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仲彣2打擊深陷憂鬱爆哭 連4天沒睡覺竟冒「恐怖幻覺」!

▲CHRISFLOW唐仲彣經歷工作感情雙重打擊而曾陷入憂鬱。(圖/記者林敬旻攝)

記者翁子涵/專訪

CHING G SQUAD團員之一的CHRISFLOW唐仲彣,籌備2年去年終於推出個人專輯《SPREAD》,而在2020年全球爆發嚴重疫情之際,他飽受波及陷入工作荒,除了長達近1年幾乎沒有演出、音樂製作案,還經歷分手6年女友的重大打擊,讓他面臨人生低潮,還因此罹患憂鬱症,唐仲彣接受《ETtoday》專訪時,感慨地說:「那時候辦法睡覺,有憂鬱傾向,用藥比較劇烈,感情、工作很多事情壓上來,想讓自己調整到正常狀態,可是調整的沒有很好,算是最黑暗的時期。」

▲CHRISFLOW唐仲彣低潮時對一切都失去了熱情興趣。(圖/記者林敬旻攝)

他表示自己在2020年初就有些憂鬱傾向,但沒有特別去正視這件事,後來疫情爆發,商演、音樂製作案不是被延期就是取消,又因爲聚少離多、價值觀不合等原因,而忍痛和交往6年的圈外女友提出分手,種種打擊瞬間壓垮了他,唐仲彣回憶當時:「我失去所有興趣,連音樂都不想做,最愛的舞也不想跳,每天懶在家,完全不知道快樂是什麼。」他曾長達2個月不出門,整個人情緒波動也很大,在家常常就是毫無來由地大哭,直到某天意識情況不對纔去就醫。

而最嚴重的就是失眠,唐仲彣透露自己曾長達4天沒睡覺,當時還去錄影《大嘻哈時代》,他表示因爲失眠太多天,身體到了極限,想睡也睡不了,整個人呈現無法關機的狀態,甚至還出現耳鳴、幻覺和幻聽等狀況,「常常會看到很多白影飄過去,或是有人叫你,可是回頭看沒有人,已經是感官疲勞、生不如死的狀態。」他加重平時2、3倍的安眠藥量才解決。

▲CHRISFLOW唐仲彣靠着自己的力量走出黑暗,迎向陽光。(圖/記者林敬旻攝)

唐仲彣逐步花了8、9個月的時間,直到去年初終於走出這段近2年的黑暗期,也完全沒有再倚賴藥物,除了運動以外,音樂就是他最大的抒發管道,也因此催生了專輯《SPREAD》,他以過來人經驗鼓勵大家:「要靠自己,回到內心,別人講什麼都沒有用,正視自己的內心,纔有辦法改變它。」他也感謝高爾宣一路相挺,「有時都打來跟我聊天1、2個小時,CHING G SQUAD幫助我蠻多,但講來講去還是要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