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育平/請停止醜化伊斯蘭教與穆斯林

蘇育平/外交部一等秘書

最近阿富汗情勢抓住了所有人的眼光,連一向不怎麼關心國際情勢的臺灣人居然也每天守着電視觀看阿富汗今天的情勢變化,電視名嘴也不吵國內政治瑣事了,每個人都變成國際區域專家,講起阿富汗情勢頭頭是道。

作爲長期緊密觀察中東中亞區域情勢變化的專業人士,我只有感到無比欣慰,竟然有這麼一天台灣人都來關心這個區域了,真是一個月前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但是在Youtube上看到BBC News中文頻道上看到一則2021年8月15日播放的「阿富汗局勢:BBC記者深入採訪塔利班控制下的城鎮」這個7分鐘的影片,卻讓人看到令人憂心的景象。

我看到的不是塔利班在殺人,而是BBC駐阿富汗記者凱爾馬尼(Secunder Kemani)在BALKH(巴克)採訪塔利班軍事指揮官阿伊努丁(Ainuddin)與其他塔利班指揮官時,都用輕蔑的語氣質疑塔利班爲何殺人?塔利班指揮官則是沈穩地回答:「這是戰鬥,有戰鬥的時候當然就會有人死亡,雙方都有人死亡,我們正在盡最大努力不去傷害平民。」

記者繼續挑釁:可是是你們主動挑起戰鬥。」阿伊努丁回答:「塔利班曾有一個政府,但它被推翻了(指2001年美軍入侵阿富汗),在阿富汗,我們不會接受除伊斯蘭統治外的任何其他選項。」斬釘截鐵,氣定神閒,因爲他知道支持他的人遠比反對他的人多,這就是阿富汗實際情況。

▲喀布爾街頭處處可見持槍的塔利班成員。(圖/路透)

政教合一 嚴謹和平伊斯蘭世界

從西元七世紀阿拉伯帝國倭馬雅王朝時代就擴張領土到中亞,並開始中亞地區的伊斯蘭化,後來中亞的突厥民族喀喇汗國與塞爾柱突厥帶頭,最後也紛紛伊斯蘭化,因此阿富汗進入伊斯蘭時代已有1500年之久。

伊斯蘭教向來是政教合一的統治體系,阿拉伯帝國時代有哈里發,突厥土耳其時代將「可汗」改稱爲「蘇丹、埃米爾」等更具伊斯蘭色彩的稱呼也是伊斯蘭化的證明。這樣的伊斯蘭政治體制一直延續到今天,因此塔利班建立「阿富汗伊斯蘭大公(酋長)國」並非令人驚奇的事,反而之前的「民主共和國」纔是外來的政權形式,一點都不本土,也完全難以被一般本土的阿富汗人接受。

▲塔利班共同創始人巴拉達(Mullah Baradar)。(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即使我們非穆斯林國家,在東亞也很少接觸過伊斯蘭教的一切,但我們都知道要入境隨俗,越本土的政治體制越能夠適應當地風俗民情。

所以對於過去一千五百年來都處於伊斯蘭政權統治的阿富汗來說,要硬套西方的自由、民主、投票、共和體制,肯定是水土不服,加上道德的制約沒有了,貪官污吏肯定四處橫行,反而比不上伊斯蘭統治時代雖然嚴刑峻法,但是隻要不犯法,一般人民就會有強大的安全感,因爲你知道有人敢偷竊、強盜、侵佔或婚外性行爲等,會受到伊斯蘭法官嚴厲制裁,所以少有人敢輕易破壞法律。

甚至在伊斯蘭國家反而可以做到路不拾遺,夜不閉戶,賣黃金飾品銀樓不做任何保全措施,將黃金飾品露天擺攤叫賣也沒有人敢偷竊強盜,就證明伊斯蘭法的有效性。

理解伊斯蘭教義 不帶偏見有效溝通

我認爲,對待伊斯蘭極端宗教勢力,首先要不持偏見地去深入研究對方,再怎麼極端的伊斯蘭教派,都不脫「可蘭經與聖訓」的範圍,只是他們會以較保守、較傳統的觀點去解釋世間萬物與發生的事情,其實他們並不是不講理的人,反而他們是「最講道理、最遵守規範」的人,只是他們遵守的規矩是伊斯蘭法,外人不熟悉或對其有偏見而已。

所以要想辦法與他們溝通,但是要以他們能夠聽得懂並能夠接受的方法去友善溝通,而不是一上來就充滿敵意地指責穆斯林爲何迫害婦女、爲何砍人家的頭與手,爲何要婦女包上罩袍。如果你真的去問過,很多穆斯林婦女會告訴你罩袍是她們的自尊所在,穿着罩袍不被其他男性窺視,讓她們感覺到無比的自由。

▲穆斯林頭巾。(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另外伊斯蘭法的法官也會告訴你,寧願把一個竊盜者的手砍斷,也不要讓他不斷犯罪,敗壞社會秩序,讓大家都不安全;至於說未婚通姦者鞭一百下、已婚通姦者丟石頭致死的石刑會不會太殘忍?法官回答說我們不要我們的社會因爲濫交而愛滋病、性病橫行,這難道是我們要的嗎?因此,如果一個穆斯林地區幾百上千年來大家依循的傳統與習慣,外來的人用其他社會發展出來的規範或價值觀去指責他們是沒有道理的。

可蘭經中有說:「你們當崇拜真主,不要以任何物配他,當孝敬父母,當優待親戚,當憐恤孤兒,當救濟貧民,當親愛近鄰、遠鄰和伴侶,當款待旅客,當寬待奴僕。真主的確不喜愛傲慢的、矜誇的人。」

有關女子的部分,可蘭經有言「要照顧孤女、被人欺負的兒童,公平地照管孤兒的。無論你們所行的是甚麼善事,真主確是全知的。」

上述所言都算是伊斯蘭教法Sharia Law的一部份,可是這些就是一般爲人處事的道理,就算我們非穆斯林,基於一個人的良知也都知道應該要孝敬父母、憐恤孤兒、救濟貧民,所以爲什麼我們一聽到伊斯蘭教法就覺得好像是恐怖份子歃血爲盟、三刀六洞要遵守的奇怪規定呢?這不就是因爲我們對伊斯蘭的不瞭解嗎?

珍惜友誼尊重女性 被迫改變的保守價值

可蘭經在七世紀的時候,就規定女子有繼承遺產的權利,也可以離婚,在當時可以算是超前先進的理念了,女人也可以成爲繼承財產的主體,這在當時任何文明中都是沒有的。

塔利班執意在阿富汗施行伊斯蘭教法,因爲阿富汗是一個從西元650年以來就在伊斯蘭律法下發展的社會與民族,他們不認識拿破崙民法、也不認識國際法,也沒有受過性別平等主流化教育,婦女也不曾發展出西方女性意識。

但這些西方的東西也是極爲晚進才發展出來的新事物,我們要以之規範穆斯林,至少也要獲得他們同意過,否則這與英法聯軍或八國聯軍打入中國後,叫清廷要開放對外貿易、要門戶開放、實行最惠國待遇、國民待遇等等,否則就開砲,有何差別?都是外來強權強加的規範,哪裡有先跟中國溝通過了?清廷說不接受可不可以?也不行,強迫接受了,不久後清廷就垮了。

▲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圖/路透社)

所以19世紀西方列強怎麼對待中國的,21世紀就怎麼對付塔利班,是一樣的事情,我們都別看熱鬧。

筆者在國外交過最好的外國朋友就是巴勒斯坦穆斯林,雖然在以色列各種壓制措施下生活艱難,但是隻要朋友到家裡,一定是傾其所有出來招待兄弟,甚至在以色列發生嚴重戰爭的時候,還盛情邀請我們全家到他們家裡去避難,此情可感,令人永難忘懷。他們也不會因爲我們不是穆斯林就歧視、虧待我們,完全沒有。

伊斯蘭跨國界 女性穿着尺度的矛盾

先知穆罕默德最敬愛的伯父Abu Talib也不是穆斯林,但是這完全不妨礙兩人身後的情誼。穆斯林也知道學問在東方,要去東方尋求知識。而在中國,大江南北也有很多人是穆斯林,不只在西北纔有。

就連在臺灣也有不少,甚至彰化海線一帶還有保存若干伊斯蘭習俗,但已經忘記自己是穆斯林的一些古老家族習慣,比如說死後白布包裹面向西方下葬,比如家族規矩禁吃豬肉等等。再加上近年來自東南亞印尼、泰國、菲律賓等國的移工朋友也很多是穆斯林,所以生活在我們周遭的穆斯林越來越多。

第一次看到穆斯林女性包頭巾,臺灣人第一個反應可能是覺得有點奇怪,但也許是擔心她會不會太熱中暑,要是瞭解到她是基於信仰的話,大概大多數人都能夠做到尊重彼此的信仰,也不至於強迫穆斯林朋友吃豬肉。但仍有一些人觀念難改,硬要干預穆斯林個人事務,這就是不尊重人的表現。

我們受現代西方歐美好萊塢文化的影響,不覺得在陌生人前裸露身體有何不當之處,熒幕上接吻甚至更進一步的男女身體接觸都不以爲異。但是在比較保守的伊斯蘭社會中,甚至就是臺灣五十年前的社會中,這樣的舉措都稱不上恰當,甚至是引誘人犯罪。

▲孟加拉穆斯林女子(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我們不能說一個社會民風保守就是錯誤的,伊斯蘭教盼婦女將頭髮與身體掩蓋,不要露出身體曲線給男人窺伺,也是一種對於女性的保護,因爲在道德再高、法律再完善的西方社會中,性侵害的犯罪仍然會發生。伊斯蘭教社會盼婦女穿着端莊,不露出身體曲線,就能儘量避免男子見色起歹意,減少性侵害犯罪的發生。如果這樣的規範一味要以限制、迫害女性的角度來解釋,也是一種歧視與不尊重。

極端解釋不能套用在任一羣體

穆斯林信仰的伊斯蘭是一個和平爲上的宗教,所謂的「聖戰」也是要與自己心中的障礙來戰鬥,讓自己的信仰與舉止、思想更爲純潔更趨於善,而不是偏偏要主動去找異教徒開戰纔是聖戰。

每個宗教每個社會中都有好人與壞人,也有善解人意的人與固執己見硬要將自己意志加諸別人身上者,都不一樣,所以我們不能以穆斯林中少數的極端或激進主義者的行爲,就引申爲所有穆斯林都是極端分子或是恐怖份子。

當我們都以爲塔利班已經是極端激進恐怖主義團體之極致了,結果又冒出一個ISIS-K(伊斯蘭國呼羅珊省)譴責塔利班與美國談判妥協,是西方走狗,我們勢不兩立等等。就可以看出,還有比塔利班更極端的勢力,那我們要不要修正對塔利班的立場與觀感?還是我們原先應加給塔利班的刻板印象原本就不是正確的?

▲ 阿富汗安全部隊2020年在某次攻擊事件後,拿着ISIS的旗幟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另外當我們看到西方媒體以基督教偏頗的角度去看伊斯蘭社會中發生的事物,或以西方社會的價值觀去評斷伊斯蘭社會中對女性、對家庭、對婚姻關係、對財富、對國家觀念等不同領域硬做比較,並得出西方更爲優越的結論時,我們一定也要記得,就在不到半世紀以前,我們臺灣也還是西方人眼中的落後國家、貧窮社會、不愛乾淨、不講契約精神的海盜民族。

因此不要以自己的價值觀去任意批評另外一個社會的一切,要入境隨俗,親身體驗與觀察,你一定可以發現每一個社會的特點與美好之處。

(作者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中東、中亞地區十餘年,對中東與中亞情勢十分熟悉,開設Podcast頻道「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並應邀爲多家媒體撰寫專欄文章。)

熱門點閱》

► 王臻明/恐怖份子不受控 中國最頭疼?

► 翁履中/恐攻給難堪 拜登難控失分 矢言報復!

► 高明見/臺灣缺乏疫苗接種後安全監測機制

► 宋兆文/負面能量無法否定優勢戰備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