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的決斷:破產邊緣起死回生 不會因總統而改變

(原標題:通用的決斷)

看看近年來美國最賺錢的50家公司排行榜,發現佔據前列的都是蘋果這樣的科技公司、摩根大通這樣的金融企業,或者是埃克森美孚之類的能源巨頭。除能源公司外,別的企業雖然能賺錢,但直接創造就業崗位的能力差強人意。按照即將入主白宮的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的話,要“讓美國再次偉大”,創造足夠的就業是必要條件。

相比之下,製造業對就業的直接貢獻最大。但隨着美國產業空心化,製造業早已風光不再。梳理70年來美國最賺錢的50家公司排行榜發現,從1955年至1961年,這個榜單幾乎沒有變化,而通用汽車曾連續七年位居榜首。通用汽車無疑代表着當年美國製造業最輝煌的時刻,然而這家“恐龍級”的巨無霸企業,近來卻麻煩不斷。

破產邊緣起死回生

在通用鼎盛時期,其總裁查爾斯·威爾遜後來曾擔任艾森豪威爾總統內閣的國防部長。他在參議院聽證會上有句名言:“對美國有利的事情,必然會對通用汽車公司有利,反之亦然。”這體現出了美國政府與大型汽車集團密切的關係。在那個時代,底特律的三大汽車集團在全球奠定了顯赫的地位。

在通用汽車的鼎盛時期,它消耗了美國每年10%以上的鋼鐵、25%以上的橡膠。當時通用不僅成爲世界最大的汽車公司,也成爲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跨國集團。

上世紀70年代的石油危機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通用的發展路徑。當時美國的汽車製造商們被迫面對原油危機,通用的傳統優勢車型,那種大排量高耗能、高污染的肌肉車被消費者逐漸摒棄。通用不得不調整產品線,轉向更省油小型車細分市場。不過在那之後,面對外國汽車廠商的競爭,通用逐漸顯得雄風不再,市場份額不斷被以日本生產商爲首的外國公司所侵蝕。

2008年的金融危機給了通用一記重拳。在接下來的2009年美國的汽車銷量同比大幅下滑21%,成爲美國人自1982年以來購買汽車最少的一年。在這種情況下積重難返的通用汽車不得不申請破產保護。

好在美國人還記着威爾遜的話:對通用有利就對政府有利。美國政府深知汽車業對實體經濟的重要性,其復甦將對上下游多個行業有利,並能明顯拉動就業。因此政府出臺一系列政策救助通用。

當時美國政府簽署向汽車業提供總額爲250億美元低息貸款的援助法案,政府向通用提供134億美元的過渡性貸款,財政部還宣佈向通用汽車金融服務公司注入60億美元的貸款救助方案。在政府大力救助下,百年通用才被從懸崖邊上拽回來,逐步恢復元氣

不會因總統而改變

不過,最近通用和美國政府捆綁超過70年的“利益共同體”模式卻受到了挑戰,而試圖改寫遊戲規則的則是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

一月初,特朗普點名批評了通用汽車,認爲其從墨西哥工廠進口部分緊湊型轎車的做法不妥,造成美國本土就業崗位大量流失。特朗普發推威脅通用汽車稱,將對海外生產徵收“高額的邊境稅”。

在去年的大選中特朗普得到了藍領工人的普遍支持,其喊出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也得到不少響應。特朗普還曾多次說過要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修建一堵牆,阻止墨西哥人非法越過邊境。他還稱要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下手,這樣無疑會提高墨西哥對美出口的關稅

當選後,特朗普也多次提到過讓美國製造業從墨西哥等國迴流的問題。因此作爲“美國製造”標誌之一的通用企業也因此得到特朗普的“特殊關照”。顯然特朗普認爲所有的通用汽車都國產纔是最符合美國利益的。

然而通用此舉在於儘量壓低成本。因此對於特朗普的批評,通用汽車迴應稱,從墨西哥進口的車型只佔到在美國市場上銷售的該車型的5%不到,其餘的汽車都是在美國俄亥俄州工廠生產的。

通用首席執行官博拉是特朗普在經濟和就業增長方面的20位商業顧問之一。據稱在特朗普向通用施壓後數小時內,博拉就致電特朗普,並進行了一次非常積極且誠懇的長談,結果是他們誰也沒說服對方。幾天後,通用汽車再次正式表示,該公司不會把在墨西哥的小型汽車生產線轉移到美國。通用首席執行官博拉稱生產決策和工廠投資是在工廠投產前早就做出的,這一塊長期業務是資本密集型投資,相關決策在兩、三年甚至四年前就已經做出了,不可能因爲總統說一句話就輕易改變。

汽車業集體面臨選擇

雖然通用汽車頂住了特朗普的壓力,繼續留在墨西哥,但有的汽車廠商就不得不更改計劃

就在特朗普就福特計劃把製造部門搬到美國邊境以南而威脅要徵收懲罰性關稅後,福特取消了在墨西哥建廠的計劃,並許諾未來要在密歇根州製造電動車和自動駕駛汽車。

福特表示,當選總統提出的“稅收和監管改革”使其決定向位於密歇根州的工廠投資7億美元,並創建700個新工作崗位,來製造一系列全新的電動車和混合動力車,同時放棄在墨西哥聖路易斯波託西的項目。

此外,底特律三大汽車廠商中的克萊斯勒也主動服軟,宣佈擬向兩家美國工廠投資10億美元,將在美國生產三種新的吉普車型,還將重型皮卡的生產線從墨西哥搬回美國。

在取得一系列“戰果”後,特朗普在推特上感謝福特並稱“這只是一個開始,還有更多的在後面”。他的下一個目標則是日本汽車生產商豐田

特朗普表示如果豐田堅持把生產科羅拉車型的新廠建在墨西哥,而這些車型未來的主要市場又在美國的話,這家日本公司將面臨鉅額邊境稅。對此豐田總裁豐田章男表示,“我們會根據美國新總統上任後的政策考慮我們的選擇。”豐田在美國的子公司發表聲明稱,在墨西哥建新廠並不會影響該公司在美國的產量和工作崗位,目前豐田已在美國本土修建了十座工廠。“豐田期待和特朗普政府合作,最大程度保護顧客和汽車行業的利益。”聲明如是說。

不過,也並不是所有的汽車廠商都向特朗普低頭,德國寶馬汽車就表示,儘管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對進口汽車懷有敵意,但寶馬“絕對”將在墨西哥新建工廠。寶馬硬氣的決定讓通用顯得不那麼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