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廣場》拜習會只是一個逗點(蘇泳霖)

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天舉行視訊會晤,雙方試圖確保臺灣議題不會失控。(圖/微博@新華社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的視訊會晤千呼萬喚始出來,雙方歷時近4小時的超長會談,從習近平稱呼拜登「老朋友」開始,以中方口中坦率建設性實質性和富有成效」的表述結束。基本上可以斷言,「拜習會」本身是「成功」的,但美中結構性矛盾只是得到暫時「管控」,其中最爲敏感的臺海情勢走向難言樂觀。

每次美中元首會晤,對比雙方官方新聞稿說了什麼、沒說什麼、在哪些方面有交集或明顯分歧,歷來是客觀總結會晤成效的最好方法。若單看陸方的表述,可發現北京對此次拜習會着墨最多的三個部分:一是全面擺出改善美中關係、促進美中合作的誠意,也是昭告各方美中衝突的責任不在北京,而是華府;二是詳細迴應西方社會對中國製度、政策、對外作爲的疑慮和誤解,但這部分結合六中全會的「內宣」意味更重;三是強調拜登做出「四不」承諾,即不顛覆中共、不結盟抗中、不尋求衝突、不支持臺獨,相信這纔是此次拜習會前雙方外交團隊「喬」很久的重中之重。

再來對比美方的表述,首先篇幅上就較中方的通稿簡練許多,細看又有三點值得琢磨之處:一是通篇不提「合作」二字,事實上這部分內容在中方通稿引述的拜登表態中也得到應驗,習近平提出「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12字基調,但拜登只響應前兩點、獨漏第三點;二是拜登向習當面表達對新疆、香港及人權議題的關切,同時臺海議題的表態延續了川普時期「塞入」對臺六項保證的表述,與中方版本不同;三是部分程度上接受了楊潔篪之前提出的「中方反對以競爭界定中美關係」的立場,將任內的美中關係界定爲有限競爭、充分溝通、避免對抗的複合體

從40年跨度的歷史視角看,此次拜習會應是美中關係發生歷史性大轉折的一個逗點,而非句點。在這個逗點之前,美中經歷了高強度的對抗乃至激烈鬥爭,從政治、軍事、意識形態蔓延到經貿、科技、民間交流領域,其中又以時任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的尖銳反共演講爲最高潮。拜登上任至今已10個月,這段期間美中政府所做的各種協調、對話、談判都是爲了寫下拜習會這個「逗點」。此後,雙方較大可能在低政治性、低敏感度領域展開合作並達成一些實質成果,但一方面這難改彼此在戰略層面視爲頭號假想敵的深層心態,另一方面,雙方的低階領域對話合作也會受到突發事件民主黨總統任期及其支持度的影響或衝擊。

臺灣既是美中核心產業供應鏈的「交點」,又是美中戰略與政治博弈的「焦點」,正是當下美中關係複雜性的寫照,所有利益相關方更應小心行事。但令人不安的是,民進黨仍高舉「抗中保臺」的民粹大旗,拿美國挺臺作爲給自己造勢壯膽的「興奮劑」,儘管美中元首會談就管控臺海危機達成默契,但臺海上空的緊張與窒息恐怕不會消退。

(作者爲智庫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