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打着元宇宙的旗號,砸元宇宙的招牌?

宇宙本身是一個非常好的概念技術趨勢,也是很大的產業,不能讓一些違法投機的現象擾亂了市場,在人們對元宇宙的認知還沒有那麼清晰的時候,就讓這三個字蒙上一層陰影

“每天躺着賺錢的!”

“想賺更多錢,請多學習並參與元宇宙鏈遊。”

“目前回本週期很快……大資金儘管進來!”

當下,國內外多家互聯網巨頭紛紛看好元宇宙發展前景,爭相搶灘佈局相關產業,元宇宙的熱度不減。趁着這股熱潮,某社交平臺上,打着“元宇宙”的標籤宣傳推廣所謂元宇宙區塊遊戲帖子更新相當活躍。“雞血”滿滿的文案,令人心動。

雖然推廣的是不同的區塊鏈遊戲,這些帖子卻有共同之處:經常打着“元宇宙”的旗號;宣稱能讓玩家邊玩邊賺,發財致富。

那些把真金白銀投進去的人,真的實現“暴富夢”了嗎?

“大部分人被高位套牢

根據網絡帖子提供的信息,科技日報記者加入了一款號稱“2022年最強鏈遊”遊戲的網絡社區羣。這個成員超過1200人的羣裡,通常有800多人在線,成員們從早到晚交流得熱火朝天。

記者在社區羣中問及這款遊戲跟元宇宙是什麼關係時,有玩家回答,該遊戲的“最終目的是打造星際元宇宙”“PC版本是雛形”。

不過,社區羣裡的聊天內容很少涉及遊戲怎麼玩,卻經常與錢有關:跌了或漲了,虧了或賺了。跟這款遊戲“豐滿”的推廣文案相比,羣裡的氛圍卻很“骨感”。

“玩這個有沒有賺錢的?我虧了95%。”一名玩家在羣裡問道,配發了3個掩面哭泣的網絡表情。

如此大比例的虧損,在這個遊戲社區羣裡不是個例。有玩家說,投入1萬元錢,最高時漲到兩萬五沒賣,現在只剩一千五了。另一位玩家也在遊戲社區羣中透露過自己的“倉位”:買了10萬元錢的遊戲母幣,現在只剩1萬元錢。“我已經跟家裡認虧了,說炒虛擬幣虧了錢。”還有玩家稱。

記者在社區羣的一次語音會議中問“大家有賺的嗎?”有人回答“社區大部分人被高位套牢了呀”。

在社區羣之外,這款遊戲還有專門的交易羣。羣裡比菜市場還熱鬧,有買的,也有賣的,“吆喝”聲此起彼伏:“真心出N2”“公告價出R5”“低價收200N”“收N,100艘起收”……

這些暗號似的字母代表什麼?從這款遊戲的推廣帖子中,記者瞭解到,它們對應的是遊戲中不同的宇宙飛船。

至於買賣這些飛船跟賺錢致富的關係,記者從遊戲社區羣公佈的羣文件中找到了端倪。其中一份文件號稱是這款遊戲的《白皮書》,裡面詳細講到,這款遊戲的代幣總供應量爲1萬億,它是遊戲中的流通貨幣,而宇宙飛船是遊戲中最重要的資產之一,玩家可以用它來開採礦石,獲取更多虛擬資產。

這個遊戲社區羣還發布了教玩家購買遊戲代幣的視頻教程:需要通過非常複雜的網絡步驟,將人民幣兌換成BNB(幣安幣)或USDT(泰達幣)等境外的虛擬貨幣,再兌換成這款遊戲的虛擬貨幣。

撲朔迷離的開發商

雖然眼下虧得“肉疼”,玩家們還是把賭注押在這款遊戲光明美好的前景上。

與這款遊戲的推廣帖子只是打着元宇宙的標籤相比,該遊戲的《白皮書》將它與元宇宙的關係勾勒得更加迷人。

“元宇宙是一個人人共享的虛擬3D世界……您可以在其中工作、購物、玩耍、聊天、看電影和玩遊戲……是的,這一切都可以在××元宇宙中完成,我們甚至可以做更多。”該遊戲的《白皮書》如此聲稱

的確,遊戲娛樂被看作元宇宙的重要應用場景之一。不過,記者打開這款號稱“2022年最強鏈遊”遊戲的官網,發現它幾乎可以用“簡陋”來形容:頁面以宇宙飛船爲背景,但一些畫面明顯有些粗糙;主頁上僅有幾個導航按鈕,然而包括“元宇宙實驗室”在內的大部分導航按鈕點擊後都打不開。

除了該遊戲與元宇宙的關係,更加撲朔迷離的是遊戲開發團隊到底是誰。該遊戲官網上,並沒有提供相關介紹。該遊戲的《白皮書》中對此倒是有所提及:開發團隊有10人左右,團隊目前的主要重心放在開發遊戲的元宇宙上。

但這款遊戲開發團隊在哪個國家,隸屬於哪個公司,不得而知。從遊戲社區羣成員的回答或描述中,記者也沒找到明確答案:“真不知道是美國還是哪裡的,大概率是日本人”“社區現在能聯繫上項目方嗎”……

“找不到項目方在區塊鏈遊戲這個‘行業’中是比較常見的。”數字經濟知名學者吳桐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市面上除了幾個大型區塊鏈遊戲公開了明確的開發團隊或母公司之外,很多此類區塊鏈遊戲項目的開發團隊是隱匿的,這在很大程度上是沿襲了比特幣創立者“中本聰”隱匿身份的做法。

搞不清楚該款遊戲的開發團隊到底是誰,也就很難搞清楚,開發團隊是否真的如遊戲《白皮書》所說,將主要重心用在開發元宇宙上。

“在區塊鏈遊戲‘行業’,項目方隱匿身份很容易導致大量的騙子存在,因爲找不到對應的人或者機構爲項目負責。”吳桐指出,由於很多區塊鏈遊戲的項目方是隱匿的,很難判斷他們是真的在做項目還是在騙錢。這對投資者來說,投資風險是非常大的。

此類活動涉嫌違法犯罪

即便如此,仍有不少入局者堅守着“暴富”的夢想。

“歸零比起現在也差不到哪裡去,要是暴富呢?”“耐心持幣,該來的總會來。”“已經到跌無可跌的地步了,堅持就是勝利。”此類論調在這款遊戲的社區羣中比比皆是。

區塊鏈遊戲發行的虛擬貨幣爲何會跌這麼厲害,專家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達了類似的觀點。“這類項目的價值依託就是遊戲,但是很多時候遊戲並非很好玩,遊戲裡面沒有真正的玩家,沒有人消費,衝進來的都是炒家,大家都是衝着賺錢來的。但能不能賺錢主要看誰跑得快。”曾任創新工場執行董事王嘉平,現在區塊鏈和元宇宙領域創業,是墨羣區塊鏈的創始人,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這種遊戲的經濟模型本質上是有‘龐氏’屬性在裡面的,就是需要有新的玩家或者新的資金進去,帶來很多的增值,如果沒有新的資金進去,它肯定是不斷貶值的。”吳桐說。

那些跌無可跌的虛擬貨幣是否還能漲起來,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在我國,從事虛擬貨幣發行、兌換等活動涉嫌違法犯罪。

2017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等7部門聯合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其中明確規定,代幣發行融資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准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爲,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

去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等10部門聯合發佈《關於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進一步明確“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屬於非法金融活動”。

然而,記者調查發現,在國內社交平臺上仍有多款所謂“元宇宙區塊鏈遊戲”毫不避諱地聲稱遊戲發行了代幣。

“在網絡社區等網絡交易平臺通過人民幣與代幣的兌換進行虛擬貨幣的交易並以此獲利,該行爲違反國家相關規定及公序良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雙方之間的合同行爲無效,因此產生的相關財產權益亦不應受到法律保護,由此引發的損失應由交易雙方自行承擔。”湖北得偉君尚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會議主席蔡學恩律師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就這些遊戲的開發團隊而言,假如其位於境外,是否可以不受我國法律的約束?

蔡學恩分析,雖然當前虛擬貨幣項目的服務器大多處於境外,但是根據我國刑法規定,有基於屬地管轄適用中國刑法的管轄依據,犯罪的行爲或者結果有一項發生在我國領域內的,就認爲是在我國領域內犯罪。

“因此,即便項目處於境外,基於屬地管轄適用中國刑法也將被認定爲違法犯罪活動。”蔡學恩同時告訴記者,在遊戲開發商隱匿身份的情況下,取證和追贓確實有比較大的難度。

蒙上陰影的元宇宙產業

趁着元宇宙概念大火,許多舊套路換上新外衣

今年2月,中國銀保監會發布《關於防範以“元宇宙”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披露了編造虛假元宇宙投資項目、打着元宇宙區塊鏈遊戲旗號詐騙、惡意炒作元宇宙房地產圈錢、變相從事元宇宙虛擬幣非法牟利等違法手段。

“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普通大衆對元宇宙的獵奇、投機心理,炒作、套搬元宇宙概念,對違法犯罪活動進行僞裝和掩飾,這種披着高科技‘外衣’的違法犯罪行爲非常隱蔽,普通大衆很難通過一般社會認知對其識別。”蔡學恩說,該類違法犯罪後果覆蓋面通常極其廣泛,社會影響極其惡劣,必須利用法律武器予以堅決打擊。

這些打着“元宇宙”旗號進行的違法活動,也給方興未艾的元宇宙產業帶來負面影響。

“元宇宙本身是一個非常好的概念和技術趨勢,也是很大的產業,不希望一些違法或投機的現象擾亂了市場,在人們對元宇宙的認知還沒有那麼清晰的時候,就讓這三個字蒙上一層陰影。”重慶現代產業研究院執行院長、重慶璞雨爲科技創新中心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高鈺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高鈺告訴記者,重慶現代產業研究院把元宇宙作爲未來重點關注的產業方向之一。她所在的公司也孵化了一些跟元宇宙相關的創業企業,涉及虛擬現實智能終端、3D實時渲染引擎、VR頭盔傳感器等技術或產品

“目前大家提起‘元宇宙’這幾個字,首先會比較警惕: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公司?”高鈺在和一些公司交流時發現,業內人士有時會避免提“元宇宙”這三個字,而更多會直接介紹自己是做實時渲染、數字孿生等具體技術或產品的,以儘量看起來更加可信。

寧波維真顯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做虛擬現實大型沉浸式體驗系統的企業,其產品包括4D影院、航天飛控模擬系統等。該公司市場副總裁賀炫辰告訴記者,他和同事們對元宇宙領域的違法行爲也比較反感。因爲會給這個產業帶來很多負面新聞,對消費者、投資者以及行業上下游合作伙伴等產生誤導,讓人們對元宇宙產生負面印象。

“我們參加一些宣傳活動和創新創業比賽時,專家評委裡有支持的,也有質疑的,大概各佔一半。”賀炫辰說,那些持質疑態度的評委認爲元宇宙比較虛,都是在圈錢,沒有實際的應用前景或真正的應用。而事實上,元宇宙相關的很多產品已經在落地應用了。

爲元宇宙建立“負面清單”

爲何元宇宙剛提出不久,就冒出這麼多打着“元宇宙”旗號的違法行爲?這或許與元宇宙概念的特徵有一定關係。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不同的人對元宇宙有不同的定義,可謂“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元宇宙”。王嘉平等幾位業內人士所認同的是,元宇宙並非技術術語,而屬於產業生態或產品形態概念,可以通過虛擬現實、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通信技術等多維複雜的技術手段和終端產品來實現。

“元宇宙本身處於非常早期的發展階段,所以定義沒有那麼清晰。”吳桐認爲,互聯網等發展成熟的產業往往定義比較清晰,而元宇宙的概念比較模糊,爭議較大,產業發展空間也更大。

吳桐的體會是,在現實中元宇宙“就像一塊磚,哪裡需要往哪裡搬”,原因之一就在於大家對元宇宙的內涵和外延沒有清晰的界定。在他看來,這樣一種現狀,也給炒作、投機、金融詐騙、違法交易等活動留下了很大空間。

不過,接受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普遍認爲,這幾乎是每個產業剛剛興起時的必經階段,許多產業都會經歷多次泡沫積攢和破滅的過程纔會發展成熟起來,所以並非是元宇宙本身的問題。

在賀炫辰看來,如今出現打着“元宇宙”旗號的違法活動,恰恰說明元宇宙受到很多人認可,存在廣闊發展機會,所以纔會被不法分子所利用。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多位代表、委員建議加強對元宇宙的監管,高鈺便是其中一位。在提交的《關於加強對“元宇宙”產業前瞻性監管的建議》中,高鈺呼籲,加強元宇宙炒作風險監測預警,對打着“元宇宙”旗號進行虛擬貨幣和虛擬商品交易、兌換的行爲進行全鏈條跟蹤。

“在元宇宙發展早期就早早地捆住手腳,確實不利於產業發展。我個人的建議是爲元宇宙產業的發展建立動態更新的‘負面清單’。就是規定清楚哪些事情不能做,之外的事情都可以做。”吳桐說。

對於看好元宇宙的投資者,王嘉平認爲,所有科技行業在發展初期,比較有投資價值的是核心技術底層基礎設施。所以他建議投資者更多關注元宇宙項目背後的相關核心技術或底層技術。

“除了元宇宙相關核心技術和應用,對一些打着元宇宙旗號而又難辨真假的虛擬資產項目,我覺得一定要慎重投資。當一個產業還沒有非常清晰的邊界,也沒有成熟的交易規則和法律支撐時,投資前需要有很好的思考判斷,不要輕易做出投資決定。”高鈺建議說。

遺憾的是,面對令人眼花繚亂的元宇宙項目,保持謹慎理性並非那麼容易。記者問那位從一萬塊虧到一千五的遊戲玩家:“項目方說以後要打造遊戲元宇宙,是真的嗎?”

他回答:“我哪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