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降價引戰 比亞迪“漲價”應戰

特斯拉官降觸發年底價格戰後,比亞迪明確表示“不跟”,但最終國內新能源汽車“一哥”以“漲價”的方式應戰。11月23日,比亞迪汽車發佈公告稱,由於明年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出、原材料價格上漲,明年將上調王朝海洋及騰勢相關新能源車型官方指導價。同時,公告註明,明年1月1日前訂車將不受調價影響。對此,業內普遍認爲,比亞迪提前預告明年漲價,實則欲在距年底不足兩個月的時間變相收割訂單。更有網友表示:“這哪是宣佈明年漲價,是在暗示消費者今年趕緊訂車。”業內人士認爲,今年底新能源汽車補貼終止後,勢必將影響明年的新能源汽車價格走向,比亞迪選擇提前官宣調價並承諾年底前訂車保價,能夠刺激持幣觀望的消費者提前訂車,變相參與新能源車市價格戰

今年訂車省1.86萬元

比亞迪汽車發佈的《車型價格調整的說明》公告顯示,將對王朝、海洋及騰勢相關新能源車型的官方指導價進行調整,上調幅度爲2000-6000元不等,具體車型的調價通知將另行發佈。

對於本次漲價原因,比亞迪汽車方面解釋稱:“根據國家對新能源汽車發展的系列政策及規劃,新能源汽車購置補貼政策將於今年12月31日終止,在此之後上牌的車輛國家將不再給予補貼(現有補貼額度:插電混合動力車4800元/輛、純電動車1.26萬元/輛)。同時,今年下半年以來,電池等主要原材料價格也大幅上漲。”

此外,公告中顯示,本次價格調整爲車型指導價上調2000-6000元。由於目前新能源車型享受新能源汽車補貼,因此車企公佈的在售車型售價分爲官方指導價和補貼後售價,因此上述公告中顯示的指導價爲不包含補貼的車型售價兩種,這意味着如果加上補貼,明年購買比亞迪車型的成本將更高。一位比亞迪經銷商負責人北京商報記者解釋稱,公告中顯示的漲價,是在指導價的基礎上上調2000-6000元,目前消費者購車時的售價多爲補貼後價格,已減去新能源汽車補貼。以比亞迪純電動車型爲例,現在購買能夠享受1.26萬元補貼,如果明年購車將恢復指導價並繼續上調6000元,消費者將多支出1.86萬元的成本。

對於本次調價,比亞迪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漲價的相關信息以官方公告爲準,不過明年1月1日前下訂單的消費者,仍然享受今年的價格。上述比亞迪經銷商負責人也表示:“雖然明年補貼終止、價格上調,但消費者只要在今年下訂,即便明年提車也依舊享受今年的價格。”

加速收割訂單

比亞迪漲價預告發布後,不少網友認爲比亞迪的這波操作像“明漲暗降”。有網友表示:“說的是明年漲價,其實想說今年買車優惠吧。”而業內也猜測,本次比亞迪欲進一步收割訂單,以應對此前特斯拉的官降。

今年10月,特斯拉中國宣佈,中國大陸地區特斯拉在售Model 3及Model Y全系車型降價,降價幅度爲1.4萬-3.7萬元。隨後,11月8日,特斯拉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現車限時提車保險補貼方案上線。一位特斯拉直營店工作人員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官降後店內訂單量激增,不少消費者未到店就直接在網上下單訂車,一方面爲了優惠,另一方面也是能夠在年底提車享受國家補貼政策。”

相比特斯拉爲全年銷量目標選擇官降衝量,比亞迪早已手握大量未消化訂單。比亞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王傳福曾表示:“比亞迪在手訂單超50萬輛,且積壓的訂單數量逐月增加。”雖然比亞迪不缺訂單,但過長交車週期也讓不少消費者選擇“跑單”。市民張先生表示:“此前想購買比亞迪漢DM-i車型,但4S店工作人員告知明年才能交車,因此已在考慮購買其他車型。”

業內人士認爲,雖然此前特斯拉官降並未引發車企大規模跟進,但依然會對其他車企的銷量產生壓力,加之交付週期較長,訂單很可能被特斯拉搶走。

除來自競爭對手的壓力,本次比亞迪也留足時間收割訂單。今年,比亞迪曾兩次提價,其中今年1月21日,比亞迪宣佈2月1日起對“王朝”網和“海洋”網相關新能源車型的官方指導價進行調整,上調幅度爲1000-7000元不等;3月15日,比亞迪再次宣佈因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自3月16日起對“王朝”網和“海洋”網相關新能源車型的官方指導價進行調整,上調幅度爲3000-6000元不等。從時間上看,前兩次比亞迪官宣漲價與實際漲價的過渡週期並不長,但本次官宣調價卻提前一個多月,並且正處各車企的年底收官衝量期。

“比亞迪提前一個多月宣佈明年漲價,有利於在距離年底不足兩個月的時間裡進一步積累訂單。”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表示,今年底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出加之明年開年進入淡季,此時比亞迪提前收割訂單,有利於其明年漲價後應對銷量波動。

競爭焦慮顯現

特斯拉與比亞迪的一降一漲,只是車企面對今年底及明年市場壓力的縮影

數據顯示,今年10月中國乘用車市場零售量爲186.3萬輛,同比增長7.2%,環比下降4.4%。其中,10月新能源乘用車零售銷量達55.6萬輛,同比增長75.2%,但環比降9%。“銀十成色不足,車企的銷量KPI壓力也不小。據統計,除比亞迪和廣汽埃安,目前其他新能源車企的KPI完成度爲65%。其中,造車新勢力中的“蔚小理”,在去年實現近10萬輛的銷量目標後,今年分別定下15萬輛、25萬輛和20萬輛的銷量目標。然而,今年前10個月,蔚來、小鵬、理想的銷量分別爲9.3萬輛、10.4萬輛和9.7萬輛,距離年銷目標仍有一定差距。

值得一提的是,不僅今年,即將退出的新能源汽車補貼也讓車企感受到來自明年的銷量壓力。財政部等四部委發佈的《關於2022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顯示,今年新能源汽車購置補貼政策於今年12月31日終止,在此之後上牌的車輛不再給予補貼。業內人士表示,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出後,明年新能源車市可能將迎來一波漲價,市場或將經歷短暫調整期,這對車企也是挑戰。同時,相比於兩年前,目前新能源汽車市場上新品牌、新產品倍出,車企間的市場份額爭奪也異常激烈。

事實上,在特斯拉和比亞迪兩位頭部玩家打出價格牌的同時,不少車企也已作出價格調整。10月31日,福特電馬發佈消息,旗下電馬Mustang Mach-E將正式降價,全系降價幅度爲2萬-2.8萬元;11月15日,梅賽德斯-奔馳宣佈,下調純電動車型EQS和EQE售價。售價下調後,EQE、EQS、AMG EQS 53三款車型中EQE降幅約5萬元,EQS及AMG EQS 53車型降幅約20萬元。此外,零跑T03和零跑C11也分別爲消費者提供2500元和3000元的保險補貼。

中國流通協會專家委員會成員顏景輝認爲,新能源汽車市場變化疊加車企競爭加劇,有壓力的不僅是特斯拉等頭部品牌。無論官降還是終端優惠,車企和經銷商都在通過各種方式提升交付量。

北京商報記者 劉洋 劉曉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