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廣場》「國民黨很廢」成就了她一黨濫權(廖元豪)

圖爲國民黨外觀。(本報資料照片

我不是國民黨人,也曾在它獨大時期屢屢上街頭嚴厲批判。但,我現在真心希望這個最大在野黨不要太廢。一個很廢的恐龍在野黨,還不如拆掉,讓反對力量重組(如果重組得起來)。而不論您是藍是綠,只要您挺民主,在乎制衡,現在都應該跟我一樣,祈禱國民黨不要死氣活樣,發揮更好的功能

很悲哀的,現在民進黨的盤算,似乎不是要消滅國民黨,而是留着一個很廢的在野黨當門面、當箭靶,還可以當提款機。而這個盤算現在已經漸漸浮現效果。民進黨的期待會不會成真,就要看這個百年老店會不會覺醒了。

綠營的人罵國民黨很多年了,但是直到蔡英文這將近3年的行動(2018年縣市長大選以後),才一步步把國民黨「變廢」,同時也等於讓制衡競爭的力量完全消失

她是怎麼做的呢?首先,蔡英文讓民進黨成功地兼具「正常」與「挑戰」的雙面性。

「正常」不是指民進黨的主張論點中道,而是藉由幾次勝利,漸漸地累積、塑造起「民進黨不敗」,或至少是「國民黨很廢」的氛圍。民進黨一直會贏,那就是永久執政,就是「正常」了。既然民進黨不敗,國民黨只會輸,那「或有不滿但沒事不想鬧」的中間選民,就會推定臺灣以後「就這樣」。漸漸地,不滿,卻也不想多說什麼,遑論出來投票。公投、補選的投票率這麼低,與此有關。甚至,若您在這些(自詡)中間選民的朋友旁邊批評政府,他還覺得你好煩─不能改變的事,有什麼好批評的?

這是藉由鞏固執政(還有網路輿論地位,建立形象上的「不敗霸權」,來削弱民衆教訓妳,把你們換掉」的情緒。所以2016~2018年那股「拔爛菜」的氣勢,現在就會淡掉。

人們不想認知失調,所以對於無法改變的東西就認了。

與此相關的,就是蔡英文領導下的民進黨,完全拋棄「謙卑、謙卑、再謙卑」的口號態度,改採「驕傲霸凌」牌:即使我輸一點,也不要認輸,反而要比以前更兇、更壞、更堅持己見。不再說什麼謙卑,不再追求風度與優雅(雖然本來也不太謙卑優雅),就是憑多數與掌握公權力碾壓。立法院、媒體、網路全盤掌控,絕不重演2016~2018年「民進黨天天被罵」的那種局面。「人民罵我,我就反思道歉」變成「你講一句,我罵你十句,打你一百拳」的刺蝟戰術使民戰慄,讓媒體噤聲,令知識分子龜縮甚至投誠。「批判」成了不可承受之重。如今,在野黨想批評,連聲音都出不來!

可是執政黨當權派,憑什麼罵人呢?不是應該被檢討監督的嗎?這時,把那已經被他們成功塑造成昏庸、專制、賣臺的「蔣介石─國民黨─戒嚴」連在一起,當成永遠存在但無害的靶,他們就是永遠不變的「挑戰者」了─你罵我就是跟威權遺蹟國民黨站在一起,所以「本黨」是不能批評的。

而這些戰術能成功的前提之一,當然是人們覺得「國民黨很廢」。因爲挑戰者很廢,搭便車的選民就只好想說「既然民進黨一直要執政,我們就算了,反正蒙上眼睛就以爲看不見也還可以過。」罵民進黨會被說成是(很廢的)國民黨同路人

在此同時,因爲國民黨很廢,所以罵它不會有後果(就像本文這樣),還可以站在正確的風向。反之,您要是想盡公民的本分,去批判執政黨,就會被當成怪咖─難道你要投國民黨嗎?

至於國民黨是不是真的很廢,民進黨是否這麼不敗?這是另一個問題。但如果不能扭轉這個「不敗」及「很廢」的感覺,那民進黨的專權鴨霸就可以繼續,臺灣人民也只能繼續認知失調。

回想一下蔡總統在2016年那句名言:「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作者爲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