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團少女」當上外商總經理! 她自揭:無心升學狂打工、曾掀家庭革命

▲AnyMind臺灣總經李佳倩(Wing)13歲就組樂團,曾經覺得自己一輩子會做非主流樂手,後來又愛上廣告業,成爲主管。(圖/記者吳佳穎攝)

記者吳佳穎/臺北報導

在數位廣告外商AnyMind擔任臺灣總理的李佳倩(Wing),目前管裡45位臺灣員工難以想像外型亮麗的她19歲就入行,在同齡都是無憂大學生時,她毅然選擇工作邊念輔大夜校,啓動職涯階梯。Wing回想,起因是13歲就開始玩樂團,遭家中經濟制裁」,要拉她回到傳統升學路,但她用激烈手段,寧去打工賺零用錢,也不放棄樂團,結果意外接觸到自己喜愛的廣告行業,早投入工作,34歲就當上外商總經理

臺商二代叛逆少女 玩團家庭革命

「那時覺得練團太好玩了!我就一直繼續下去。成績明顯就從國三一落千丈,家人攔不住,很難接受。」身爲少數的高階女主管,Wing告訴《ETtoday新聞雲》記者,Wing就是她練團用的名字。

國一偶然和同學相約學吉他,結果愛上練團,停不下來,和家人起了無數衝突,國三時,同學拚升學考試,她練團更起勁,成績自然不好看。好在她有許多課外參賽紀錄,最後推甄上崇光女中,但後來因通勤時間太長,跟家中協調轉學。

高中的她繼續練團、常請假去表演,但爸媽的情緒也到了臨界點,他們對Wing說:「你這輩子就毀了,如果再這樣子,就斷經濟支援,不用想拿零用錢( 當時約1500元/月)。」但Wing開始想,如果假日去學音樂的地方打工,應該可以賺得回來,「我就一直在想怎麼樣可以不用求別人」。

自己打工賺零用 養活興趣

於是快滿16歲的Wing去學樂器的地方,跟老闆說要應徵工讀生,被冷回:「講清楚是你要應徵,還是你媽要應徵?」一發現不滿16歲馬上拒絕;沒想到她斗膽跟老闆談條件,不做支薪工作,用其他幫忙交換「免費學樂器」,就這樣開啓打工人生,滿16歲則開始領薪水

「當時同學們想着剛上高中輕鬆了,但我忙着跟家裡抗爭,所以也不覺得假日要打工上班很苦,因爲在一個自己很喜歡的環境裡面,我就不會感到自己很委屈。」Wing說,自己國高中假日都在那個音樂學院打工,當然大學就落榜了。

「那時候着迷玩團,爸媽發現經濟制裁管不動我,我會自己想辦法活下去;但我爸是個商人,他一直問我:你要往後想,以後要做什麼?怎麼養活自己,這樣打工過窮生活一輩子嗎?還是要好一點的生活?房子、車子、衣服都要錢。打工一個月能賺多少?」後來和家人討論後,Wing決定花一年重考,考上輔大傳播學院

沒頂尖學歷、外語 外商照樣挖角當總經理

Wing說,外商很多高階主管都是念名校,因此一年多前她來到AnyMind自我介紹時,就請大家不要太緊張,「這裡面學歷最差、英文最爛,就是我本人。」開朗的她毫不避諱跟同事坦承,自己的英文就是到高中義務教育的程度。

這樣真的可以闖蕩外商?她說,重點是對行業的熱愛和投入,英文只要敢講、可溝通,專業能力更關鍵。

Wing在打工時代,因樂器行老闆還接一些廣告和藝人表演的活動,讓她接觸到廣告相關工作,從此愛上這行。大學時代選擇念輔大夜間部,以便白天工作,往來的朋友也平均大Wing 8~10歲。

「那時候,有念大學已經比不念還普遍。我常聽我的朋友們講,多少大學生畢業就來說薪水要多少錢,但也沒有社會經驗、也不會幹嘛。我跟他們坐在一起的時候,是可理解老闆們的想法,因爲書念得很好,不代表工作能力好,所以當時就希望,我一畢業,就可以找到工作,並且讓老闆放心,因爲我是一個有在念書,但又有工作經驗的人。」

設定目標:比同齡人更早拿到總字輩頭銜

在接下AnyMind總經理之前,Wing在專精社羣行銷、網紅經營的達摩媒體將近10年。她承認自己是苦幹實幹型,「我一直有個觀念,如果我服務一個客戶,可以讓他除了收信確認外,什麼都不用做,那他一定離不開我。這種客戶越多,就代表我的資源越多。」這樣一兩年後,Wing接的業務多到要分給別人。

等到基本業務穩了,她開始對自己有規劃,「其實我一開始最怕人家面試時問『有什麼生涯規劃?』一開始能有什麼規劃,都是先做再說。但還是那個觀念,『我希望自己在年輕一點時,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所以看了一輪自己公司、朋友公司,發現平均初階主管年齡大約27、28歲,高階主管大約30歲出頭,我就希望,25、26歲我要升上第一階主管,然後29歲以前我希望做到總監,享受年輕時有這個頭銜。」

當然這不容易,Wing說,她去看當上經理需要怎樣的業績?研究他們大概花多少時間?三年四年的成績,她有沒有機會在兩年內做到。「也是幸運遇到好的公司文化、老闆和團隊。所以,之後幾乎一、兩年一升,25、26歲升小主管、27、28歲帶小團隊,29歲升總監(部門主管),32歲前做到公司副總,老闆完全放心把公司交給我營運。」

▲Wing說,從當上主管開始,她一天大約工作14~16小時,因爲熱愛工作,如果假日沒有其他安排,也會投入工作。(圖/記者吳佳穎攝)

工作哲學:像談戀愛

2019年當時成立4年的AnyMind在各國找高階主管、領導人,且希望有網紅產業背景,就在Linkedin上看到Wing。那時她待的達摩是臺灣經營網紅最久的公司,過去幾年規模也是數一數二,加上自己也想在國際領域試身手,纔在半年後,將舊公司交接妥當,接下AnyMind臺灣總經理一職。

Wing表示,在達摩十年培養的團隊,大家有革命情感,要離開時,Farewell Party不知道吃了多少攤,同事也都重感情,甚至前老闆,40幾歲男人竟潸然淚下。「我參與老闆的創業時光,他也算看着我長大,這個十年不會重新再有,大家真的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Wing坦承,雖然自己從小個性就蠻硬的,但她常跟年輕人說:「找客戶跟談戀愛一樣,你覺得盡全力對待的客戶,爲什麼沒有續約,或是過程找你麻煩。比喻一下,你再怎麼愛的男友,他一定不會劈腿嗎?是不是有時越盡全力挽留,對方壓力越大,這時必須回到自己,讓對方知道你不差他這張單,但若他來找妳,你仍可以把他服務好,做業務很多時候是心理戰。」

沒時間戀愛 屬下逼她「Tinder往右滑」

由於熱愛工作,今年34歲的Wing有時會忘記經營自己的生活,曾經嚴厲的爸媽也擔心她的終身大事,偶而幫她安排相親,但還沒遇到價值觀合拍的對象。

同事下班前,看她沒有要離開辦公室竟說:「老闆手機交出來!」然後把她的Tinder(交友軟體)全部往右滑,讓她只能着急:「你們這樣!我沒有時間談戀愛欸!」 同事回:「不行不行,那妳先聊,先聊聊看再說。」 Wing笑說,團隊就是連這種事也會操心。

下一步藍圖 想讓世界知道「臺灣人才就是屌!」

來到外商公司,Wing主要想在更多國際品牌的環境,驗證自己的能力,並學習跨國管理的經驗。到目前爲止,她更確認臺灣人才的素質很好。

「工作的文化、對職場的觀念、工作品質,真的比很多國家都好太多了!如果可以,我想推更多臺灣人才到國際舞臺去,包含一些主管的位置,3年內,這間公司的跨國主管階,有更多臺灣人。我希望除了自己獲得什麼東西之外,讓其他國家的人認識,臺灣人是很屌的團隊。也想看看我能養得出多少人才,他們又會在哪些地方發光發熱,這都是進外商公司後,我非常想做的事。」

拚命三娘澄清:臺灣人的積極不aggressive

Wing說,當上主管,她發現在工作態度、責任感等,臺灣一定超前。「我進來後第三、第四季,就會聽到人說,臺灣業績起來很好,bur you are too aggrasive !(你們太來勢洶洶) 我說,我們沒有aggrasive ,是答應有結果的事要準時交差。我們如果事事要求自己到一個程度,就是別人要看見我們的時候。」

說到aggrasive,不免令人想到「狼性」一詞,Wing怎麼看待?她迴應:「對我來說,狼性有好有壞,因爲我很重團隊情感,狼性過重的人,過去也遇過,業績非常好、速度非常快,但這種員工完全不在乎別人的感受,也不在乎人與人的關係,拿到機會就把人往下踩。這樣的人在初期會受到矚目,但一段時間後,主管們就會發現,這種人絕對不能往上升,因爲我們還是要重視團隊文化。」

如何帶臺灣團隊

面對國外客戶多了,Wing也發現,臺灣人個性和事比較和善,有時跟國外對東西,三催四請沒回應,Wing就會發聲扮黑臉,「處理好一個平衡」。

工作上,Wing要求品質,也重視員工狀態,她說,對於員工的成長軌跡要大概有掌握。「因爲回過頭來想自己當員工時,一件事情做一年、兩年誰不膩?大家都膩。帶團隊不能老是靠精神喊話,撐不了多久;加薪,該加要加,但非唯一途徑,不管加多少,兩個月後,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差不多就值這個錢,所以要思考的是,員工可以在一到兩年間有一個簡單的轉換。」

Wing表示,她曾想過爲何自己可以在一間公司待十年,因爲在每個第二年,大概會有不一樣的事情要做。「所以我很重視瞭解團隊主管、員工,不是在公司,而是在『行業』的年資多久,最好能在他開口前,就要跟他商量1、2 年後的轉換,如果對方真的非常喜歡現在的工作,也可以接受,頂多說『只是怕你無聊而已』,幫他們往後推,多想一點,這樣比較留得住業務團隊。」

Wing說,她現在很喜歡跟各國的同事推薦臺灣團隊,不管在任何的機會上,希望臺灣能參與跨國事務更多,希望團隊藉由這些經驗、眼界,不停的成長和學習,並提供更好的幫助給客戶。

處女座的Wing說自己工作起來要求很高,但也重視團隊感情。(圖/AnyMind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