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託管變相取消老師寒暑假、學生有第三學期?教育部迴應

7月9日,教育辦公廳曾發佈《關於支持探索開展暑期託管服務的通知》,部署支持探索開展暑期託管服務。一時間爭議不斷。

一方面,這是國家爲滿足廣大家長需求、解決學生暑期“看護難”問題提出的舉措,也在某種程度上緩解了過去中小學生暑期密集投入學科輔導的“校外減負”壓力。

但另一方面,輿論也在關注這是否會造成強制或變相強制要求教師參與託管服務,家長假期不管學生、“一推了之”,暑期變成中小學生的第三學期,無法滿足家長“培優補差”需求等。

7月13日,教育部舉辦新聞通氣會,介紹義務教育課後服務和暑期託管服務工作的相關情況,並對上述問題進行迴應。

關於服務主體:教師志願參與,可吸納社會人士參與託管服務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汪明強調,從教師層面看,要積極引導和鼓勵教師參與暑期託管服務,但應當強調志願而非強制。對志願參與的教師應給予適當補助,並將志願服務表現作爲評優評先的重要參考。

在事後的媒體採訪環節,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也對保障教師權利這點這點予以了強調,“我們在《通知》當中鼓勵教師去志願參與,主動承擔,履行社會責任,這也是人民教師教育情懷高尚師德的充分體現。”呂玉剛說,但要統籌合理安排好教師承擔暑期託管服務的時間,把老師所有的假期時間都給佔用了是不可取的。且不得強制教師參與,要保障教師應有的休息時間,保障應有的教研、進修、學習時間。

“暑假寒假對老師來講是一個加油站,老師要回顧上個學期的教學工作,總結分析提高,還要做好下學期的教學準備工作,要把老師做這些工作的時間留出來。”呂玉剛強調。

此外,可以看到的是,當前各地也在探索擴充“教師隊伍”之外的課後服務、暑期託管的服務羣體。汪明也提到,各地可以積極吸納大學生志願者、社會專業人士等參與學校託管服務。而此前,《深圳市教育局關於做好小學生暑期託管服務工作的通知》亦曾提到其將整合社會力量參與,鼓勵大學生和高中生志願者,退休教職工和家長義工等加入服務人員羣體。

呂玉剛對此表示,既要鼓勵教師志願參與,也要調動、支持社會專業人士參與託管服務工作。託管服務既可以是學校把社會志願者引到學校來,和老師一起爲學生提供暑期託管服務;也鼓勵社會志願者積極承擔,如社區共青團、婦聯組織一些託管服務工作。

迴應“暑期託管變成第三學期”說法:不組織集體補課、講授新課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提到,從學生和家長層面看,以自願原則爲先,確有託管需求的家庭,由家長自願爲學生報名,學校不得強制要求學生參加。

針對提供的內容,教育部基礎教育司明確強調不得利用課後服務時間集體補課、講授新課,學校要開放教室圖書館、運動場館等各類資源設施,合理組織提供一些集體遊戲活動、文體活動、閱讀指導、綜合實踐、興趣拓展、作業輔導等服務,還要積極拓寬資源渠道充分利用當地紅色教育基地、博物館等社會教育資源,使學生更好地利用暑期參與社會實踐活動。近期有的媒體關於“暑期託管變成第三學期”的說法是不符合實際的。

對於中小學課後服務能否解決家長爲孩子“培優”和“補差”的需求,呂玉剛表示,家長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需要引導。在課後服務工作上,不能簡單用“差”和“優”這兩個字來看待。

“課後服務工作,現在特別強調一條:作爲學校,要彰顯學校辦學特色、強化學校育人主陣地的重要途徑,要通過課後服務把它作爲學校教育教學活動的一種延伸,更好地體現全面育人的要求,落實全面育人。”呂玉剛說。

根據教育部基礎教育司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5月底,全國共有10.2萬所義務教育學校開展了課後服務,6496.3萬學生、465.6萬教師參與了課後服務。其中,城區學校覆蓋率爲75.8%,學生參與率爲55.4%,教師參與率爲62%,部分大城市課後服務學校覆蓋率超過90%,課後服務工作取得重要進展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也強調,在進展顯著的同時,課後服務還存在各地工作進展不平衡、有的地方課後服務時間偏短、有的經費保障不到位、有的課後服務吸引力還不夠強等問題,需要進一步加大工作力度

“各地各校要充分認識做好課後服務的重要意義,將課後服務作爲解決家長急難愁盼問題的一項重要民生工程,作爲彰顯學校辦學特色、強化學校育人主陣地作用的重要途徑,作爲減輕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重要舉措,確保課後服務全面高質量開展。”

(本文部分素材來源於教育部網站、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