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堵”結合,加強危險廢物環境監管

湖北襄陽重慶雲陽妥善解決危險廢物跨省非法轉移處置;浙江寧波深入發掘隱蔽線索,從企業物料平衡等材料中提前發現問題湖南常德完善行政執法協助制度,保障執法人員人身安全……今年4月起,生態環境部、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繼續聯合開展專項行動,嚴厲打擊危險廢物環境違法犯罪,併發布多個典型案例

所謂危險廢物,指具有腐蝕性毒性易燃性、反應性或感染性的固體廢物。危險廢物如果沒有得到正確利用處置,隨意排放、傾倒,將會嚴重污染大氣水體土壤,損害人體健康;而只要科學規範貯存、轉移、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環境風險是可控的。生態環境部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196個大中城市產生近4500萬噸工業危險廢物,綜合利用近2500萬噸,處置超過2000萬噸。

近年來,各地紛紛架起生態環境保護的“高壓線”,但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案件時有發生。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在於危險廢物監管能力和利用處置能力存在短板

今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強化危險廢物監管和利用處置能力改革實施方案》,彰顯黨中央、國務院對危險廢物污染防治工作的高度重視,已經將危險廢物污染防治作爲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要內容。

危險廢物環境管理涉及產生、收集、貯存、轉移、利用、處置等多個環節總體上,要遵循固體廢物管理的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原則,同時,減量化、資源化要以無害化爲前提。加強危險廢物環境監管,要“疏”“堵”相結合,既要爲危險廢物找好出路,也要堵住非法去向。

“疏”體現在危險廢物環境管理的多個環節。其中,源頭減量很重要。有關部門有必要完善相關政策,將危險廢物產生量大、毒性高、處理難的行業納入產業結構調整範圍,促進從源頭減少危險廢物產生量和危害性

促進收集轉移便捷化,有利於危險廢物利用處置。解決分散小微企業等危險廢物收集難問題,可以考慮支持專業單位建設區域性收集網點和貯存設施。建設完善危險廢物環境管理信息系統,推行電子轉移聯單,以“白名單方式簡化跨省轉移審批程序,有效提高危險廢物轉移效率、減輕企業管理成本

針對危險廢物利用處置能力短板,應以省爲單位科學規劃合理佈局利用處置設施,鼓勵危險廢物產生量大的企業自行建設利用處置設施,實現省域內危險廢物處置能力與危險廢物產生情況總體匹配。針對某些特殊類別危險廢物,可以採取國家統籌和區域合作等方式,從區域層面統籌利用和處置。

做好“疏”,“堵”也不能落下。要進一步增強危險廢物監管能力,充實地方監管力量,強化部門聯動,形成監管合力。可以持續開展危險廢物專項整治執法檢查排查整治危險廢物環境風險隱患,嚴厲打擊非法排放、傾倒危險廢物等環境違法犯罪行爲。

無論何時,經濟社會發展都不能逾越生態環境保護的紅線。切實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加強危險廢物環境監管,有效管控環境風險,就一定能更好守護我們賴以生存的綠色家園

人民日報 》( 2021年09月03日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