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牛集團宣告破產 衆泰係爲何難轉身

2020年12月24日,衆泰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衆泰汽車”)發佈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鐵牛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鐵牛集團”)由於已經嚴重資不抵債,且無繼續經營的能力,缺乏挽救可能性,已被法院裁定終止重整程序,並被宣告破產。

衆泰汽車2020年三季度報告顯示,衆泰汽車1~9月實現營收9.81億元,同比下滑72.68%,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爲-15.63億元,同比下滑105.67%。在2020年上半年,衆泰汽車僅合計生產汽車574輛,銷售汽車1417輛。目前,衆泰汽車目前主要業務更是已處於停產狀態。

雖然衆泰汽車表示公司與鐵牛集團在資產、業務、財務等方面均保持獨立,母公司的破產不會對公司日常經營造成重大影響,但鐵牛集團破產後續處置可能會引起衆泰汽車實際控制權的變化。自2019年底被曝出破產傳聞以來,衆泰汽車的境遇日漸糟糕。現如今,衆泰汽車的前途可謂一片晦暗。

?也曾風光無限

公開資料顯示,衆泰汽車成立於2003年,是以整車研發、製造及銷售爲核心業務的汽車製造企業,旗下擁有衆泰、江南、君馬等自主品牌,產品覆蓋轎車、SUV、MPV和新能源汽車等細分市場。

雖然衆泰汽車如今陷入困境,但是幾年前衆泰汽車還被稱作汽車行業的“黑馬”,它以獨特的“山寨模式”造車,雖然爭議不斷,但銷量業績卻極其顯赫,曾連續4年銷量增幅超過30%,一度成爲中國十大自主車企之一。2014年,在自主品牌汽車市場銷量十二連降的時候,衆泰汽車全年銷量突破16.6萬輛,較2013年逆勢增長23.8%。2016年,衆泰汽車爬上巔峯,累計銷量達到33.31萬輛,同比增長50%,進入當年中國汽車品牌銷量前十;2017年繼續發力,全年銷量達31.7萬輛,連續第二年銷量突破30萬輛。

資本市場上,在2016年一路高歌的順境下,衆泰汽車作價116億元借殼金馬股份迅速上市,股價於2016年12月達到18.17元的最高點,市值也一度達到386億元。“衆泰汽車採用的是‘拿來主義’,通過引進國外車型和技術,來達到快速發展的目的,這也是我們整合式運營的一大特色。”衆泰汽車原董事長吳建中曾在2010年向前來參觀衆泰工廠的浙商介紹。這顯示出衆泰汽車對其自身造車模式的認可與自信。

?衆泰系相繼“倒下”

在衆泰汽車2015年上市之後,管理層並沒有繼續着力於衆泰汽車的轉型,而是不斷推出新品牌,多點開花。這些品牌多借用衆泰汽車的生產資質,車型也基本上是衆泰汽車已有車型的換殼。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祕書長崔東樹表示,衆泰前幾年通過“拿來主義”的發展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將這種模式複製到其他品牌,理論上是能達到更好發展的效果。

但是,事與願違。目前,雖然正經屬於衆泰汽車旗下的子品牌只有三個:衆泰、江南和君馬,但是,與衆泰汽車有着千絲萬縷關係的“皮尺部”品牌不在少數,包括漢騰、大冶漢龍、大乘汽車等。隨着衆泰汽車陷入困境,這些品牌的發展境況均與衆泰汽車一樣處於邊緣化,瀕臨淘汰。

其中,江南汽車已被裁定重整,君馬汽車在2019年底相繼傳出欠薪、經銷商維權、停工停產、破產等負面消息。漢騰汽車成立於2013年底,2015年初獲得了贛州江環汽車製造公司的生產資質,在2015年被鐵牛集團全資收購。2020年9月,漢騰汽車被曝出欠薪休假生產設備遭抵押等負面消息。

漢龍汽車原本是衆泰汽車在湖北大冶投資的一個生產基地,由衆泰汽車母公司鐵牛集團投資組建,前期爲衆泰汽車代工生產旗下車型及發動機。2019年,衆泰汽車開始陷入經營危機,虧損嚴重,漢龍汽車從衆泰剝離出來自立門戶,借力當地政府,在湖北大冶號稱投資百億元生產新能源汽車。但該項目首款車型上市後不久,就因爲資金問題陷入僵局。自2020年11月30日起,漢龍汽車全公司範圍內停工停產。

大乘汽車,這個並不被消費者所熟知的自主品牌,是在衆泰汽車原金壇基地基礎上發展而來。公開報道顯示,2020年3月底,大乘汽車的經銷商被告知由於公司資金困難,汽車生產受阻,短期內不會再有新車供應給經銷商。大乘給了經銷商三個方向選擇:一是自行把店面改小,繼續等待經營不知何時能供應的大乘汽車;二是可以經營其它品牌和車型;三是着手關店、退網。

?資金鍊或是落寞主因

曾經風光無限的衆泰系,爲何一步一步走向了困境?

有一種觀點認爲,前幾年國內車市大環境比較暢旺的時候,衆泰憑藉它的“皮尺”技術,確實獲得短期的紅利。但是,成名後的衆泰沉浸在扭曲的成功喜悅當中,嘴上說要開始走上自主研發道路,實質上繼續玩套殼拉皮,繼續拆別人的車進行所謂的技術研究,並沒有真正下定決心投入到自主研發當中。

而衆泰汽車經銷商則認爲,衆泰汽車走入死局的直接原因是零部件斷供和資金問題引發的產能問題。2018年以及2019年外界資本環境的變化,導致衆泰汽車融資困難,從而出現資金短缺的問題。資金不足引發零部件供應不足,加上2018年、2019年整個車市發生變化,部分實力弱小的零部件商也出現資金問題,兩相疊加,最終導致產能短缺,終端斷供,如此惡性循環,加上年初的疫情,成爲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對此,崔東樹表示認同。他表示,衆泰遭遇當前困境的主要原因還是其資金鍊上的問題。“皮尺部”並不是其發展不下去的原因,因爲自主品牌車企沒有幾個不是通過早期抄襲成熟車型發展起來的,只是它們的抄襲沒有像衆泰汽車那樣明顯、到位而已。當前國內汽車市場還沒有發展到不需要衆泰汽車的程度,如果衆泰汽車沒有遭遇資金危機,它們的SUV產品還是有一定機會。

在採訪中,崔東樹一再強調衆泰的倒下並不是因爲“模仿”。“外觀的模仿並不是核心問題,核心的底盤設計、零部件等很多東西並不是完全能夠通過模仿能做到的。比如2020年宣告破產重組的華晨汽車與力帆汽車,倒下的主要原因就是沒有技術和產品,他們連模仿的能力都沒有。”崔東樹說。

不過,新能源汽車產業獨立研究員曹廣平表達了不一樣的看法。他認爲,衆泰汽車表面上是資金鍊斷裂以及零部件供應的問題,但實際上自主車企一直重視有形資產,在無形資產出了問題。也就是說,衆泰汽車不重視在技術積累、管理制度、知識產權、企業文化這些無形資產上做文章,從而導致有形資產出現縮水,以致資金出現問題,最終跟不上形勢發展和市場競爭變化陷入困境。目前發展得比較好的自主品牌,正是在走過“皮尺部”這一階段之後,開始利用自身的技術積累進行自主研發和創新,具備更強的市場競爭力。

衆泰汽車目前雖然是停產狀態,但還沒有退市,依舊存有一些資產。對於他們來說,鐵牛集團正式破產退出之後有機會找到新的生機。“未來,衆泰汽車大概率會找到一個投資方,延續造車生命。”崔東樹認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