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餘家涉事公司被立案 “專網通信”騙局手法曝光

(原標題:十餘家涉事公司立案專網通信”騙局手法曝光

證券時報記者 李曼寧

去年牽動A股市場的900億“專網通信”騙局,還未成爲“過去式”。近日,*ST澤達合衆思壯先後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由此,兩家公司開展虛假自循環業務違法事實及手法被揭開。

自去年5月上海電氣首家爆雷後,過去一年多時間,已有十餘家涉專網通信業務的A股公司被立案調查,多家公司還在等待調查結果,具體涉嫌的違法事實、性質、情節及影響程度等也有待明確。

更多內幕被“托出”

11月19日、11月22日,*ST澤達、合衆思壯先後披露收到行政處罰決定預先告知書。兩家公司均於今年5月被立案調查。接連兩份罰單,讓關於“專網通信”騙局的更多內幕被“托出”。

證監會調查認定,*ST澤達通過公司或子公司簽訂虛假合同、開展虛假業務等方式,於2016年至2019年累計虛增營收3.42億元,虛增利潤1.87億元;合衆思壯則在2017年至2020年,通過虛構專網通信在內的多項業務,4年時間累計虛增收入15.81億元,虛增利潤5.21億元。

2021年5月30日,上海電氣突告87億應收賬款爆雷,此後,一個以專網通信業務爲幌子的隱蔽融資性貿易網絡浮出水面。去年7月,證券時報曾刊發《900億“專網通信”大騙局:神秘人隋田力操刀,13家上市公司捲入》、《深度調查丨隋田力如何織就900億“專網通信”騙局大網?》等文章,深度起底了這起堪稱“A股史上最大資金騙局”如何織就。更多內容請看《潛望丨900億“專網通信”大騙局:神秘人隋田力操刀,13家上市公司捲入》《深度調查丨隋田力如何織就900億“專網通信”騙局大網?》

最新罰單中,上市公司與隋田力聯手、開展貿易自循環的造假路徑被進一步明確。其中,合衆思壯將與隋田力共同投資的聯營企業北斗導航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北斗導航”)作爲專網通信業務運營平臺,以開展專網通信業務爲名,與隋田力實際控制的江蘇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對接上下游合同簽訂、原材料採購、組織生產、貨物驗收交付等事宜,與隋田力指定企業開展自循環業務。

在業務開展過程中,合衆思壯以爲北斗導航及其子公司南京元博中和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加工服務爲名,加入專網通信業務鏈條,但實際卻不承擔加工角色,不提供任何有附加值的技術,而是作爲出資方,以墊資方式提供資金,以可組織的資金規模確定訂單量,利潤空間提前確定且基本恆定。專網通信業務對合衆思壯而言沒有業務實質,但合衆思壯卻將其披露爲通導一體化業務,以虛增2017至2020年收入金額9.39億元,虛增利潤總額4.27億元。

調查還顯示,合衆思壯並非是被動受騙,多位高管對此知情。“合衆思壯雷達相關及專網通信業務均由郭信平決定引入,其從一開始便知悉前述業務缺乏業務實質及票據貼現費用跨期確認事項,在信息披露違法行爲發生過程中起主要作用。”證監會指出。郭信平爲合衆思壯時任董事長、總經理,全面管理合衆思壯事務。

此外,合衆思壯時任董事、副總經理、財務負責人侯紅梅知悉專網通信業務沒有業務實質以及和創智建爲合衆思壯墊付票據貼現費用;時任董事會秘書閆文,主管信息披露工作,從化解風險角度參與了專網通信業務催收回款工作,知悉專網通信業務交貨、回款都是通過隋田力進行等。

再看2020年6月登陸科創板的*ST澤達,該公司涉及財務造假事項主要集中於上市前,其中就包括與隋田力旗下“專網通信業務”平臺開展了虛假業務。值得一提的是,*ST澤達還在招股書中隱瞞了上市前隋田力代持之事。

監管指出,經查,隋田力通過梅生持有澤達易盛600萬股,通過楊鑫持有270萬股,合計持有870萬股,持股比例13.96%。澤達易盛未按規定如實披露上述股權代持情況。

從披露的違法細節看,上述兩家公司涉專網通信案的時間跨度長、資金規模大,並且是隋田力“專網通信”騙局的主動入局者

十餘家公司被立案

去年7月6日,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上海電氣被立案調查。一個星期後,ST新海被立案調查。

此後,陸續有多家曾涉“專網通信案”的A股公司遭到立案調查。今年1月,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ST宏達接到了證監會的立案告知書。

今年5月,華訊方舟(已退市)、*ST澤達、合衆思壯、*ST凱樂等公司也公告被立案調查。其中,*ST澤達和合衆思壯剛剛收到“罰單”。另外,*ST凱樂近期披露了相關進展。

“2021年7月,公司專網業務爆雷,相關業務停止。截至目前,中國證監會的調查尚在進行中,公司尚未收到就上述立案調查事項的結論性意見或決定。在調查期間,公司將積極配合中國證監會的調查工作,並嚴格按照相關要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ST凱樂表示。

今年10月底以來,又有一批公司遭密集立案。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10月28日,康隆達及公司董事長張間芳收到證監會立案告知書。

就立案原因,康隆達在投資者互動平臺表示,公司判斷此次立案應與公司控股孫公司北京易恆網際前期的專網通訊業務相關。公司專網通訊業務相關的商譽、存貨、應收賬款均已全額計提減值等。

隨後,江蘇舜天披露於11月4日收到證監會立案告知書。11月8日晚間,國瑞科技、ST中利同步公告被證監會立案。其中,ST中利的控股股東王柏興也被列入涉案對象。上述公司被立案事由均顯示爲“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

緊接着,11月10日晚間,瑞斯康達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次日瑞斯康達也通過投資者互動平臺進行了迴應,稱目前證監會對公司正處於立案調查階段,尚無具體的結論性意見或結論,公司也將積極配合監管部門的調查工作,並嚴格按照相關要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瑞斯康達還表示,公司“專網通信業務”已於2021年起全面停止,之前所涉及的相關業務導致的風險敞口也已經全部釋放和披露,公司不會因此再產生新的經營性風險。

除了面臨罰單,涉案代價還反映在財務報表上。相當一部分上市公司計提了大額減值,業績蒙塵。更有公司難脫該事件影響,如華訊方舟已黯然退市,*ST澤達、*ST凱樂等“披星帶帽”,面臨退市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