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廣場》孟晚舟回國 中美春江水暖(潘華生)

華爲財務長孟晚舟(左)25日晚搭乘中國政府包機抵達深圳寶安國際機場,大批熱情民衆前往接機。(新華社)

有人開玩笑地說:世界上有兩個最堅不可摧的金融泡沫,一個是美國股市,另一個則是中國的房地產。這兩個資產泡沫隨着時間不斷地快速膨脹,累積壓力,現在中國的房地產因爲恆大危機終於出現了可能的暴雷信號。而美國的股市也因爲13年來新高的通貨膨脹而出現了破滅的可能。

恆大是中國數一數二的房地產企業,也是世界排名第152的企業集團,隨着恆大危機的出現 ,衝擊着中國,乃至於世界資本市場的穩定,全球市場都在屏息以待後續的劇烈風暴。有調查指出,恆大負債約2兆元人民幣,相當於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2%。恆大的倒臺會誘發房地產產業連鎖破產的骨牌效應,加速整個行業的情勢惡化,甚至可能失控

中國許多民營房地產企業由於搭上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列車,以及城市化的發展,看起來欣欣向榮,但其真實的營運獲利能力卻存疑。例如恆大還過度多角化,進入完全不擅長的領域,導致重大虧損。他們更多的是仰賴房地產資產價格上漲帶來的投機收益

在2021年危機發生前,恆大甚至還在繼續以高負債、高利息購入15筆土地儲備,一旦資產價格上漲停止,立即面臨流動性危機。而恆大多角化的電動車,則是短短几年血虧200億元人民幣還不見底。

從歷史經驗來看,在許多高速發展的後發國家,許多政商關係較好的企業往往過度多角化發展,以高負債進入那些低盈利、高資金成本,但需要規模的產業,藉此建立進入障礙。這些企業一旦景氣翻轉,收益根本無法覆蓋債務成本。

類似的例子如越南國企越南造船(VINASHIN)於2013年破產,驚人的壞帳規模達到越南當年GDP的13.5%。幸好絕大多數的負債尚有抵押品擔保,壞帳也沒有因過度證券化而被放大。數年前的中國海航集團破產也是如此。因此恆大危機雖有衝擊,但應該仍然風險可控。

另一方面,美國經濟近來受新冠肺炎疫情和自然災害影響,實體經濟持續低迷。爲了挽救經濟,在川普執政時期即已經大量注資放水,造成股票市場上漲的虛假繁榮。拜登上任後爲加快實現經濟復甦,計劃增加基礎設施的建設項目,就需要爲相關的基礎建設提供財政支持。但美國發債過多,國債總額短期暴增高達28.8兆美元,國債上限已成具文,現在不知如何收手,未來也不知如何收場

即便有了強制疫苗接種量,美國的疫情依然在擴散,美元供給與流通量仍在增加,這些基本面沒有改變。川普所引起的中美貿易戰惡果也在發酵。由於中美貿易戰導致的供應鏈調整,造成產銷秩序失衡。雖已耗時調整,但美國的供應鏈問題不但沒有解決,還持續惡化。使得從半導體晶片、原材料,到衛生紙日用品,國內生產沒有上升,反而對外依賴度在上升。

由於美國進口激增,引發的物流問題相當嚴重,造成全球海運的壅塞,海運價格的大幅上升。美國眼前的產業、經濟、財政、金融等問題都難以收場,逐漸呈現出了一種不可控的局勢。特別是通膨所引起的金融緊縮,極可能戳破美國股票市場的金融泡沫,屆時所產生的全球金融震撼,恐怕不亞於於恆大的破產。

中國大陸從有效控制疫情之後,經濟恢復較快。中美貿易戰開打兩年,中國佔全世界經濟的比重不降反升;中美貿易反而持續創高;全球商船圍着中國搶貨導致海運價格飆升;出口增速過快導致原料大漲與供電的不足,大陸近期甚至準備要拉閘限電,讓實體經濟降速

孟晚舟回國,華爲也獲得美商有限供貨,春江水暖,意味着雙方高層接觸的某些前提條件已經解決了,中美即將恢復經貿談判。雙方都存在不少自身的經濟問題,只有危機才能團結彼此,通過合作才能解決困難,這真是眼前中美關係最好的寫照。

(作者爲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