提出了全國4100萬頭能繁母豬的調控風向標,以及“短期調肥豬、中期調仔豬、長期調母豬”的產能調控路徑。

目前來看,能繁母豬的存欄量已經進入一個相對合理區間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一季度末,能繁殖母豬存欄4185萬頭,同比減少133萬頭,下降3.1%;環比減少144萬頭,下降3.3%。相當於4100萬頭正常保有量的102.1%,處於產能調控的綠色合理區域。

農業農村部確定的綠色合理區間是4100萬頭的95%至105%。根據農業農村部的數據,目前,能繁母豬存欄量連續9個月向正常保有量回調,連續5個月處於產能調控的綠色合理區間。

萬曉泉指出,3月能繁母豬降幅明顯擴大,但是由於該背景是在養殖戶養殖利潤大幅虧損的背景下,形成的產能去化小幅加速。目前,相較於4100萬頭的正常保有量來說,依然存在進一步的去化空間,對應明年一季度的生豬的供給可能仍舊是充足的。生豬價格底部或已確立,但是目前更多還是受疫情影響、養殖戶出欄把控等因素影響,價格支撐相對強度有限,即豬價可能會出現反覆現象,豬價明確上漲可能還是需要等供需情況明顯好轉。

魏鑫認爲,目前的生豬產能去化是在預期範圍之內的。隨着豬價反彈,未來去產能有可能會減緩,因此他對於後續的價格並不太看好。“不過從大的週期來看,這一輪的最低點基本已經確定。即使後面有一定回調,應該不會跌到前期的低點。這一方面是由於供給的高點已過,另一方面市場的信心也慢慢回來。”

從具體的情況來看,各地產業去化的情況並不一致。東方證券在上述研報中指出,今年一季度,各區域豬飼料消耗量上,中南區同比增長7.9%、西南區持平,東部、北部、西北同比分別下降15%、13.6%、2.8%,顯示當前東部、北部區域率先進入產能去化階段。

不過,一個有趣的變化是,一些大城市開始積極養豬。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詢已經發布2021年統計公報的一線、新一線城市,發現部分城市的生豬、豬肉產量在2021年快速上升。

比如,廣州2021年全年豬肉產量4.69萬噸,增長51.3%。佛山2021年的豬肉產量6.53萬噸,同比增長261.6%。武漢2021年生豬出欄186.75萬頭,增長63.9%。長沙2021年出欄肉豬361.91萬頭,增長31.4%。

天津在2021年生豬穩產保供取得顯著成效,年末生豬存欄171.2萬頭,增長5.4%;全年出欄203.9萬頭,增長5.1%;豬肉產量17.1萬噸,增長11.2%。此外,根據農業農村部的信息,爲更好地滿足京津大都市市民“菜籃子”需求,天津市薊州區正在積極建設生豬產業集羣項目。預計到今年底,該區生豬存欄量將達到31.2萬頭,出欄量將達到39萬頭。

“以前,國內提倡優勢產區養殖,比如東北飼料便宜,西南的環境能承載能力比較好,會傾向於集中在這些地方去發力養殖業。但在非洲豬瘟之後,開始強調地方保供,江蘇、廣東等地都在重新提升自身生豬養殖的數量。”魏鑫指出,“這會導致未來生豬養殖逐步走向大區域內的平衡,當然生豬、豬肉調運肯定還是不可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