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性教育該不該走進中小學生課堂?

(原標題:尺度大、導向錯?這部性教育讀本“太難了”)

“我是哪兒來的?”

你有沒有這樣問過自己的父母?你的孩子有沒有這樣問過你?

“垃圾堆裡撿的”、“充話費送的”、“胳肢窩裡掏出來的”、“石頭縫裡蹦出來的”……這是大多數中國家長敷衍這個問題的說辭。

性教育,一直是一個敏感話題。由於普及程度不高,很多人在談及相關話題的時候總是遮遮掩掩,“談性色變”。

所以,當它走進校園,走進小學課堂的時候,總會引起爭議和討論。

資料圖:廣西柳州文惠小學在男廁所懸掛的性知識繪本 黃威銘

爭議:兒童性教育讀本該不該宣揚“丁克”理念

近日,一則和“兒童性教育”有關的微博引起了網友熱議

有網友曬出圖片併發布微博稱,由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劉文利編著的《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一書中,有向小學生宣揚“不要孩子也很快樂”、宣揚“丁克家庭”的內容,質疑該內容的合理性以及該系列讀本的發佈是否得當。

爭議讀本截圖

一石激起千層浪,網友們就這個話題紛紛各抒己見,爭論逐漸呈現兩極分化。

一部分人認爲,這是在給孩子灌輸以後不要小孩的想法,教材中不應該出現這類內容,這與國家的人口政策背道而馳 。

另一部分人則認爲,這是正確的、多元的價值觀,能讓孩子明白,自己有選擇生活的自由,成年人有權利決定是否成爲父母 。

對此,讀本的編寫組,即北京師範大學兒童性教育課題組在其官方微博迴應稱:“拒絕閉眼黑,我們提倡全面性教育 ”。

課題組表示,《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六年級上冊)共分三個單元,分別介紹“家庭與朋友”、“生活與技能”、“性別與權利”。在“家庭與朋友”單元,有“認識婚姻”和“養育子女”兩個主題。

“大多數人通過婚姻組建家庭、延續愛情、建立美好生活、繁衍後代、享受天倫之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保護男女戀愛自由,婚姻自由,任何人不得干涉。當然,也有的人選擇不結婚,自己一個人生活。”

“在我國,男女雙方結婚後,會考慮是否生育孩子。有些人選擇不生育子女,更喜歡兩個人生活。而大多數人最終會選擇生育子女,承擔起養育子女的責任。”

圖爲重慶萊茵幼兒園進行的一場特殊親子孟幻

此前爭議:尺度大、宣揚同性戀?

網友的討論第三次把《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置於輿論場中

該系列讀本,由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劉文利編著,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爲滿足小學生性教育的需求而創作。全系列共12冊,讀者對象爲6—12歲的小學一年級到六年學生。

“尺度大”、“宣揚同性戀”、“宣揚丁克家庭”……讀本已經三度引起爭議,每次的爭議點都不同。

2017年2月底,杭州一位小學生家長的吐槽第一次將它引入公衆視線。家長稱學校發放的《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尺度太大,並曬出含有“男女生殖器官相關介紹”。在爭議聲中,涉事小學收回了讀本,但也表示,性教育課程在中小學開展很有必要 ,將來會在合適時機繼續推進相關課程。

2019年1月,網上又出現針對這套讀本的爭議,有自媒體文章指責它“宣揚同性戀”。在種種壓力下,讀本從各大實體書店和電商平臺下架,重新修訂。

劉文利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近日爭議中網友曬出的讀本截圖,爲《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六年級上冊,2016年4月第一版讀本內容,該版讀本經過了6次印刷。而受此前風波的影響,目前這套讀本仍在修訂中,暫無任何渠道售賣 。

資料圖:廣西柳州文惠小學在男廁所懸掛的性知識繪本 黃威銘 攝

作者回應:讓孩子學會尊重、理解、平等、多元

怎麼看待這些頻頻到來的爭議?

“我們不懼爭議,歡迎爭議。有爭議說明大家關注到了這件事,更能推動性教育的進步。”劉文利說。

早在編寫讀本前,在進入性教育領域前,她就已經想到日後會面臨的種種情況。而隨着研究的深入,她更堅定了普及性教育的決心,因爲性教育太必要了,太重要了。

2015年,北京兒童醫院浙大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等六家知名兒童醫學中心聯合進行的“十一五”國家科技支撐計劃的流行病學調查顯示,兒童性發育的時間再次提前 ,由原來普遍認爲的12歲開始,提前到女孩9.5歲,男孩11.3歲。

近期的這次爭議中,有人質疑,6年級孩子,其心理和生理髮育是否已經到了可以接受“丁克”概念的階段?

劉文利表示,孩子是具有主觀能動性的,好奇心會驅使他們自己探索;而隨着科技的發展,他們有各種各樣的渠道獲取信息,但媒體中傳播的信息良莠不齊,孩子們面臨的環境和選擇較爲複雜,在這種背景下,性發育年齡提前的他們更需要從正規渠道獲得性教育,需要得到家長和老師正確的引導,提高辨識能力。

雖然有人認爲同性戀、丁克仍然是小衆且敏感的話題,但是,這些羣體現實客觀存在的。“社會已經將這些現實呈現出來,我們不能迴避。”劉文利說。

對於讀本宣揚“丁克”的質疑,她表示,這部分內容在讀本中的描述不超過80個字,所在單元主要介紹了不同家庭的類型,“丁克”只是其中的一種。

“我們只是客觀呈現,並沒有評價是好是壞。我們歡迎討論,歡迎爭議,但是拒絕斷章取義和別有用心。”

在劉文利看來,性教育背後,瞭解家庭的多樣性、人的多樣性,其實更是教會孩子什麼叫做尊重、理解、平等、多元,不去歧視他人,而這和主流價值觀的倡導是一致的。

你跟我不一樣,但我接受這種不一樣。人總會在某一類標籤下變成少數羣體,對他人的尊重、理解和包容是所有人的必修課,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從娃娃抓起。

圖片來源:《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二年級下冊P29,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14

性教育脫敏爲什麼這麼難

隨着經濟發展和社會的開放,輿論場上各種新興的觀念不斷更新,但如果涉及到“性”的話題,似乎仍然無法完全“脫敏”。

其實,普及性教育已經說了很多年 。早在2008年,教育部已經發布《中小學健康教育指導綱要》,明確了小學1~2年級學生應該瞭解掌握生長髮育與青春期保健等知識,具體包括生命孕育、成長基本知識,以及知道“我從哪裡來”。

國務院2011年發佈的《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年)》提出,“將性與生殖健康教育納入義務教育課程體系。”

201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其他聯合國機構——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聯合國人口基金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聯合國婦女署以及世界衛生組織在全球範圍共同發佈了《國際性教育技術指導綱要》(修訂版),旨在進一步提高對全面性教育的認識,增強開展全面性教育的能力。

性教育逐漸被社會輿論提及、討論,並且制度層面也明確了其重要性,這是可見的進步。但性教育仍然無法普及,有幾方面阻力是客觀存在的。

資料圖:四川文理學院性健康教育課開講,當晚原本可坐50人的教室爆棚。鍾欣

“學校對性教育的重視程度不夠,是推動兒童性教育受阻的一大原因。”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指出,目前,許多學校教育仍以應試教育爲主,重視考試考查的科目,對其他科目有所忽略。因此,性教育受冷落的情況比比皆是。

缺乏專業師資隊伍是另一個重要因素。劉文利認爲,性教育脫敏首先要從培養老師開始,建立專業的教師隊伍,因爲在現實中,仍有一些老師用不當言辭傳達錯誤的性觀念性道德,甚至“談性色變”。

此外,家長的擔憂和不瞭解也是推動兒童性教育的一大阻力。很多家長不瞭解性教育的具體內容,對其存在一定誤解。但劉文利表示,大多數家長在瞭解了之後還是願意讓孩子接受性教育的。

劉文利認爲,對孩子進行正確的性教育,需要家長和學校共同努力。有些家長已經意識到性教育的重要性,但苦於沒有合適的方法,自己不會教,所以需要學校在日常的教學中對孩子進行正確引導和教育。

此前,已經有學校根據《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對孩子進行性教育,劉文利表示,效果非常好。

性不再是一個禁忌話題,它可以被討論,孩子在遇到這方面問題的時候也會主動尋求幫助,親子之間的溝通得到加強,父母和子女之間的親密度和信任度也得到了提升。

而一開始不瞭解這套讀本、不瞭解性教育,甚至持反對意見的家長們,在真正接觸並學習了之後,也對讀本表示高度認同。

“人的一生都和性有關,性教育也該是伴隨人一生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