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抵制冬奧的荒謬

新華社

美國宣佈對北京冬奧實施外交杯葛後,澳洲英國跟進,加拿大紐西蘭也將循「官員缺席運動員不缺席」的模式,實施外交抵制。至此,「五眼聯盟」全員到齊,外交抵制北京冬奧。

五眼聯盟的外交抵制其實有些弔詭。澳洲總理莫里森表示:「澳洲不會從強力擁護國家利益立場退縮,因此不派官員參加,但澳洲運動員則會參加。」這段話的邏輯彷彿自證澳洲運動員不是澳洲的一部分,澳洲不會從國家利益的立場退縮,但澳洲運動員則會從國家利益的立場退縮。

莫里森此言暴露了「官員缺席、運動員不缺席」外交抵制的矛盾與荒謬,「中華民國」(臺灣),或者說「中華臺北」也因此陷於進退維谷兩難。我們一向反對政治干預體育,美國及其盟邦抵制北京冬奧,說是因爲中共種族滅絕維吾爾族和其他侵犯人權事件,這樣的理由無疑是政治性的,以臺灣的一貫立場,我們應對此種外交抵制表示反對。過往,各國政府官員出席奧運證明了體育活動脫離不了政治,如今各國外交抵制,不讓官員出席,政治和體育脫鉤,我們則應表示熱烈歡迎。

換個角度論,除了少數吹哨人及維權律師遭羈押事件外,所謂的中共種族滅絕迄今從未見任何實質證據

相反地,西方殖民史上,美、加種族滅絕北美印地安人,英國移民在紐、澳屠殺土着,血跡斑斑;二戰後,美國發動侵略戰爭事繁不及備載,在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製造了多少難民亡魂?若要以種族滅絕和人權爲由,那麼,全世界都應該外交抵制美國舉行的體育活動。

在美國抵制冬奧後,國內有27個人團體民進黨時代力量立委連袂召開記者會,也呼籲政府外交抵制冬奧,說臺灣是印太地區的關鍵角色,不該缺席。但我們在國際會用名稱是「中華臺北」,試問,這有外交身分嗎?誰又是中華臺北的「官員」?臺灣選手若能達標參賽,難不成也要附和國家利益的立場,放棄參賽?臺灣的人權團體從未譴責過西方的種族滅絕和人權事件,其實更見僞善。

眼前兩岸關係嚴峻,衝突一觸即發。此時此刻,我們反而應藉機呼籲國際奧會,排除奧運中的政治因素,參賽選手一律以運動俱樂部協會名義參賽,往後奧運開閉幕式,無需邀請各國政界領袖出席,也無需升起各國國旗,將奧林匹克競技場百分百地還給運動員。

美國總統拜登既然能以視頻與中、俄領導人習近平、普丁溝通會商,西方各國若真有心與中國和平共處,爲什麼就不能透過視頻參加北京冬奧呢?同樣地,臺灣若真有心追求臺海穩定與兩岸和平,爲何不能透過視頻與北京溝通協商呢?附隨美國步調,反中抗中,享有龐大兩岸貿易逆差,卻又耗費巨資購買過時的美國武器裝備,真的對臺灣好嗎?(作者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