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鋼園區變奏曲――國家發展改革委推動首鋼園區轉型升級服務冬奧紀實

北京2022年冬奧會單板滑雪男子大跳臺決賽2月15日在北京首鋼滑雪大跳臺舉行,中國選手蘇翊鳴在比賽中摘金。圖爲蘇翊鳴“一飛沖天”。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3月17日,北京首鋼園區在飄飄灑灑的春雪中迎來全面開放。冬奧會期間,隨着中國小將谷愛凌、蘇翊鳴的一飛沖天、兩度摘金,首鋼園區內的滑雪大跳臺不僅贏得國人的稱讚,更是驚豔了世界。據瞭解,連日來,前來打卡的遊人絡繹不絕,達十幾萬人次。

遊客在北京冬奧公園參觀遊覽新華社記者 鞠煥宗 攝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政協農業界、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界聯組會上講話指出:“北京冬奧會是很給力的,有很多方面是要載入史冊的。雙奧城,這是獨一份。我看還有聲音說,首鋼大跳臺是不是在覈電站搞滑雪?他們恰恰不知道這是綠色轉型,我們是鋼鐵產業轉型變成了體育產業。”

首鋼園區因夏奧而生、因冬奧而興。2014年以來,國家發展改革持續加大對首鋼園區轉型升級的支持力度,支持首鋼園區開展城區工業區搬遷改造,支持以首鋼園區爲核心建設京西產業轉型升級示範區,先後安排中央預算內投資支持冬奧組委辦公區、首鋼滑雪大跳臺項目建設,幫助首鋼園區強化綜合服務功能,爲2022年北京冬奧會成功舉辦提供了重要支撐。

2021年6月,北京京西產業轉型升級示範區在國家發展改革委、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自然資源部等四部門組織的示範區建設2020年度評估中獲得“優秀”等級。2022年3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發佈公示通告,擬將北京市石景山區等10個城市作爲2021年度老工業基地調整改造真抓實幹成效明顯城市,報請國務院予以表揚激勵。這是自2016年以來,首鋼園區所在的石景山區第四次獲此殊榮。

今天,鳳凰涅��、浴火重生的新首鋼已成爲北京城市復興和轉型的重要標誌,也是我國老工業基地調整改造和振興發展的生動縮影。

首鋼滑雪大跳臺是國家發展改革委中央預算內投資支持項目,也是世界首個永久性保留的滑雪大跳臺。(首建投供圖)

謀篇佈局

走出北京地鐵古城站,沿着長安街西延長線西行,經過路北側飛檐斗拱、紅牆綠瓦的首鋼廠東門,通過羣明湖大街就進入了首鋼園區北區。在首鋼園採訪,濃濃的工業風撲面而來,那不冒煙的工業煙囪冷卻塔與滑雪大跳臺讓人感到工業文化冰雪文化、體育文化巧妙交織的震撼與魅力。

雖然這裡不再機器轟鳴、鋼花四濺,但依然可以顯示出那個火紅的年代印記。昔日的料倉、筒倉變身爲冬奧組委辦公區,用於存儲工業循環水的晾水池被改造成綠樹環繞的羣明湖,存儲煤料的工業廠房精煤車間變身成爲冰壺花樣滑冰、短道速滑、冰球及配套設施等國家冬季項目訓練場地。

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組委會辦公區西門入口處(首鋼新聞中心供圖)

時間回到2001年7月13日,北京成功申辦2008年夏季奧運會。如果說這一天是首鋼“果敢離開”的開端,那麼,2015年7月北京、張家口聯合成功申辦2022年冬季奧運會,則是首鋼“完美迴歸”的序章。

工業遺存是老工業城市的生動面孔,而風貌保護和再開發利用也是一個世界性難題。首鋼老廠區停產後,如何改造、保護與開發好這8.63平方公里的廠區?“保”還是“拆”的討論就一直存在着。探索改造要在特色保護上再開發,不僅要有工業風、首鋼味兒,還要有歷史感並和自然相融。早在2005年始,首鋼與清華大學合作,在全國率先開展廠區工業資源調查評估,從歷史文化價值、工藝流程代表性、污染治理、經濟和技術等多個方面對現存工業設施進行調研,確立了分層分級保護原則和框架。

2013年,國務院批覆國家發展改革委會同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編制的《全國老工業基地調整改造規劃(2013-2022年)》。

2014年,國務院印發《關於推進城區老工業區搬遷改造的指導意見》,提出力爭到2022年,基本完成城區老工業區搬遷改造任務,把城區老工業區建設成爲經濟繁榮、功能完善、生態宜居的現代化城區。

2014年6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將首鋼園區等21個城區老工業區納入全國首批城區老工業區搬遷改造試點,同時會同有關部門在政策、資金、項目等方面給予大力支持。

2014年,首鋼委託中國工程院等組織開展了城市風貌研究,由徐匡迪院士牽頭,吳良鏞、張錦秋、何鏡堂等5位院士領銜。對於首鋼園區的改造,他們創新性地提出“保留工業素顏值、織補提升棕顏值、生態建設綠顏值”的打造整體風貌理念,將“織補城市”“海綿城市”等設想運用到規劃編制和項目改造設計中。比如,對廠房、料倉等建築物和構築物縫合加固、織補院落,迴歸人性空間,推動工業建築向民用建築的轉化。

首鋼園秀池、三高爐和冬奧組委辦公區王京廣 攝

站在三高爐40米高的觀景平臺上眺望,映入眼簾的是山巒起伏、層巒疊嶂的西山。環顧四周,西十冬奧廣場、秀池、羣明湖、新首鋼大橋、滑雪大跳臺、國家冬季運動訓練中心“四塊冰”和錯落有致的工業遺存盡收眼底。

“首鋼園的驚豔亮相,凝聚着北京在城市高質量發展上的持續探索與努力,也凝聚了首鋼園衆多規劃與設計者和建設者的辛勤付出。”北京首鋼建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首建投”)副總經理王達明表示,在規劃設計當中,首鋼園區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原有廠區的風貌格局,賦予原有的工業建築遺存以嶄新的使用功能。

據瞭解,老工業區改造升級需要大量資金支持,而制約首鋼園區改造和建設發展主要有兩大因素:一個是政策,另一個是體制機制。儘管規劃有了,改造路線圖也有了,但項目必須先有立項才能開工。

首鋼園區是北京六環以內難得的大面積成片開發的區域,區位優勢十分明顯。但是,首鋼的土地原爲工業用地,改造過程中需要先進行變更土地使用性質的一系列審批,才能啓動實質建設。如果按照一般土地供應政策,土地使用性質變更需要經過一系列環節,並辦理招拍掛等各項手續,週期很長。“這就好像一個人無法一下完成從小學生到博士生的轉變。”王達明說,而如果土地通過招拍掛形式出讓上市,除週期外還有相當多的不可控因素,勢必影響後續的改造與產業轉型的可持續。當時,首鋼面臨停產、工業設備設施拆除、居民拆遷、人員分流安置、污染綜合治理等一系列複雜問題,也涉及大量土地一級開發等困難。

“北京市從未希望首鋼簡單地賣地,而是要盤活存量資源,以首鋼自主更新爲主、市場化開發爲輔,實施分區分片滾動開發,最終完成改造,實現產業升級。”王達明坦言,首鋼搬遷改造的資金來源、當時的土地一級開發政策的適用性等問題直接影響着能否順利啓動老工業區的開發建設。另外,單純依靠首鋼一家企業的財力難以實現合理有效開發,亟須在土地、投融資等方面有所創新和突破。

在那個關鍵時刻,國家發展改革委將首鋼園區納入全國首批城區老工業區搬遷改造試點,使之享受國務院《關於推進城區老工業區搬遷改造的指導意見》政策支持。同時,北京市貫徹落實國務院文件,2014年9月出臺《推進首鋼老工業區改造調整和建設發展的意見》《關於推進首鋼老工業區和周邊地區建設發展的實施計劃》,爲首鋼園區改造指明瞭實施路徑,奠定了堅實基礎。其中,原工業用地按照新規劃用途和產業類別可採取協議出讓、劃撥和F類多功能靈活供地方式,土地收益實行“收支兩條線”管理,創新工業建築物、構築物改造審批模式,打破常規,獨闢捷徑,突破了瓶頸制約,破解了更新改造資金不足等難題。

“這真是一場及時雨!”王達明說,隨着國家和北京市一系列政策文件的陸續出臺,政府層面老工業改造政策框架體系基本確立,堵點難點痛點陸續打通,首鋼園區改造調整和轉型升級從此進入大刀闊斧的實質性建設階段。

落子有聲

西十筒倉是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組委會辦公地。入口處綠地上的北京2022標語牌兩邊“站立”着可愛的冰墩墩和雪容融,大院是筒壁爲牆、軌道做門,院裡北側是一排6個30多米高的鏤空筒倉改造的辦公區,南側是料倉改造的五層辦公樓。仰頭看,筒倉外,淡藍色的礦石傳送通廊與三高爐連接,再加上鐵鏽色的大門,頗具工業遺風和歷史滄桑感。

西十筒倉是首鋼園區第一個改造項目,獲得國家發展改革委中央預算內投資支持。它爲首鋼老廠區進一步改造積累了經驗,也成爲首鋼打造智慧園區的示範項目。而國家層面的各種支持政策在這裡得到完美體現。

改造前的首鋼鍊鐵區域王京廣 攝

西十筒倉位於老廠區最北邊,這個區域原爲西十料場,是民國時期龍煙鐵礦公司從龍關和煙囪山運輸鐵礦石的卸料場。有保留完好的16個筒倉、2個大料倉以及其他工業設施,如轉運站、除塵塔、礦石傳送皮帶通廊等,集中了鍊鐵生產的關鍵環節,很有代表性。

國家發展改革委振興司負責人告訴記者,西十筒倉所在區域緊鄰北京市石景山區阜石路,距離地鐵11號線金安橋站約0.5公里。考慮到當時首鋼園區內道路等基礎設施不太完善,選擇緊鄰外部道路且工業特徵明顯的西十筒倉先行開展改造試點,對首鋼改造具有特殊意義。

筒倉建設年代久遠,後來又曾大規模改擴建,導致設計圖紙與實際施工情況出入較大,設計團隊反覆修改設計圖和施工方案,有時甚至邊修改邊施工。“就這樣修修改改建設了一年,好在沒有超出預算。”王達明說,當初的設計還添加了許多現代裝飾元素,經過一番修改,最後改出來的結果是原汁原味,工業遺產味道更濃厚。

2014年,西十筒倉改造項目在第三屆亞太商業地產建築設計效能高峰論壇(Green-CREP3)上,從來自亞太國家和地區的60餘個城市入選項目中脫穎而出,贏得“亞太商業先鋒大獎”。改造後的筒倉不但最大程度保留了原有的建築風貌特色,又賦予了新的辦公功能和生命。

2015年7月31日,北京、張家口聯合成功申辦2022年冬奧會。2015年11月,2022北京冬奧組委落戶首鋼西十筒倉片區。2016年5月,北京冬奧組委先期順利入駐園區西北角的料倉5筒、6筒辦公區域。這個昔日用於存放鐵礦石的筒倉與料倉,如今經過“精裝修”,搖身一變成了冬奧組委的“家”。

國際奧委會、北京冬奧組委對首鋼園區改造成果給予充分肯定。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曾說:“北京首鋼園區工廠改建是奇蹟,是一個‘讓人驚豔’的城市規劃和更新的範例。”他也多次稱讚首鋼園區必將成爲奧林匹克運動推動城市創新發展、世界工業遺產再利用和工業區復興的新典範。

掃碼、“通過”……走進花樣滑冰訓練館,冰面水平如鏡,如同置身清涼世界。記者看到迎面牆壁上掛着一個大的顯示屏和中國冰雪標誌、中國結,一塊紅色展板上寫着“越是艱險越向前,把短板補得再紮實一些,把基礎打得再牢靠一些”“我們不懼風雨,也不畏險阻”“只爭朝夕,不負韶華”。這些來自習近平主席2020年新年賀詞的標語,曾經激勵着隋文靜、韓聰、彭程、金楊、王詩�h、柳鑫宇、金博洋、朱易等奧運健兒刻苦訓練、勇往直前。東側牆壁上五星紅旗鮮豔奪目,回頭望去,北側牆壁上原廠房的“天車樑”框架非常突出,“天車樑”之間還有“剪刀撐”等鋼樑支撐系統。

北京首鋼園運動中心運營管理有限公司行政業務部部長馮堯剛告訴記者,這裡以前是儲煤倉庫,長300米、寬66米,停產後一直處於閒置狀態。首鋼在原貌上保留了廠房內的“天車樑”和“剪刀撐”等工業遺存,通過織補、修復等改造方式,把儲煤倉庫建設成爲冰壺、花樣滑冰、短道速滑3個國家隊訓練館。同時,老廠區內的運煤車站被改造爲國際一流的冰球館,並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工業特色冰雪場館”風貌。這4個場館分別承接花樣滑冰、短道速滑、冰壺和冰球項目的訓練和比賽,也被首鋼人親切地稱爲“四塊冰”。

百年首鋼與奧林匹克再續情緣,也改變了很多首鋼工人的人生軌跡。馮堯剛2006年來到首鋼,從一名動力廠熱力車間設備安全員轉型爲首建投的綜合管理人員,又成爲首鋼“四塊冰”的運營人員。“北京是雙奧之城,我的家鄉在張家口,我就是雙奧之人。”馮堯剛自豪地說。

2017年8月,巴赫來北京考察後,在國際奧委會第131次全體會議上表示,“北京將曾經的一個鋼鐵廠改建成爲冬奧會訓練場館,非常不可思議。他們在那裡將舊廠房改造成辦公室、休閒區、訓練場,也成爲北京冬奧會組委會的辦公地點。我希望如果大家有時間,一定要去北京看看。”

2017年9月,國際奧委會執委會確定了單板大跳臺首鋼園區的選址方案。2018年7月,國際奧委會確認在首鋼滑雪大跳臺增加自由式滑雪大跳臺比賽項目。此後,在首鋼老廠區的羣明湖畔,一個巨大的跳臺拔地而起,升入半空。

“太酷了!我會做成微視頻,分享到朋友圈!”從亞運村過來遊覽的陳先生已經退休,他用手機從不同角度記錄下了大跳臺的細節。

傾斜角度74.9度、垂直提升高度48.66米,記者乘坐國內首屈一指的斜行電梯來到大跳臺高處,石景山和羣明湖交相輝映,4座高聳的冷卻塔巍然矗立,遠望西南,可以看到首都的母親河――蜿蜒美麗的永定河,還有北京冬奧公園全馬跑道。

最美“水晶鞋”、時空“雪飛天”、工業“迪士尼”。北京冬奧會期間,在鋼鐵廠舊址建造的首鋼大跳臺,驚豔了全世界。各方的積極評價既是對賽事現場的視覺震撼,更是對城市更新“首鋼模式”的由衷讚歎。

據王達明介紹,這座新地標的設計靈感來自敦煌壁畫中的“飛天”,建築的曲線與絲帶飛舞的形態格外契合。簇新的大跳臺與背後的冷卻塔外形截然不同,但百年鋼鐵工業的靈魂在鮮明對比的建築中跳動與昇華。建設大跳臺所用的4100噸鋼鐵全部來自首鋼自產鋼材。

國家發展改革委振興司負責人告訴記者,截至目前,首鋼園區改造共有5個涉冬奧項目獲得中央預算內投資1.46億元。這5個項目分別是首鋼滑雪大跳臺中心及配套設施,西十筒倉改造一期、二期,西十冬奧廣場辦公區,首鋼工業遺址公園。

從1919年建廠到搬遷,從西十筒倉改造到2022年北京冬奧組委進駐,從“四塊冰”的完美打造到滑雪大跳臺的驚豔亮相,尤其是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成功舉辦,不僅讓百年首鋼成爲活的“雙奧”遺產,更讓其重新煥發了青春。

隨着籌備北京冬奧會,在首鋼園區改造的帶動下,新首鋼地區更新改造也步入“快車道”。設在北京市發展改革委的北京市新首鋼高端產業綜合服務區發展建設領導小組(以下簡稱“北京市新首鋼領導小組”)在國家發展改革委的支持下,將首鋼園區列爲重點支持的產業轉型升級示範園區,組織開展新首鋼三年行動計劃和“十大工程攻堅”。2019年~2021年累計完成投資近600億元,一批重大功能性基礎設施超前佈局,冬奧支線等5條軌道貫穿其中,21項重大水電氣熱市政設施加速建設,一批功能要素逐步積聚,賦予了首鋼園區新的活力,帶動京西地區加速轉型發展。

走向復興

位於首鋼園區東側的國際人才社區項目,是首鋼園區擬申報國家發展改革委2022年中央預算內投資支持的項目。

“這裡是原來的燒結廠,預計2023年底交付使用。”走進新首鋼國際人才社區項目1607―036地塊,映入眼簾的是3個高聳的煙囪和一座紅磚建造的破舊廠房。首鋼基金國際人才社區036地塊項目總經理張檬告訴記者,一期036地塊規劃建設5棟建築,整體採用“圍合式”設計方案,在充分保留首鋼園原有的工業遺風基礎上,融入現代園區“時尚+科技+IP”綜合體風格,實現辦公、科研等多重功能的統一。

張檬說,首鋼園加快構築深度融合的站城一體化空間,北京市地鐵11號線西段已於2021年12月31日通車,首批開通的金安橋站、北辛安站、新首鋼站3座車站全部設在新首鋼地區。新首鋼國際人才社區南區項目與地鐵11號線一體化同步建設,將打造成適合國際高端人才宜居宜業的聚集平臺。

漫步在首鋼園,記者看到依託管廊管線建成的世界最長空中走廊――首鋼高線公園,它立體串聯起首鋼北區商務辦公、休閒活動區域,形成集交通、文化、景觀、休閒等功能於一體的地標性設施。

據瞭解,首鋼採用自主研發的高性能綜合塗裝材料,破解鋼結構防腐和原貌保持技術難題,成功將容積達2500立方米的三高爐改造爲極具張力的活力秀場。依託40年來首次實現全年通水的永定河打造大尺度綠色空間,首鋼將羣明湖、秀池與永定河水系連通,精心開展左岸公共空間提升,建成北京冬奧公園。通過織補縫合首鋼園區與永定河濱水空間,建設了開放展示長廊,打造了全市規模最大的線性濱水公共空間標杆工程。

辦好一次會,搞活一座城。首鋼園區借勢冬奧全面提升城市綜合承載能力,藉助重大賽會增強綜合服務軟實力,借力時尚科技活動提升區域轉型活力,重塑了新時期老工業城市嶄新形象。

近年來,首鋼園區積極打造“首店”“首發”“首秀”新高地,舉辦了英特爾、奔馳等國際品牌新品發佈會和北京時裝週開幕式、抖音嘉年華等一批時尚體驗活動。連續兩年承辦中國科幻大會,落地電子競技產業品牌中心和遊戲創新體驗區,成立全國首個科幻產業聯合體,帶動中國科幻研究中心、騰訊等一批項目和3家大師工作坊簽約,着力打造科幻產業聚集區。

首鋼園區以工業文明張力與現代科技酷炫巧妙配合,打造富有時尚科技感的沉浸式體驗場景,已經成爲京西城市流量新地標。近3年來累計舉辦活動300餘場,參與人次超過20萬人,藉助冬奧會的成功舉辦,初步實現了文化復興、產業復興、生態復興、活力復興。

2021年10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自然資源部印發通知,推廣“十三五”時期產業轉型升級示範區典型經驗做法。其中提出,“北京市石景山區將工業遺產保護和城市更新改造有機結合,全力籌辦北京冬奧會和中國服貿會,創新工業建(構)物改造利用審批模式和審批流程,建設新首鋼國際人才社區,釋放首鋼老工業區轉型發展動力。”

2021年1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自然資源部、國家開發銀行聯合印發《“十四五”支持老工業城市和資源型城市產業轉型升級示範區高質量發展實施方案》,繼續支持首鋼園區建設,鼓勵北京市石景山區、門頭溝區積極探索優化超大特大城市中心城區功能的有效途徑,拓展發展新空間。

以石景山和門頭溝爲代表的京西地區,具有百年鋼鐵史和千年採煤史,也是首都的西大門。近年來,隨着首鋼搬遷調整、煤礦關停退出,京西地區運用城市織補理念,將工業遺產保護利用與文化復興、產業復興、生態復興、活力復興相結合,實現了“工業鏽帶”向“生活秀帶”蝶變,形成了獨具特色的工業遺產保護利用實踐經驗。

北京市發展改革委黨組成員、副主任來現餘介紹說,與首鋼搬遷停產時相比,京西地區生產總值增長了2.8倍;固定資產投資增長了2.1倍;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了2.6倍;二、三產業結構從7:3優化到2:8。2019年,北京市發佈新首鋼三年行動計劃,老工業區緊抓冬奧機遇,加快產業轉型,城市復興態勢加速形成。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張慶傑認爲,首鋼園區堅持“能保則保、能用則用”,率先開創了以“保”定“建”、分類保護的新路子,在幾乎保留了鋼鐵冶煉全流程基礎上注入冬奧主題、植入特色業態和功能,引領京西加速蝶變。望得見廠、看得見山水、忘不了的老首鋼,首鋼園區的改造和轉型升級,既推進了北京非首都功能有序疏解,實現了城市更新改造,提升了城市功能品質,也促進了高端產業可持續發展,可謂一舉多得。

爲做好後冬奧文章,北京市新首鋼領導小組近日印發《深入打造新時代首都城市復興新地標 加快推動京西地區轉型發展行動計劃(2022-2025年)》。根據這份行動計劃,首鋼園區將加速鳳凰涅��,打造面向未來、面向年輕人、面向國際化的活力空間和發展熱土,努力成爲“一起向未來”的城市復興新地標。

可以預見,後冬奧時代,首鋼園區將持續煥發出澎湃的能量和嶄新的活力,續寫新時代首都城市復興的新篇章。(中國發展改革報社 記者任麗梅、李韶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