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羅與原住民滅絕

公視提供)

曹瑞原導演執導的公視旗艦大戲斯卡羅》,掀起各界關心原住民臺灣歷史真相的熱潮貢獻匪淺。筆者認爲,臺灣的小琉球原住民慘遭滅絕的慘劇,特別值得關注。

如今的小琉球是觀光景點,但很少人注意當地曾經發生過原住民滅絕的慘劇。西元1636年,尼德蘭人(俗稱荷蘭人)刻意用武力肅清了居住在小琉球上的1000多名原住民,使其族羣文化永遠消失

這段悲慘無比的血淚史一直深埋着,直到西元1994年臺灣歷史學者永和發表研究報告,才使當年慘案真相大白,這時已經事隔358年了。

慘案得以重見天日,有其獨特的歷史背景。因爲經營的需要,當年的尼德蘭東印度公司責成各地總督必須詳記殖民地的各種資料數據,荷蘭人在西元1624年來臺,歷任行政長官留下的《熱蘭遮城日誌》足足有4大冊,忠實記下了這段歷史。

西元1977年,尼德蘭中央檔案館委託曾經到臺灣留學的史學家包樂史(Blusse)主持一項翻譯計劃,他邀請曹永和與學者合作校譯《熱蘭遮城日誌》,期間,曹永和和包樂史在西元1994年聯合發表了〈小琉球原住民的消失─重拾失落臺灣歷史之一頁〉。

該研究指出,西元1636年6月2日《熱蘭遮城日記》記載:小琉球全島大概1000名人口,被消滅了大約500名(有300人以上是困在山洞中被放火及煙燻而死),抓走483名(男134名,女157名,小孩192名)。尼德蘭人後來陸續補殺殘存的小琉球原住民,堅決「遷民墟地」政策。最後一次是在西元1644年找到小琉球還有15名居民距離慘劇已經8年。從此之後,小琉球再也沒有發現本來的原住民。

《熱蘭遮城日記》西元1649年的統計數據如下:總計1119名,發配巴達維亞191名,分配新港社482名,被該國收養的兒童24名,以上生存者計697名;死亡者405名。西元1644年又抓到17名。

小琉球原住民如同雲煙被風吹散般消失,從此失去原形,儘管他們的後代可能融入其他族羣,說不定僥倖開枝散葉而遍及世界,但是他們原本種族與文化究竟如何,卻再也難以知道了。

蔣毓英在康熙24年、西元1685年修《臺灣府志》時提到小琉球:「多出椰子竹木,並無人居」。黃叔璥在康熙61年、西元1722年定稿的〈番俗六考〉,則提及小琉球「久無番社,……採薪者乘小艇登岸,……結寮而居。」小琉球島上的原住民到底屬於何種族?其文化、社會政治制度又如何?再也難有確切答案

作者爲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歷史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