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險“失速”:個代人力銳減過百萬 新業務價值大幅下滑

(原標題:【險企中報觀察】壽險行業“失速”:個代人力銳減過百萬 新業務價值大幅下滑)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姜鑫  “雖然整個壽險行業處於一個艱難的時刻,但是2021年上半年新華保險公司還是取得了一些可圈可點的成績。”

8月27日,新華保險總裁李全在業績發佈會上這樣談到行業形勢和公司業績。

中國人壽總裁蘇恆軒則用“整個壽險企業都面臨着很大的壓力”來形容目前行業所處的環境。

這樣的場景在近幾年裡並不常見,幾家保險巨頭的掌舵者在談及壽險行業發展時,提到了“難”字。

與之相映照的是,市場驚覺“保險不好賣了”!“增員難”、“行業受質疑”、“新業務價值下降”似曾相識的一幕幕又重現。

此時,保險板塊仍然處在低迷之中,Wind保險指數已經跌去27.89%,昔日的白馬股中國平安(601318.SH)股價也已在年內跌去四成,中國太保(601601.SH)、新華保險(601336.SH)、中國人壽(601628.SH)、中國人保(601319.SH)也分別跌去28.74%、27.3%、21.65%以及19.97%。

行至2021年中的中國保險業怎麼了?這是黎明前的黑暗還是遭遇發展瓶頸?

年輕的保險業似乎進入了中年危機集體焦慮。幾度沉浮,數輪褒貶轉換的保險業正被困在重規模輕品質的怪圈,走不出增長模式與消費需求(結構)不匹配的悖論……

成也投資敗也投資

時間行至8月底,除中國太保外,四大A股上市險企悉數披露了中期業績,作爲市場份額的主要貢獻者,投資者可以從它們的成績單中窺探保險行業發展的全貌。

縱觀幾家上市險企中報,雖然業績各異但亦有趨同之處:諸如保費增速均在放緩,保險業務收入難言樂觀,壽險新業務價值承壓、財產險壓力仍存,但投資卻表現亮眼,並帶來利潤的增長。“受投資收益變化、傳統險準備金折現率假設更新的綜合影響,本公司歸屬於母公司股東淨利潤爲409.75億元,同比增長34.2%”,中國人壽在中報中表示。這是已經披露中報的四家上市險企中最好的利潤成績單。

迎來新的掌門人羅熹後,提出要重回行業C位的中國人保之成績單同樣亮眼。報告期內,中國人保實現營業收入3137.25億元,同比微增1.1%;實現歸母淨利潤168.84億元,同比增長34%。在8月23日舉辦的業績發佈會上,中國人保總裁王廷科用“創出歷史新高”來概括這一成績。

資產過萬億後的新華保險也取得了近三成的業績增長:上半年,公司營業收入超1320.8億元,同比增長11.3%,保險業務收入約1006.1億元,同比增長3.9%,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約105.5億元,同比增幅達28.3%。

已披露中報的幾大上市險企中,唯一一個業績下滑者,則是處在壽險改革深水區以及陷入華夏幸福旋渦的中國平安。報告期內,中國平安實現營業總收入6877.88億元,同比增長2%;實現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580.05億人民幣,同比下降15.55%。中國平安在半年報中表示,業績下滑主要受公司對華夏幸福相關投資資產進行減值計提調整的影響。

利潤增長的差別與投資收益呈現了正相關。數據顯示,中國人保、新華保險、中國人壽、中國平安在報告期內的總投資收益率分別爲6.7%、6.5%、5.69%以及3.5%;淨投資收益則分別爲4.8%、4.5%、4.33%以及3.8%。

以中國人保爲例,根據公司半年報數據,該集團實現總投資收益353.62億元,同比增長34.9%。面對二級市場的波動,在適當的時間兌現收益成爲關鍵。“今年以來股票市場的波動在加大,呈現衝高回落的態勢。尤其是7月份以來下行的速度加大,指數從1季度的最高點已經下跌20%左右。今年在操作上,我們在估值相對高位對資產配置做了相應的調整,對二級市場的配置比例向我們的戰略配置中樞靠攏。同時也加大了投資收益兌現的力度,爲全年實現投資收益目標奠定堅實基礎。”人保資產副總裁黃本堯表示。

但並不是所有公司成績均如此,例如新華保險投資資產達到9793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4%,實現年化總投資收益率6.5%,同比提升1.4個百分點,年化淨投資收益率4.5%,同比略有下降。再看中國平安,公司繼續對華夏幸福相關投資資產進行減值計提及估值調整,上半年計提359億元(第一季度計提182億元),影響歸母淨利潤208億元。

壽險新業務失速背後

而伴隨着保險板塊低迷的——是今年第二季度以來壽險業前進腳步的失速。

疾險新規下,行業的狂歡彷彿昨日盛宴,但在數據面前是壽險行業已經持續近半年的“冷靜”。

在關於幾家上市險企的研報中,NBV不達預期是最爲常見的字眼。NBV即新業務價值,是指每年銷售的新保單在銷售之初將未來價值貼現到今天的價值,它被看做一家保險公司經營情況的核心指標,宛若業績的引擎

從幾家保險公司的中報中,不難發現,發展“引擎”失速已成事實。“2021年上半年新單保費1399億元,同比下降8.4%。NBV實現299億元,同比下降19%;其中個險渠道貢獻NBV290億元,同比下降20.8%。”這是壽險老大哥中國人壽麪臨的情況。在關於中國平安的研報中,國泰君安如是概括:2021年上半年公司NBV同比下滑11.7%,其中二季度NBV大幅下降42.3%,預計主要爲新老重疾定義切換後,新單及新業務價值率均承壓;公司亦在半年報中表示,報告期內壽險及健康險業務實現營運利潤502.30億元,同比下降2.5%;受疫情後國內外經濟形勢不確定性影響,保障型業務消費支出放緩,新業務價值同比下降11.7%至273.87億元。

新華保險在中報中披露了上半年總保費1006億元,同比+3.9%,長期首年期交保費、續期保費分別同比增長6.8%、6.9%的成績單,但其上半年新業務價值下滑21.7%。

新業務價值承壓的同時,是幾家公司提質清虛下的代理人規模下滑。誠然,作爲壽險市場份額的頭部貢獻者,幾家險企代理人隊伍佔據了保險行業總人力的半壁江山。在中國平安的業績發佈會上,公司執行董事兼聯席CEO陳心穎在回答媒體提問時稱,整個行業代理人規模下降了20%,更有公司高管透露,在擠出水分後,昔日900萬代理人大軍可能只剩400多萬。

這一變化,在各家公司的半年報中也能尋得蹤跡:新華保險個險代理人44.1萬,同比下降16.2%;月合格人力10.5萬,同比下降22.2%;月合格率19.1%,同比降7.3百分點;月人均產能3105元,同比下滑13.2%。截至上半年,中國人壽個險隊伍規模爲115萬人,同比下滑32%%,較年初的137.8萬人減少了20餘萬;中國平安2021年6月底代理人87.8萬人,2021年第一季度末98.57萬人,環比下降11.0%,較年初下降14.3%,月均代理人數量94萬人,較2020年下降了10.5%;同時,月均規模下降倒逼人均月均產能提升至11475元,同比增加23.6%。

針對壽險行業面臨的壓力,有人用寒冬來形容行業目前的處境。低迷背後,有哪些原因制約了發展速度?

對於公司數據的變化,陳心穎如是表示,對於上半年NBEV(新業務內含價值)的下滑主要是兩個因素,第一個是產品結構的因素,今年一季度的開門紅儲蓄產品佔比比較多,所以有產品結構短期的調整。第二個因素是個人代理人的轉型,我們在整個轉型當中把一些低質量的替換掉,所以整體代理人人數是有下降的。

對於公司及行業新業務增長停留低位的問題,蘇恆軒表示,今年上半年,全球疫情仍在持續演變,外部的不確定、不穩定的因素比較多,雖然中國經濟在疫情之後是實現正增長的最大經濟體,但是國內經濟的恢復仍然很不均衡,基礎很不牢固。同時,居民的消費意願降低,在疫情的影響下,居民對長期大額支出,以及非必要的必需品方面的開支更加謹慎,所以整個壽險企業都面臨着很大的壓力。

新華保險副總裁李源則這樣總結:第一是疫情的反覆無常,對個險行業衝擊最大;第二是監管,監管部門對強監管、嚴監管提出了更嚴厲的要求;第三是個險,個人營銷機制,隨着時間的推移、客戶需求的變化處於一個困難時期。

今日中國保險密度深度擺在那,需求也不小,行業咋就陷入了彷徨迷局之中呢?

就此,一位從業幾十年的險企高管不無迷茫。他說,內、外因裹挾下,保險業從未像今天這樣處境艱難;不管是嚴監管,還是改革、順勢而爲,企業活下去纔是第一位;同時,還需儘量避免令機構無所適從的監管政策“互掐”。

也有人說,面向未來,整個保險行業,均面臨“邏輯重構”和“再存在”的命題和挑戰

“疫情影響較大,保險業未能順勢而爲,抓住機遇;此外,科技能力和投入滯後;再者是沒有明確的行業性目標和方向,失去了動力和引領者。”一位接近監管層人士曾這樣告訴經濟觀察報,其話外音或是:個人也好,行業也罷,有位纔能有爲。

從行業分析師的角度看,行業疲軟的主因是供需走弱疊加高基數,以及商業方式與新時代新消費需求脫鉤;包括“經濟復甦不及預期、長端利率超預期下行、保險需求超預期減弱”等等均是利空因素或潛在風險。

而在近兩年的幾家公司進行的改革中,代理人隊伍的改革是重中之重,在提質清虛的大環境下,壽險行業面臨着轉型陣痛,拐點來了嗎,保險板塊是否被低估?在採訪中,經濟觀察報記者並未在採訪的行業人士口中得到答案。但不容忽視的是,以目前我國保險市場的深度和密度來看,與發達國家市場仍有差距。據人保副總裁李祝用披露,我國的保險密度和世界平均水平相比大概只達到了50%左右,保險深度還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60%。

“儘管面臨這些不利的因素,經過認真分析,我們始終認爲當前面臨的短期挑戰僅僅是行業結構和與新的供求平衡形成的陣痛期。我們仍然看好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蘇恆軒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