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程生活後食享會滑落:面臨供應商討款 員工討薪

(原標題:獨家同程生活後食享會滑落:面臨供應商討款 員工討薪)

7月23日,經濟觀察報記者從多個信息源獲悉,社區團購平臺食享會公司武漢總部已人去樓空,供應商貨款未結,員工工資被拖欠。這家成立較早、爆發於疫情期間武漢的社區團購創業公司的樣本,終於還是沒能抵過資本涌入後競爭加劇的戰火。

記者發現,食享會小程序和官網均無法打開。啓信寶信息顯示,創始人戴山輝已於6月30日退出食享會母公司武漢七種美味科技有限公司法人,管理層和董事也進行了更換。

食享會是最早進入社區團購領域的創業公司之一,成立於2018年6月,創始人戴山會曾參與創辦本來生活網,爲原本來生活網副總裁。食享會此前獲得過4輪融資,最新一輪融資是2019年10月,獲得由騰訊主導的B+輪融資。去年疫情爆發時期,食享會在武漢獲得了較大增長。此前食享會在湖北江蘇浙江江西、河北、廣西、北京、上海、成都、長春等省市都有站點

2020年下半年,社區團購一度成爲市場熱門賽道滴滴美團、拼多多、阿里、京東等紛紛進入爭奪市場。不過之前社區團購普遍存在,通過補貼成本價或更低的價格銷售。網絡熱議之外,也引來監管層關注,今年3月市場監管總局對行業公司進行了集體處罰。

此前的7月7日,同程生活宣佈申請破產,如今又一家社區團購創業公司即將倒下。互聯網大公司入局社區團購一年之後,市場競爭的結果浮出水面

3月份爆發危機

陳濤是食享會江浙區域供應商,其3月份到5月份的貨款被後者拖欠,超過20萬元,還有1萬元保證金。陳濤之前跟食享會合作了3年,3年期間貨款結賬週期一般是10天左右,但是從今年2月份開始,食享會出現拖欠的情況

陳濤說到,大概拖欠了一個月的時候,曾停止向食享會方供貨。後來食享會方以“再供貨就打款”的理由,繼續讓陳濤繼續供貨,“之後4月拖到5月底,5月底之後就開始徹底消失了。”

6月份陳濤去了兩趟武漢,發現食享會總部辦公室都已經搬空。

陳濤提供的一張食享會總部照片顯示,食享會公司緊閉的門外貼的一張通知稱,公司5月31日到6月4日搬遷辦公室。“現在的情況是,我所有對接的採購負責人,都找不到了,他們那個所謂的新搬遷的辦公室,也根本就沒有人。”

食享會公司總部

陳濤跟食享會合作多年,給食享會業務較大的幾個區域江西、浙江、江蘇這些省份供貨,“南昌、溫州、台州,這些頭部城市,所有的款項都沒有結回來,所以金額相對較大。”

而員工工資也是從三月開始拖欠。記者瞭解到,不只是普通員工,職位要高一些的管理層工資也從三月開始拖欠。一位3月底從食享會離職的員工表示,自己通過勞動仲裁拿到了工資。“不過那是因爲我鎖定了前公司的工商賬戶,我後面的員工很多沒有拿到錢。”

團長也被欠了錢,陳濤提到,6月份的時候,就出現過團長到本來鮮去鬧的現象,這時候有個金姓人士出面,把團長端的欠款給解決了。陳濤提到,自己曾混進過團長羣,發現團長端款項不多,“他們只是用那一點點小錢把團長給壓住了,現在我們羣裡這麼多供應商還有沒進羣的,供應商所有的押金和貨款都沒有打過來。”

供應商謝先生提供的資料顯示,6月份食享會對接的採購負責人,曾讓他籤本來生活旗下本來鮮的合同,不過因爲貨款未結清,謝先生拒絕簽訂合同。

在食享會的供應商討款羣裡有三十多個供應商,被拖欠的除了貨款還有保證金,大多數未結款項在1萬元到6萬元之間。已經列出拖欠款項的18位供應商,貨款金額超過50萬元。

記者還聯繫到一位不在羣裡的供應商,他表示,自己被欠了40多萬,給食享會大客戶供應生鮮類產品。2019年該供應商的貨款就出現過被拖欠的情況,到2020年8月供貨季才結算完。目前2020年貨款僅結算了不到一半。“原本承諾3月結,一拖再拖,5月還沒結。”“6月份我們去了公司總部,註冊所在地寫字樓保安人員說該公司已搬走了,還有其他很多供應商來討要貨款的。目前,解決方案就是拖延。聽他們內部員工說,也有員工工資都沒有發。”

意識到事態嚴重性之後,該供應商開始找律師進行法律訴訟。“之前也是信任對接的採購負責人,3月份公司不行了還瞞着,完全不行了才說無能爲力,這是嚴重不負責任的。”

後來出面迴應供應商的是一位金姓負責人,記者以供應商的角度,諮詢這位金姓負責人拿到貨款的時間,他表示再等一個月左右。而不少供應商反饋,6月的時候就說,隔一個月打款,一個月過去了也沒打。

區域盈利後,敗在打市場

“做事需要士氣,之前也在撐着,後來撐不下去了。”一位接近管理層的離職員工表示,北京辦公室春節前就退租了,人員優化了一部分,剩了一部分人在家辦公。工資3月份出現拖欠。

上述接近管理層的離職員工提到,之前部分區域已經實現盈利,像江浙區域,北京、南昌等城市。做一個城市多則幾十個人,少則十幾個人,商品毛利空間一般在25%左右,其中10%要給團長做佣金,平臺留15%左右空間。假如一個城市月銷售額能做到1000萬,毛利能有150萬左右,“拋開惡意競爭打價格戰的因素,收入是完全可以覆蓋成本獲得盈利的。所以關鍵看是否能夠跑出來一定的盈利規模。”

食享會一開始就靠做爆品模式起家,“這種模式一開始就可以盈利,只給用戶十幾個品類到三十幾個品類選擇,由團長去收集用戶單子,集中採購配送。”上述離職員工表示,一次開團,一個品類就可以賣出上千單,幾萬單。“創業初期的時候,一個品類賣個幾百上千就覺得是爆品了。但後來隨着規模擴大,一單幾萬份,幾十萬份才被平臺認爲是爆品。”

後來多家平臺都在向全品類擴張,品類擴張後,各種運營成本就會增加,涉及倉儲成本、物流成本、管理成本等。“你不跟着做,投資人也不會給錢。”

上述離職員工提到,2019年和2020年公司發展較好的時候,月GMV在1億元到2億元。“之前都是爆品模式,用戶搶着買,配送時效也是兩天到三天。疫情之後平臺上的SKU數量在不斷拓展,都是幾百以上,有的甚至可能上千個SKU,品類比較齊全了。生活所需基本都可以買到,和普通購物平臺差別不大了,用戶想買隨時買。只不過社區團購主要還是吃的多。時效要求也成了第二天配送到站點。”

疫情時期,食享會覆蓋武漢的2000多個小區,單量也成倍增長。之後食享會將重心放到了湖北,在整個湖北進行區域下沉,曾期望在湖北實現100億的銷售額。“當時全國疫情的頭一個月,只有武漢的社區團購模式最耀眼。整個城市生活完全停擺,大流通渠道比如超市根本顧不過來。”

不過在疫情得到控制後,食享會的訂單量開始逐漸下滑。“陸續復工復產,團長很多本身是兼職的,就上班去了。除團長減少外,超市和菜市場也慢慢開始營業,居民選擇變多了,團購物資就變少了。”該離職人士也提到,即使下滑之後的數據,也比疫情前好很多。“疫情前,很多人其實並不知道社區團購。”在武漢社區團購這種模式獲得了消費者認知,很快也迎來了衆多競爭者。後來盒馬十薈團興盛優選都開始做湖北市場,美團、拼多多、滴滴入局後,也把湖北作爲重要市場。“幹不過,盒馬早期系統沒轉換過來,有一單就送一單,我們本來是通過集採集配來平衡成本。”上述離職人員坦言,在這個行業,“大企業是爲了佔位,小企業是爲了活下去。”

重投入後,盈利何解?

入局者越來越多,尤其資金實力雄厚的互聯網巨頭們,也下定決心搶佔市場。“社區團購”一度成爲互聯網上最熱門的詞彙,很多人從不知道社區團購到想體驗一下。不過風頭正盛的社區團購因爲“低價競爭”、“衝擊菜市場”等問題又引發了熱議。

今年3月份,國家市場監管局對橙心優選、多多買菜、美團優選、十薈團、食享會等5家社區團購企業進行行政處罰。處罰原因提到,這些企業通過鉅額補貼,低於成本的價格傾銷,擾亂了市場秩序。此後5月底,十薈團又因此被二次責罰。對於社區團購的討論才漸漸趨於平靜。

7月6日,同程生活突然宣佈破產,關於社區團購過去一年的競爭結果也浮出水面。到如今食享會的倒下,也說明了這些創業公司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不過據記者瞭解,有從食享會離職員工也繼續在做爆品模式賣貨,只是無法突破更大的市場。

爲爭奪市場,資金的投入也是巨大的。根據美團財報,一季度新業務虧損80億元,財報提到社區電商業務成爲公司最大投資領域。而滴滴在上市前,也剝離了橙心優選這個虧損業務。

目前團長這個角色也在發生變化,賺錢變難職業化也變難。經濟觀察報記者採訪到的一位北京美團優選的團長,一個月掙的錢就幾百元,她展示的一個後臺收入顯示,銷售超過300元到團長手裡只有十幾塊。這位團長是在家帶娃的寶媽,她提到一開始佣金抽成(賣出一單的抽成)能有15%-16%,現在只有5%-6%。

通過採訪社區團購行業人士,經濟觀察報記者瞭解到,一些社區團購品牌在區域已經實現盈利,不過在擴張區域情況下,整體盈利則不可預知。據媒體報道,美團優選和多多買菜單量已經趨於平緩,單量增長乏力,興盛優選方面單量則出現下滑。

一些改變也正在發生,傳統超市渠道也在嘗試社區團購,湖北的中商超市、湖南步步高已經在提供社區團購服務。此前,不少超市業績下滑嚴重,社區團購衝擊被視爲重要因素。

對此,超市發董事長李燕川認爲,社區團購對大超市業務沒有什麼明顯影響,可能對二三線城市會影響較大。

一位湖南邵陽步步高的社區團購負責人則表示,不太關注社區團購對超市的影響,並提到市場競爭什麼時候都會有。步步高也在做社區團購,個人用戶不多,還是以企業訂單爲主。“他們先做,我們是後做,可能後面要關注,我們對他們有沒有影響。”“社團是超市業態的補充,不會成爲主業態。社團不應該做民生商品的菜品(白菜、羅卜等),而應該去做差異化的高單值,高毛率的商品。或爲一個共同愛好及興趣而成爲團隊。這樣,團長纔有積極性。”李燕發認爲,社區團購目前客單價不高,就是盯着菜品,不管是到門店還是團長站點取,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商品選擇以及顧客的確定。

前述食享會接近管理層的離職人員也提到,社區團購可以做高客單價產品。此前食享會北京區域賣過手機、紅酒、牛排等產品,銷量表現較好。

互聯網公司進入市場後,社區團購外部競爭的第一階段已經結束,接下來市場秩序的恢復依然值得關注。除此之外,社區團購企業還要迎接盈利難題,與傳統零售行業的共生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