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話》鄭成功犯的致命錯誤──臺灣在大航海時代的戰略地位(三)

2003年6月28日臺南市「福爾摩沙-王城再現」特展中展出的鄭成功畫像。(康仲誠攝)

1659年2月,鄭成功基本上完成了戰前的佈署,於是召各路人馬到磐石衛聽令。

這一次,鄭成功改變策略,先集中兵力張煌言一起,猛攻定海城,一爲解除北伐的後顧之憂,二爲給清軍制造一個假象,吸引江蘇浙江的清軍來援。

4月底,聯軍奪下定海城,焚燬清軍水師戰船100多艘。5月19日,鄭成功艦隊抵達吳淞口,派人秘密聯絡清朝蘇鬆提督馬逢知,相約出兵;馬逢知卻按兵不動,心懷觀望。6月初一,鄭軍進至江陰,鄭成功接受諸將建議,以縣小不攻,繼續西進。16日進攻長江上著名的渡口瓜洲(今揚州市邗江區),破敵數千,截斷清軍用鐵鏈和船隻連接的鎖江防線「滾江龍」,焚燬浮營3座,奪大炮數十門。至此,清軍苦心經營的長江防禦工事全部瓦解,瓜洲攻克。

6月22日,在鎮江銀山大破江寧巡撫蔣國柱、提督管效忠派來的援兵,鎮江守將高謙、知府戴可進獻城投降,鄭成功調高謙的兵馬主力攻打南京

6月26日,張煌言帶領一支爲數不多的艦隊先行抵達南京城下。7月初七,鄭軍主力到達南京城北的觀音門外。初十,鄭軍大隊人馬上岸,在南京內外城池的觀音、金川、鍾阜儀鳳、江東、神策、太平等門外紮營,共立83座營寨。各處營寨都安設大炮,準備雲梯、藤牌、竹筐、鐵鍬、鑿子等攻城器械。從圖上(見下圖)可以看出,鄭成功把兵力都佈署在南京城北部,離江水比較近的地方,符合鄭軍擅長水戰的特點,不能離水太遠,但接下來的十幾天,鄭成功沒有下令攻城,這是他犯的第一個錯誤

鄭成功的勢力範圍(圖/時報出版提供)

順治帝立即派遣安南將軍達素、固山額真索洪護軍統領賴塔人率八旗軍由北京南下,前往南京增援。又任命江西提督楊捷隨徵江南左路總兵官、寧夏總兵劉芳名爲隨徵江南右路總兵官,各率手下人馬由江西、寧夏趕赴南京。

本來南京城裡的清軍萬分緊張,百姓家閉戶,不敢出門。八旗指揮官喀喀木擔心城中百姓爲鄭成功充當內應,想大開殺戒,以絕後患,經兩江總督郎廷佐勸阻,纔打消這個瘋狂的念頭。後來看到鄭軍沒有立即攻城,一邊焦急地等待援兵,一邊加緊防務。郎廷佐下令把城外靠近城牆的房屋燒燬,掃清視野;把近城十里之內的居民全部遷入城中,以免資敵;貼出安民告示,穩定人心;強令商家出售糧食,以免百姓因缺糧而餓死。與此同時,還允許百姓進出水西門和旱西門兩座城門,購買生活所需,另一方面嚴密查訪,以防內應等。這樣一來,百姓不緊張了,官方抓緊時間儲備糧草,置辦武器,蒐集船隻,爲應戰做準備。

7月中旬,清軍援兵陸續到達南京。鄭成功的兵力都佈署在北部的城門,援兵輕易就從南部的城門(例如正陽門)進城了,這是鄭成功犯的第二個錯誤。我們可以理解鄭成功的兵力不夠,不足以將南京城團團圍住,但封鎖通往南京城的各個要道是可以的,或者圍城打援也可以,但這些都沒有。於是看到一個奇怪的現象,鄭成功陳兵南京城下,「圍」而不攻,而清軍的援兵卻源源不斷地從南門進城,先是江蘇的,隨後是浙江的,然後附近長江上下游的援兵也來了,雙方的力量對比開始逆轉。

7月下旬,鄭軍「圍」而不戰,士氣低落。有的士兵竟然閒到去江邊捕魚。20日晚,清軍認爲時機已到,由漢人綠營兵打頭陣,樑化鳳率騎兵出儀鳳門、管效忠領兵出鍾阜門,對鄭軍營帳發起突襲。鄭軍人不及甲,馬不及鞍,一敗塗地。清軍初戰告捷,出城紮營。

鄭成功只好重新佈署兵力,將部隊集結在觀音山一帶,準備與清軍決戰:四支兵馬屯于山上;兩支兵馬埋伏在山谷;還有兩支列于山下迎敵;自己帶了兩支兵馬在觀音門策應。這是鄭成功犯的第三個錯誤,本來是水戰,後變成攻城戰,現在又變成陣地戰。水戰鄭軍有優勢,攻城戰不擅長,陣地戰則完全不是八旗兵的對手了。

2003年鄭成功文物展延平郡王祠展出兩頂明鄭軍銅盔。(陳美文攝)

24日晨,清軍從觀音山後方分兵直取山上的四支鄭軍。四支陸師雖奮力抵抗,終因兵力不敵全線崩潰,觀音山頂被清軍佔據。鄭成功立即派手下的兩支兵馬前往支援,但爲時已晚。清軍居高臨下,一覽無餘,立即撲向山谷中的兩支伏兵,兩支鄭軍被團團圍住,死的死,俘的俘。而此時,列于山下的兩支鄭軍全軍覆沒,其他各處的守軍也遭遇慘敗。

鄭成功見陸軍全線崩潰,率親隨到江邊調水師。但大勢已去,水師既要保護隨軍家屬,還要爲撤退留下本錢,不能拚盡全力。

敗局已定,鄭成功只好收拾殘兵撤退,不得不放棄原先佔據的瓜洲、儀徵、鎮江等地。清軍一開始還在後面追趕,但終因缺乏戰船,也就放棄了。

8月初八,鄭軍艦隊到達崇明島附近,鄭成功決定先奪取崇明縣城做爲根據地,再派人去廈門調兵,以圖再攻南京。初九,鄭軍千餘艘戰船上的士兵,分20路登岸。守城的清軍只有綠營3千人,用火炮、弓箭還擊,鄭軍傷亡慘重;清軍又主動出擊,搶走多門紅夷大炮。鄭成功眼看士氣低落,只好撤軍,沿海路南下,9月初七回到廈門。

南京兵敗,鄭軍的損失至少在2萬人以上,還失去多位提督、鎮將等高級將領。這場失敗讓鄭成功意識到自己在陸戰方面的短處,此後,他不再把大陸視爲進軍的主要方向。而恰在此時,一個叫何斌的人從大員投奔而來,告訴鄭成功可以攻打臺灣

(未完待續)

本文節選自《用地理看歷史:大航海,何以重劃貿易版圖?》,作者:李不白,時報出版。

史話專欄歡迎書摘合作與歷史相關文章、照片投稿,來稿請寄:[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