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再次"大地震"背後:擺不脫的鋼和賣不動的房

唐山,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火了起來。

作爲河北經濟第一大市,2021年,唐山GDP首次突破8000億元,全國排名第27位。這背後擺不脫對鋼鐵的依賴。與此同時,唐山新房價格延續下跌態勢,成交規模仍爲近3年同期低位

唐山在20多年前一度與京津並列,如今,“京津唐”已被“京津冀”取代,唐山的存在感也越來越低。

這次的輿論漩渦,似乎又一次引發了唐山的“大地震”。如何擺脫危機污名化,對於唐山這座曾經的英雄城市,或許又是一次嚴峻的考驗。

低存在感的河北“首富”城市

提到唐山,人們可能想到是鋼鐵、煤炭,唐山在國內的存在感好像並不強,多少人對唐山的印象,似乎還停留在40多年前的大地震。

因煤而建,因鋼而興,因震而名。

實際上,唐山的實力一點都不弱。河北省下轄石家莊市、唐山市保定市邯鄲市張家口市衡水市等11個地級市,論經濟,唐山是河北第一城。2021年唐山GDP達到了8231億元,繼續蟬聯河北省第一,比省會石家莊多出了1741億元。

圖:2021年河北各市GDP排名(來源:同花順iFinD)

從收入來看,2021年,唐山人均可支配收入爲34871元,位居河北各城市之首,比石家莊多了3916元。

圖:2020年河北各市消費與支出(來源:2021河北統計年鑑

即使放眼全國,唐山也不差。作爲一個普通的地級市,唐山2021年進入了全國GDP前30強,排名比上年上升1位,排在第27名,超過了大連、瀋陽、昆明、長春、廈門、南昌、太原等一衆省會或者副省級城市。

圖:全國主要城市GDP排名與產業佔比(來源:同花順iFinD)

近幾年,唐山經濟發展依舊不錯。唐山市統計局公佈的《2021年12月唐山統計月報》顯示,2018年唐山GDP突破6000億;2020年突破了7000億;到了2021年,再上一個臺階,GDP突破了8000億。另外,唐山人均GDP突破了10萬元,達到了10.7萬元。

圖:河北唐山GDP近年變化(來源:2021唐山統計年鑑)

擺不脫的鋼

工業是唐山的底氣。

如果進一步拆開唐山市GDP第一、二、三產業的構成,會發現其第二產業長期佔比超過50%,2021年唐山第二產業佔比55.24%,是爲數不多的幾個主要城市之一。

當前各城市基本依靠第三產業構成最主要的GDP來源,從全國層面看:2021年第一、二、三產業佔GDP的比重分別爲7.3%、39.4%和53.3%;從河北省層面看:2021年三次產業結構比重分別爲10.0%、40.5%、49.5%。無論是全國還是河北省內,唐山市都展現出了明顯更高的第二產業佔比。

第二產業主要是工業和建築業,據《2021年12月唐山統計月報》,工業佔GDP比重爲50.3%,妥妥地說明唐山市工業立市的特點。

圖:唐山生產總值(來源:2021年12月唐山統計月報)

而唐山具體的工業產業是鋼鐵、煤炭、化工、陶瓷產業,特別是鋼鐵產業方面,唐山市鋼鐵產量持續位居全國首位。

世界鋼鐵看中國,中國鋼鐵看河北,河北鋼鐵看唐山。

2021年唐山粗鋼產量1.3億噸,佔河北的58%;鋼材產量1.55億噸,佔河北的52%;唐山鋼產量佔河北的半壁江山。2021年東北三省(黑龍江、吉林、遼寧)的鋼材產量爲1億噸,唐山產量是其的1.5倍。這還是在唐山發佈了史上最長時間的鋼鐵限產令之後的成績。甚至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的鋼鐵產量,都沒有唐山一個市多。

圖:2021年各省鋼材產量(來源:同花順iFinD)

鋼鐵之重,導致了唐山整體產業過重,過度依賴鋼鐵,也讓唐山經濟轉型遇阻。公開數據顯示,2021年,唐山鋼鐵產業增加值達2534億元,佔工業增加值的61%,佔全市GDP總量的30.8%。

在雙碳時代,鋼鐵產業註定面臨轉型的宿命。唐山及河北未來經濟轉型勢必要面臨新一輪陣痛

賣不動的房

唐山樓市似乎賣不動了。

這段時間,唐山房地產利好政策頻出,但唐山房地產市場仍舊下行 。

根據唐山市人民政府官網,自2022年6月15日起,唐山住房公積金貸款最低首付款比例均由不低於30%調整爲不低於20%,鼓勵二孩、三孩家庭使用住房公積金貸款購房

5月唐山市取消了路南區路北區高新區範圍內的商品住房限購、限售政策。房貸利率方面,將全市首套房貸利率降至4.25%,二套房貸利率降至5.05%,減輕居民購房還貸壓力。首付比例方面,將路南區、路北區、高新區降至與其他縣(市、區)相同,首套房首付比例爲20%,二套房首付比例爲30%。

此外,唐山對“鳳凰英才”人員實行購房補貼政策,全職引進的全日制博士,在唐山落戶的,享受一次性購房補貼30萬元;全職引進的全日制碩士研究生,在唐山落戶的,享受一次性購房補貼10萬元。

根據中指院數據,2022年1-5月, 唐山主城區共成交新房95.33萬平方米,同比減少18%,成交規模仍爲近3年同期低位。5月,唐山新建商品住宅均價爲8606元/平米,環比下跌0.42%,新房成交均價短期仍處於下跌階段。

圖:近年唐山新建商品房均價及環比走勢(來源:中指研究院)

而且唐山人口增長也陷於停滯,乃至開始出現萎縮。從2010年-2020年,唐山人口僅增加13萬,年均1.3萬人。2021年,唐山常住人口減少2.5萬人。

中指院認爲,從價格變化來看,唐山新房價格延續下跌態勢,5月新房價格環比下跌0.42%,二手房成交均價自2021年1月至今已累計15個月環比下跌。

唐山此前提出“努力打造城市低房價優勢”,或許時機已來。

營商環境“大地震”

“京津唐”已被“京津冀”所取代。

過去的京津唐不可謂不風光,與長三角、珠三角一起曾是我國長期最主要的三個經濟圈,而其中的“唐”就是唐山,能和京津兩家直轄市並列並帶動北方經濟發展,可見其實力一斑

當前,在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中,唐山僅作爲區域性中心城市而存在。唐山之沒落肉眼可見,就在2010年,唐山GDP還一度躋身全國TOP20之列,與南京寧波等地不相上下。

事實上,自從唐山GDP2013年首次突破6000億元大關之後,直到2021年,唐山GDP才首次突破8000億元。這一數據,排名北方地區第8名,不僅與北京、天津差距巨大,也趕不上鄭州、濟南、西安等省會城市,甚至不及煙臺。而當年與唐山不相上下的南京、寧波,早已是“萬億俱樂部”城市。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陳耀表示,經濟新常態以後,隨着重化工業產能過剩,進行了去產能化,唐山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壓力大,進展不是很理想。這也是北方經濟發展的一個縮影

據2020年中國296個城市營商環境報告,唐山排名98位,不及濰坊、威海等北方城市。

圖:2020年中國296個城市營商環境報告(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再加上當前城市競爭激烈,網紅城市頻繁出現。作爲非省會城市又無特別亮點,唐山的知名度和影響力都一般。

這次被推到輿論風口浪尖的唐山,似乎再經歷一次營商環境“大地震”。以至於連唐山上市公司都被殃及。

唐山這座曾經的英雄城市正陷危機之中,也許正是一次革新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