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英特爾面臨的困境 施振榮:產業典範轉移大勢所趨、誰都無法抗拒

▲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圖/施振榮辦公室提供)

記者吳康瑋綜合報導

宏碁(2353)集團創辦人施振榮於今(1)日談到從微笑曲線點出美國半導體大廠英特爾(Intel)跨入晶圓代工將面臨的困境,他指出,產業典範轉移走向垂直分工是大勢所趨,即使是世界最強的半導體公司也擋不住產業典範轉移。

施振榮表示,上週半導體業界發生二件大事,一是英特爾的巿值被超微(AMD)超越,二是美國通過晶片法案,後續帶給對臺灣與半導體產業的啓發與影響,值得大家關注。

施振榮表示,1991年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發表的文章就提到,世界已走向“Computerless computer company”(沒有電腦廠電腦公司)及“Fabless semiconductor company”(沒有晶圓廠的半導體公司)發展

他並指出,而個人電腦與半導體產業的典範轉移,始作俑者就是宏碁與臺積電。在個人電腦領域,宏碁在1983年推出自有品牌後,並開啓ODM的新商業模式;而在半導體領域,臺積電1987年創立並啓動專業晶圓代工的創新商業模式。

且呼應產業典範轉移的大趨勢,1992年宏碁第一次再造時,施振榮也提出了「微笑曲線」,強調產業由垂直整合走向垂直分工的發展。

施振榮指出,不過當年在哈佛的文章發表後,英特爾並不認同,仍堅持走向垂直整合的模式,經過30年的演變,即使是世界最強的半導體公司,也擋不住典範轉移,敗下陣來,巿值也被競爭對手AMD超越。

施振榮說,美國晶片法案是從美國國防國家安全的角度思維,因此不計代價在美國本土發展半導體制造。但如果從經濟與產業發展來考量,美國的競爭力不在製造,「再強也強不過最弱的一環」,製造就是美國最弱的那一環,長期發展並不可行,比起亞洲製造的競爭力已有很大的差距

施振榮參與半導體產業領域已50多年(他第一個工作環宇電子是半導體封裝業,後來成立德碁半導體則是DRAM產業),依他多年的產業觀察指出,以記憶體產業爲例,景氣循環明顯,投資設備資金需求很大,賺錢時會擴大投資,往往造成產業供過於求,又就開始不投資,結果又造成供不應求,這是美國資本巿場的特性。長期下來,美國反而被不管景氣循環如何都持續投資的日本韓國超越。

他進一步分析說,美國美光在記憶體領域之所以還有競爭力,關鍵在於和臺灣進行產業分工。因此,在高科技產業,美國發展技術創新,將製造委外給臺灣夥伴,才能造就許多美國國際品牌大廠的競爭力。

施振榮表示,晶圓製造也需要產業分工才具競爭力,要具有經濟規模客戶的多樣產品才能使產能滿載。雖然英特爾希望跨入晶圓代工領域,但客戶可能擔心自己的產品會與英特爾有所衝突,如果英特爾只爭取到少數客戶,將不足以讓晶圓代工事業成功。產業分工纔是具競爭力的生態,就如同宏碁在2000年世紀變革,將宏碁與緯創分家後成功提升競爭力。

對於超微巿值成功超越英特爾,施振榮指出,當年超微將製造部門獨立成立格羅方德(GlobalFoundries),專注發展處理器設計,一開始雙方還綁在一起,反而讓雙方沒競爭力,後來雙方切開來獨立發展,超微也找臺積電代工,順應產業分工趨勢,競爭力才提升,並與英特爾一消一長。

最後,施振榮指出,產業分工是大趨勢,雖然美國因國安問題考量,希望打破全球化的發展,將半導體制造移回美國本土,但這違反了產業典範轉移的大趨勢,不一定可行,勉強做也會相對較沒效率,競爭力也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