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鼻好難受!民衆喊要唾液快篩 立委曝指揮中心態度:不妨參照去年

▲快篩或PCR檢驗都需要戳鼻子過程容易會有不適感。(圖/記者湯興漢攝)

記者杜冠霖臺北報導

疫情升溫加上3+4的全新居隔政策,快篩劑需求大增,讓不少民衆面臨戳鼻之苦,也開始有開放「唾液快篩」的呼聲出現,對此,立委邱顯智28日也特別介紹唾液快篩的採檢方式,他也表示,是否開放唾液快篩關鍵還是在指揮中心態度,唾液快篩面臨的問題跟去年家用快篩完全一樣,那不妨依照去年的經驗,「很快的,我們就會有唾液快篩可以用了。」

對於近期熱議的唾液快篩、PCR,邱顯智指出,日前民衆團購唾液快篩引發熱議,藉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唾液快篩的一些小知識。

桃園機場已經使用很久的「深喉唾液PCR」,邱顯智表示,用深喉產生的唾液,來取代深戳鼻咽取得的檢體。要取得深喉唾液,不是光吐口水這麼簡單,必須要咳出深喉唾液,再緊閉嘴巴1~2分鐘,才能取得適當的唾液檢體。唾液檢體送進實驗室,還要進行前置處理,去除口水的雜質,才能開始做PCR。

邱顯智解釋,唾液PCR的優點是可自行採檢,或是在醫護人員監督下,達到跟鼻咽採檢差不多的準確度。但是,自行採檢的變數太多,不論有無進食、漱口、抽菸、嘴巴太乾,都會影響採檢的準確性。這也是目前醫院端,仍然很少使用深喉唾液PCR的原因

邱顯智指出,什麼時候會需要唾液PCR來取代鼻咽PCR?當社區、醫院端採檢人力不足,或是偏遠地區採檢能量不足,需要仰賴民衆自行採檢時,唾液PCR就會成爲選項

其次,是最近引起熱議的「唾液快篩」。原理上,跟現在廣泛使用的「鼻腔快篩」都一樣,用深喉口水取代鼻腔採取的檢體,檢驗抗原。最關鍵的是口水檢體的取得方式。

邱顯智指出,唾液快篩大致可以分爲兩類:

第一類:跟前面深喉唾液PCR一樣,是先「深喉嚨咳出」再「含在口中1~2分鐘」產生足夠唾液。

第二類:不強調咳出深喉唾液,改以採檢海棉棒充分浸潤口腔來取得檢體。就像舔棒棒糖一樣,讓採檢海棉棒充分在口中旋轉移動1~2分鐘,取得唾液檢體。

邱顯智表示,對於懼怕鼻咽、鼻腔採檢的兒童而言,第二類的唾液快篩,的確能夠降低兒童採檢的門檻。然而,目前食藥署沒有核準任何一款家用唾液快篩試劑,不論是「專案輸入」還是「專案製造」。不僅申請廠商稀少,也沒有任何廠商通過。

邱顯智指出,爲什麼會這樣?關鍵還是在於指揮中心對於唾液快篩的態度。大家應該還記得,去年自己質詢衛福部長陳時中,明明國內外廠商都有生產,爲什麼不開放居家快篩?「沒人申請我怎麼覈准」、「專業用跟家用的不一樣」的迴應言猶在耳,如今看來當然非常荒謬。

邱顯智坦言,但是在質詢後,很快的,指揮中心定出居家快篩指引、多家廠商也陸續取得EUA,居家快篩才得以在臺灣問世。唾液快篩面臨的問題完全一樣,只要指揮中心認爲唾液快篩有助於防疫,那不妨依照去年的經驗,「很快的,我們就會有唾液快篩可以用了。」

事實上,近期也有生技大廠取得工研院授權的唾液篩檢的訊息傳出,大約1個小時就能知道結果業者規劃5月向衛福部申請覈准,如果順利的話,最快8月推出家用型的唾液篩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