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鬥力鬥智 島嶼政治學

俄羅斯國境之東,有北方四島;同樣的臺灣在國境之北,也有北方三島,只是國人知道的又有多少?因爲在承平時期,從來沒有人會想起島嶼,但是到了衝突的時刻,島嶼卻又常常成爲國際政治角力場域

島嶼無罪,但是它卻常常成爲衝突的原罪

最近在東亞地區突然興起一波島嶼爭奪戰,從日俄的北方四島、日韓的獨島日本稱之爲竹島)、日中臺釣魚臺以及中臺越菲南海諸島,平日毫不起眼的蕞爾小島,在民族主義激情催化下,竟成爲兵家必爭之地的珍珠寶島

島嶼爭奪戰有贏家,必然就會有輸家。而在這場島嶼爭奪戰當中,我們看到各國除了進行口水戰外交戰的文攻武嚇之外,居於上風的國家,通常會讓領導人登上其所實際控制的島嶼來宣示國家的主權。例如俄羅斯總理麥德維傑夫訪問北方四島,以及韓國總統李明博的登上獨島,由此可見,對於贏家來說,島嶼不但成爲領土主權宣示的工具,也成爲民族主義的最佳宣泄口。

在另一方面,居於下風的國家,則不會讓其領導人貿然登島,來讓雙方衝突持續的擴大,它們反而會以尋求國際法院及多邊談判來解決島嶼的主權爭議。例如日本政府將日韓的竹島爭議送交國際法院裁決,以及菲律賓要求美國介入來解決中菲黃巖島爭議,由此可見,對於輸家來說,島嶼不但成爲大國折衝的熱點,也是國際宣傳賣點

由此可見,贏家登島、輸家護島,乃是這場東亞島嶼爭奪戰當中的潛規則,也是島嶼政治學的最佳寫照。

而近日傳出馬總統將要訪視臺灣北方三島當中的彭佳嶼,這自然也是這種國際潮流下的產物。以島嶼政治學來看,馬總統訪視彭佳嶼實是具有以下四項政治意涵

首先在主權宣示方面。臺灣的北方三島分別爲棉花嶼、花瓶嶼與彭佳嶼,其中彭佳嶼是唯一的有人島,同時也是距離釣魚臺最近的島嶼,每次保釣人士總會在彭佳嶼會合一同航向釣魚臺。而馬總統登上彭佳嶼遠眺釣魚臺,不但可以顯示對日本政府近期國有化舉動的強烈抗議,也宣示我國政府的護土決心。

其次在戰略意涵方面。從西太平洋第二島鏈來看,彭佳嶼的戰略地位非常重要,它與鄰近的釣魚臺互爲犄角,控制着東海廣大的大陸棚。馬總統登上彭佳嶼並貼近航空識別區的舉動,可以讓日本瞭解我國政府是以漸進方式來處理釣魚臺問題,同時也表明我國政府對釣魚臺寸土不讓的決心。

第三在漁業資源層面。彭佳嶼附近海域是我國漁民的重要漁場,也是最爲靠近臺日暫定執法線的一點,馬總統的巡訪彭佳嶼,不但可以展現我國政府護漁的決心,也可以讓日本早日與我國重啓停滯多年的漁業談判。

最後在國際宣傳層面。馬總統登上彭佳嶼是以不踩紅線的方式,向外界宣示我國對釣魚臺的主權,也讓外界瞭解我國政府所提出的東海和平倡議,並非只是空話,而是有堅強的行動作爲後盾

由此可見,解決島嶼主權爭議,絕不能單靠武力,有時還要仰賴智慧,也絕不能只有口號,還要加上具體的作爲。我國政府近期在太平島實彈炮擊,以及馬總統近日的登上彭佳嶼,便是島嶼政治學潛規則下的最佳寫照。

(作者爲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亞太所長兼日本研究學程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