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稱“從未見解放軍艦艇向南這麼遠”

13日,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達頓表示,在澳西海岸秘密海軍通信基地附近,已跟蹤一艘中國情報蒐集船長達一週。他還將該船活動稱爲“侵略行爲”。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3日表示,中方一貫遵守國際法和國際慣例。澳大利亞有關政客應該客觀冷靜看待有關事態,不要危言聳聽。中國軍事專家在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澳防長炒作該事件真實反映出西方政客的共同邏輯:我能威脅你的安全,你無權反制。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達頓 資料

澳國防部同日發聲明稱,一艘“海王星”號中國海軍情報蒐集船出現在澳西北大陸架附近,沿着澳西海岸行駛,到達埃克斯茅斯附近,然後改變航向,沿西北海岸向東行駛。《悉尼先驅晨報》13日引述達頓的話報道稱,這是中國海軍艦艇在澳西海岸向南航行所能到達的最遠距離,“這很不尋常,我們從未見過解放軍的艦艇向南這麼遠。”但報道也指出,該船一直在國際水域,在澳專屬經濟區。澳國防部表示,澳正利用海空力量監控該船,澳方尊重各國在國際海空行使航行和飛越自由的權利,也希望各國尊重澳方行使航行和飛越自由的權利。

澳方公佈的“東調”級情報收集船“海王星”號的照片

國立大學國際安全和情報研究所教授布拉克斯蘭表示,防長髮出警告是正確的,但他提到澳大利亞也“採取了類似的行動”。他認爲,除非這艘船正在做一些尚未公開披露的事情,否則“它實際上是相當被動的”,而不是具有攻擊性的。“這是所有國家都在做的事情——他們在(另一個國家的海岸)12海里以外活動,儘可能地監控,蒐集未來可能有用的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悉尼先驅晨報》的報道特別強調了達頓披露該消息的時間:此時距澳聯邦競選活動結束還有8天。一位要求匿名的軍事專家13日對《環球時報》表示,從澳國防部的聲明來看,即便中國海軍情報船的確抵達澳西海岸附近,但並沒有進入澳領海,這符合國際通行做法。其次,中國艦艇抵達這一海域次數頻率遠不及美國和澳大利亞艦艇抵達南海的次數,澳政客對此心知肚明,明顯是故意炒作“中國威脅論”,以此贏得選票

聊城大學太平洋島國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於鐳對《環球時報》稱,“澳軍機一直追隨美國介入臺灣、南海……如果他強調中國船隻威脅澳安全,他更應強調澳軍機進入臺海、南海地區更威脅中國安全。而澳的做法展示出澳可以和美一起介入臺灣、南海威脅中國安全,但中國無權反向威脅澳,這是西方政客的共同邏輯。”

事實上,澳聯邦高官頻頻發表反華言論、動輒鼓吹戰爭的做法已引發地方官員的反感。西澳大利亞州長麥高文13日批評達頓對中國的外交方式“非常不負責任”和“瘋狂”。麥高文本週宣佈該州財政獲得57億澳元盈餘,這一成果很大程度上得益於與中國在採礦業和貿易上的合作。麥高文稱:“我不明白在我們所處的環境中,像防長這樣的人爲何會如此瘋狂地說出那些話。”他表示,中國是西澳大利亞州最大的合作伙伴,他希望與中國保持牢固的經貿關係。面對麥高文的批評,達頓爲自己辯護稱,他是在捍衛澳大利亞的價值觀

環球時報記者 郭媛丹  環球時報駐澳大利亞特約記者 達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