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地探訪:隋田力兩關聯公司仍在運營

(原標題:【金融頭條】實地探訪:隋田力關聯公司仍在運營

隋田力“專網通信”資本局“雷聲滾滾”。

8月17日,江蘇舜天(600287.SH)公告稱,公司經營通訊器材業務存在部分合同執行異常的情況,應收帳款逾期金額1.37億元,佔公司最近一年經審計淨資產的5.21%,可能對公司當期利潤或期後利潤產生不利影響

同日,最先爆雷的上海電氣(601727.SH/02727.HK)預告2021年上半年淨利潤爲-47.9億至-49.9億元,扣非淨利潤-56億至-58億元,虧損主因系控股子公司應收帳款和存貨計提大額減值所致。

自6月初上海電氣爆雷開始,十餘家上市公司陸續發出與上海電氣類似的與“專網通信”業務相關的應收賬款壞賬公告,均指向隋田力和他的關聯公司。

“專網通信概念股”持續擴容中,但事件核心人物隋田力自事發至今仍下落不明。

經濟觀察報記者於近日實地探訪與隋田力有關的兩家公司——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航天神禾”)和新一代專網通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一代專網通信公司”),發現這兩家公司仍在運營。但此前,同樣與隋田力關係密切的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已人去樓空。

江蘇舜天1.37億應收賬款逾期

8月17日,江蘇舜天發佈公告稱,公司經營的通訊器材業務出現部分合同執行異常,約1.37億元應收款項逾期;其中,涉及上海電氣國貿990.04萬元,涉及四川科爲奇1.27億元。

數據顯示,江蘇舜天通訊器材業務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餘額合計10.44億元,涉及重慶天宇星辰供應鏈服務有限公司、哈爾濱綜合保稅集團有限公司、常州新航貿易有限公司、中電長城聖非凡信息系統有限公司、中宏正益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上海航天壹亙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和南京長江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等9家銷售客戶,其中最大的一筆尾款金額爲重慶天宇星辰3.51億元,另有四川科爲奇等3家銷售客戶尾款金額超過1億元。

記者注意到,重慶天宇星辰由北京賽普工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有40%股份後者實控人正是隋田力。

江蘇舜天表示,除上述涉及上海電氣國貿和四川科爲奇的1.37億元外,其餘應收賬款均均未到期。目前,公司正與客戶溝通後續還款事宜,但由於應收賬款金額較大,且部分客戶涉及專網通訊業務或相關訴訟案件金額較大,部分應收賬款到期能否收回存在不確定性,可能導致應收賬款逾期風險

公告顯示,江蘇舜天通訊器材業務的銷售模式爲客戶於銷售合同簽訂後3個工作日內向公司支付銷售合同總金額10%-20%的預付款/保證金,公司在收到預付款/保證金後30-35日內向客戶交貨,客戶驗收合格收貨後,於銷售合同簽訂後240日內向公司支付尾款。

其採購模式則爲供應商在採購合同簽訂後30日內向公司交貨,公司客戶確認收貨且驗收合格後,公司以8個月期限的銀行承兌匯票的方式向供應商付款。

江蘇舜天表示,該業務模式有效規避了存貨風險,且下游客戶均爲通過第三方資信調查平臺風險調查的國有全資或控股企業。公司風控部門綜合進行資信評估,並嚴格按照規範審批流程給予一定的賒銷額度,以控制應收賬款風險。

啓信寶信息顯示,上海電氣國貿控股股東爲上海電氣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後者控股股東上海電氣(集團)總公司由上海市國資委100%持有股權;四川科爲奇由四川納興實業100%持有,後者由瀘州市國資委和四川省財政廳分別持有90%和10%股份。

江蘇舜天表示,目前公司經營管理穩定正常,當前資金亦能滿足日常經營所需,上述事項不會對公司日常經營造成重大影響。

江蘇舜天公告發出的第二天,即8月18日,其以跌停價開盤,最終報收於4.38元,下跌7.98%。此後兩日,該股延續跌勢,8月20日最低觸及4.09元,最終收於4.20元。

上海電氣上半年預虧近50億

江蘇舜天應收帳款逾期客戶——上海電氣國貿的控股股東即爲最早引爆隋田力“專網通信”連環案的上海電氣。5月30日,上海電氣自曝83億財務黑洞引爆“專網通信第一雷”,事件幕後大佬隋田力及其資本長袖善舞也逐漸浮出水面。

8月17日,上海電氣發佈2021年半年度業績預虧公告,預計當期淨利潤爲-47億至-49億元。公告顯示,上海電氣當期鉅虧主要系控股子公司上海電氣通訊應收賬款和存貨計提大額減值損失所致,對公司淨利潤的影響金額爲人民幣-64億至-66億元。

除鉅額虧損外,上海電氣還選擇將所持控股子公司——上海電氣國貿80.59%的股權作價19.57億元出售給控股股東上海電氣集團。

上海電氣表示,此次轉讓對公司將產生淨收益約5.68億元(此數據未經審計),佔公司2020年淨利潤的15.11%。通過此次股權轉讓,公司將進一步加快產業結構調整,聚焦主業,立足於能源裝備、工業裝備和集成服務三大板塊,提升產業核心競爭能力。此次股權轉讓將爲公司日常經營補充必要的流動資金,爲公司主業的技術研發投入提供支持,保障公司核心業務的持續發展。

此前,上海電氣已經歷一輪高層人事動盪。8月5日,上海電氣公告公司執行董事兼總裁黃甌去世,多家媒體報道稱其系自殺;今年4月和7月,上海電氣原副總裁呂亞臣和黨委書記、董事長鄭建華分別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上海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宏達新材實控人疑似失聯

8月14日,宏達新材公告稱,公司於12日晚間接獲自稱爲“廣西省”(應爲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公安局電話,通知稱公司實控人、董事長楊鑫已被立案調查,具體案件情況不便透露,相關立案文書已通過郵寄方式送達。

宏達新材於8月13日向楊鑫配偶覈實,對方稱相關立案文書已通過掛號信形式於7月19日左右發往楊鑫身份證記載的山東省某地址,後經楊鑫配偶確認,該地址未收到任何相關文書。

事實上,宏達新材在實控人疑似失聯之前,就曾公告過“專網通信”業務相關風險。

5月30日,宏達新材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上海鴻翥和上海觀峰經營的專網通信業務存在部分合同執行異常以及部分應收賬款逾期及回收不確定的風險。截至公告當日,子公司就上述合同對應的存貨約2.51億元(扣除已收到的預收款項),佔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淨資產的33.10%。前述客戶未按時履行合同義務的行爲已經構成違約,並嚴重影響了子公司的資金安全與專網通信業務的經營與安排,存在對公司資產造成損失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由楊鑫控制的寧波鴻孜與隋田力控制的寧波星地通工商註冊時使用了同一郵箱手機號,且辦公地點處於同一棟樓。

宏達新材在回覆上交所關注函時解釋稱,寧波鴻孜和寧波星地通在在工商系統中顯示的同一郵箱及手機號,皆系寧波鴻孜財務人員所擁用。因寧波星地通成立前期在當地員工,基於公司法人間的業務合作關係,寧波星地通請寧波鴻孜在當地代辦申報工商年報事宜,期間該財務人員在寧波星地通申報工商年報時以其個人資料提交手機驗證碼等信息,故而導致寧波鴻孜與寧波星地通在工商系統內留下同一郵箱及手機號。經覈查,該員工本人與寧波星地通不存在勞動合同或勞務關係,與隋田力沒有任何關聯關係。

寧波鴻孜與寧波星地通辦公地點處於同一棟樓則是因爲所有在梅山當地註冊的公司,註冊地址都是由梅山管委會統一提供,租賃合同由寧波梅山管委會統一提供,且多數公司通過代理代辦的方式進行註冊,因此很多註冊在梅山的公司註冊地皆在“梅山大道商務中心十一號辦公樓”。寧波鴻孜和寧波星地通除上述情況外不存在關聯關係或其他利益往來。

兩家公司仍在運營

自上海電氣自曝“專網通信第一雷”以來,隋田力一直下落不明。8月2日,海高通信發佈公告稱,公司實控人隋田力目前涉及案件,正在被公安機關偵查之中。另一實控人的劉青也一併失聯。

8月11日,經濟觀察報記者實地探訪了兩家與隋田力有關的位於北京市石景山區的公司——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和新一代專網通信技術有限公司。

記者先來到航天神禾,但未被允許進入公司辦公區。

一名自稱航天神禾行政人員的男性員工在樓道中向記者表示,公司爲保密單位,因此不方便帶領外部人員進入。

他表示,公司當前一切如常,同事也在正常工作,暫未受到相關事件影響。在被問及隋田力是否來公司上班時,該名工作人員表示,公司確實有隋田力董事長的辦公室,但自己並不清楚其是否有到過公司。交談期間,偶爾有員工三三兩兩經過公司前臺。在航天神禾的玻璃門牆上,張貼有中國航天等標識和字樣,透過玻璃則看到公司前臺有數個火箭模型。

隨後,記者來到北京市石景山區融科創意中心,希望探訪北京賽普工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但並未找到;不過,記者意外在賽普工信註冊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區八角東街65號院主樓北座2號樓18層1806,發現了新一代專網通信技術有限公司。

新一代專網通信公司裝修佈局與航天神禾類似,享有整層空間,樓道封閉,與其他樓層開放式佈局不同;但不同於航天神禾透明玻璃門牆可看到內景,新一代專網通信公司從電梯間看完全由黑色不透明門牆密閉,記者多次按響門鈴但無人迴應。

隨後,記者設法繞往新一代專網通信公司的後門,發現後門貼有“單位內部閒人免進擅自進入後果自負”等字樣,記者敲門後一名女性員工開門。記者表明來意後,對方表示不接受採訪。在被問及爲何拒絕採訪時,對方稱“你們比我們清楚”。記者向寫字樓內工作人員確認,18層新一代專網通信公司確有員工上班。

啓信寶信息顯示,航天神禾由賽普工信和中國航天系統科學與工程研究院分別持有50%股份,隋田力爲公司董事長兼經理;新一代專網通信公司由顧平和王桂仙分別持有70%和30%股份,顧平爲其法定代表人、經理、董事長,隋田力曾爲其董事。

關於隋田力“專網通信”事件,經濟觀察報記者將持續保持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