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匯"廢太子"!現場衝突細節曝光:兒子拿頭撞玻璃櫃

千億豬肉帝國的戲劇性一幕

一邊是父親主導的公司直接發佈罷免公告稱,洪建近期對公司的財物作出不當的攻擊行爲,免去其公司職務

一邊是兒子朋友圈自述,因談到公司CEO人選問題時意見相左,他以拳頭砸向靠牆的房門用頭撞擊玻璃牆櫃,宣泄心中憤懣。

父子反目

6月3日,香港九龍環球貿易廣場樓上發生一起不尋常的爭吵。

得知公司要提拔CEO,萬洪建在上午10點匆匆趕到萬洲國際總部。萬洪建此前被外界認爲是千億豬肉帝國的接班人。他的父親、81歲的萬隆掌控着雙匯發展和萬洲國際兩家上市公司,最新市值合計高達1800億元,而萬洪建是萬隆的長子,今年52歲。

根據他的朋友圈以及接受《新京報》採訪的內容,萬洪建走近父親後,沒想到會引來一場訓斥。“我聽說你最近要提CEO,我想先私下與你交流,談談我的看法。”萬洪建說,這句話惹怒了父親萬隆,對方反問他:“你聽誰講我要提CEO,我沒有跟任何人講過,誰告訴你的?”

“我不會講出誰告訴我此事,重點是我想交流CEO人選問題,其他是次要的。”隨後,萬洪建遭到萬隆的當場訓斥,還被罵“騙子”。萬洪建情緒沒繃住,一怒之下掄起拳頭砸到房門上,並拿頭撞向玻璃牆櫃,頭破血流。

在兒子被保安按倒在地後,一旁的老父親萬隆還要求“拍照取證”。

兩週後的6月17日,萬洪建被萬洲國際一則公告罷免所有職務,包括萬洲國際執行董事一職,理由是“對公司財物作出不當攻擊”,“無法履行作爲董事的才能、審慎及勤勉行事的職責”。

這也意味着,萬洲這艘世界級商業航母,對萬洪建而言,已經是別人家的企業

萬洪建憤怒到選擇在一個月後自曝家醜,甚至還在朋友圈公開指責父親不孝順百歲長輩、不顧股東利益舉債收購美國企業、低價收割戰友和友人股份。一副父子徹底決裂的姿態。

7月16日,萬洪建接受媒體採訪時,恢復了些許冷靜,並否認“爭鬥”一說。“萬隆去年做了所謂的第十四五規劃,打算再任職五年以上,沒有接班人計劃。”他還強調自己在公司沒有實權,也未爭權,只是在業務上提出了不同看法。對於長子的控訴,萬隆對外並未作出過多解釋。

如果翻看萬隆締造雙匯帝國的歷史,不難發現,他的強硬和極強的控制慾不僅體現在處理與兒子的關係,也滲透在企業管理和爲人處事當中。早在萬洪建被罷免時,雙彙總部就有管理人員表示,這不會影響公司發展,因爲萬隆在集團內部有百分之一百的掌控力。

一位曾在雙匯“瘦肉精事件“後見過萬隆的媒體人向AI財經社回憶,“他給人的感覺就像一位‘沙皇’,企業管理是他一個人說了算。”

萬隆信奉強人政治,他在河南漯河辦公室過道里擺放的是揮動指揮棒的青銅雕像——一個歐洲合作伙伴贈送的禮物。《環球企業家》的記者寫過,在雙匯,不合格的管理者隨時會朝不保夕。一個業績不合格的大區經理,有可能下午就變成普通員工。而萬隆保持着對他的豬肉帝國的絕對掌控,每天早上都去工廠轉悠一圈,平時連演講稿也要自己寫。

儘管萬隆喜歡把“我是職工選出來的廠長”掛在嘴邊,自稱是一個“標準的殺豬賣肉屠夫”,但下屬眼裡老闆是個不怒自威的角色,還曾因員工穿衣不注意把人大罵一通。

股價自高點已“腰斬”

雙匯發展2020年8月股價最高達到65.65元每股,截至7月16日收盤,以29.88元每股計算,跌超50%。

就在萬隆長子被罷免次日,雙匯發展股價大跌5.12%,市值一日蒸發58.55億元,擁有雙匯發展約70.33%股權的萬洲國際股價沒有波動。

不過,萬洲國際在美業務近期也受到不小壓力。自從收購美國第一大豬肉生產商史密斯·菲爾德食品後,萬洲國際營收一直趨於平緩,在2020年業績再度上升的同時,其9.73億美元的淨利潤卻創下近年來新低,同比跌29.4%。

增收不增利現象延續到了2021年,國內業務營收穩定,但美國、歐洲的業務經營利潤受非洲豬瘟影響,大幅下滑。據萬洲國際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其營收爲66.1億美元,公司擁有人應占利潤爲2.93億美元,同比下滑17%。其在美經營利潤下跌約20%,歐洲經營利潤接近“腰斬”。而國際業務此前在萬洪建的主管範圍,這也是此前外界猜測“宮鬥”發生的根源,萬隆對兒子的表現不滿。

正值業務關鍵期,此時內部再次陷入接班人的困擾中,對於萬洲國際而言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未來誰接班?

萬洲國際的締造者萬隆是誰?他有着“中國肉類工業教父”“殺豬大王”“世界第一屠夫”……諸多標籤加身,如今已經81歲了,仍然掌舵雙匯發展、萬洲國際兩家上市的巨頭企業。

公開資料顯示,在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萬隆以1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25億元)的財富上榜。

萬隆44歲當上漯河肉聯廠廠長,以鐵腕手段治理,將這個瀕臨破產的豬肉廠變成了中國最大的豬肉加工企業。同時,他又善於資本運作,隱藏在全球最大的豬肉加工企業萬洲國際背後。

隨着雙匯帝國的不斷擴張,萬隆的聲望也越來越高,面對層出不窮的各種名號,萬隆總是謙虛地迴應:“我不過是個殺豬的,最大的愛好就是把豬殺好。”

但在旁觀者看來,萬隆的權力慾和控制慾極強。

他每天早上都會到工廠視察,查看豬的大小、肥瘦和檢疫等情況。他的辦公室裡有一套信息化系統,只要輕輕點一下鼠標,就可以瞭解到全國每個工廠、每一條流水線甚至每一頭豬的情況。

也有媒體報道,他“專制獨裁,心直口快,從不怕得罪人,他從不在乎外界的批評和看法,一向我行我素”“在下屬眼中,不怒自威”。

但在2017年真正掌握萬洲國際的控股權之前,某種程度說,他也都是在危機中度過。不光是企業發展的危機,也包括自己所面臨各種外部環境,以及失去幾十年心血的危機。

2017年,萬隆已經77歲了,對他來說,卻纔是某種意義上的真正開始。

這或許也是他80高齡依然不言退休的原因。2017年,萬隆就曾對不識趣的退休提問迴應:“不把雙匯的銷售額做到1000億元,不會退休。”

2018年8月,萬洲國際發佈公告,執行董事兼副總裁萬洪建任萬洲國際副主席,萬宏偉被提名爲雙匯發展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候選人。萬洪建和萬宏偉均爲萬隆之子。萬隆兩個兒子相繼進入萬洲和雙匯核心決策層。

雙匯發展2020年報顯示,萬宏偉,1973年出生,曾任雙彙集團香港分公司主任,雙彙集團進出口公司副經理,雙彙集團董事長秘書,萬洲國際公關關係部經理,萬洲國際董事長助理。現任萬洲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助理和本公司副董事長。

據河南當地媒體報道,萬宏偉早年留學海外,回國後曾在雙匯有過歷練,也有過短暫創業嘗試,但最終回到萬隆身邊。

另外,在萬氏家族當中,萬隆的孫輩也開始在公司嶄露頭角。據悉,萬隆孫子萬子豪目前任漯河雙匯進出口貿易公司總經理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此前提到,萬隆兩個兒子一直都在協助管理公司,但是,因爲萬隆的性格以及其他問題,導致他們接不上班。由於年齡問題,萬隆不得不爲接班的事情考慮,所以爲接班佈局,相繼讓兒子進入雙匯核心圈。

朱丹蓬對中新經緯記者表示,萬隆比較謹慎,也比較多疑,“太子”被廢一定是有它深層次的原因,不單只是業績這麼簡單。

歷來接班人的選擇對企業發展至關重要,對於那些白手起家的企業家,更是如此。

娃哈哈創始人宗慶後事無鉅細,他既是董事長也是總經理,不配秘書、不配副總,直到2016年才提拔了三位副總經理。與父親觀點對立的宗馥莉,一直負責企業公關,直到2020年才擔任銷售副總經理,出現接班人的跡象。

而新希望董事長劉永好,則是在2013年女兒劉暢33歲時,便將自己打下的江山傳承給她,儘管一時間質疑聲四起。曾有華南五虎之稱的房企合生創展創始人朱孟依,在房地產行業的轉型關鍵節點,將指揮棒交由主修金融學的女兒朱桔榕——雖然他還有兩個兒子。在朱桔榕治下,公司炒股收入超過了商業地產投資收益,成爲第二大收益業務。

家族企業也並非一定傳承給子女,2009年美的集團創始人何享健退出日常管理時,接班人並非其子何劍鋒,而是職業經理人方洪波。美的由此走上平穩上升通道,成爲業內解決接班人問題的企業典範。

如今已達杖朝之年的萬隆,或許真的需要做一個決定了。

文章綜合自:中國證券報、AI財經社、華商韜略、中新經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