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社評》不要再稱「武漢肺炎」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建議民衆用「布制面罩」對面部進行防護,以阻斷新冠病毒的傳播。4月3日,行人走在美國紐約布魯克林街頭。(新華社)

民進黨中國政策溫和派人士,包括前海基會董事長洪奇昌前黨主席許信良、兩岸政策協會秘書長張百達等人建議,既然大陸認爲「武漢肺炎」一詞帶有歧視意味,兩岸政府宜相互尊重,那麼,臺灣應停止使用武漢肺炎。

疫情擴大蔓延,人類理應共同應對,但中美及兩岸間的政治口水獵巫猜疑,卻未見稍減,毫無證據指控,破壞了合作防疫所需的互信。政治人物企圖尋找罪魁禍首,以擺脫民衆對其應對無能的不滿,及所應承擔之政治責任

當務之急,不在於查究疫病起於何處,而在於疫情將止於何處!人類社會曾經面對無數疫病,查究源頭不但無助於損害管制與解救生靈學者專家各持己見下,疫病源頭往往成爲無法斷定結果的無頭歷史公案

1918年爆發西班牙流感,造成數億人感染、數千萬人死亡。到今天爲止,經過百年來醫學專家歷史學者研究,僅能達成西班牙是最先向各國通報疫情的共識,真正源頭卻有英國、美國與中國3個主要推斷,還有更多其他推論地點,但就是無法找到任何客觀科學證據,證明此疫病的真正源頭在何。

目前當務之急,也不在於討論病毒是否人爲製造,而在於關注病毒能否被人消滅!大難當前,將精力與思緒用在辯論病毒是否生化實驗室運用基因工程合成,其真正目的在於渲染責任,而非消弭疫病威脅,此種態度不但顯露人類的自私,更招認出無能腳踏實地應對疫情,應非負責任國家所應爲。

社會遭遇重大災變,務實搶救災情與損害管制者,絕不會浪費時間先去查究責任。事有緩急而物有輕重,只有不負責任的政治人物纔會見獵心喜,運用民衆怨懟與驚恐,譁衆取寵順勢攻訐,趁機謀取政治利益。

新冠疫情爆發後,若干國家政治人物繪聲繪影不斷放話,刻意引導輿論走向,指控國際政治潛在對手,因此各種生化攻擊或是生物戰實驗室泄漏陰謀論,充斥在社交媒體網路預設立場的大衆媒體。儘管諸多專業學術刊物,很快就有學者專家投稿,運用科學分析證據,駁斥此等謠傳謊言;再加上著名生物醫學研究機構,不斷公開透過主流媒體出面闢謠,科學家與政治人物、科學良心與權力私慾相互較勁,人性醜陋與良善形成強烈對比,道德誠信與欺騙馬上高低立判

反觀國內因應武漢爆發疫情,在防疫作爲上受到國際社會肯定,至今疫情發展仍然可控,但並不代表所有政策都完美無瑕。特別是對大陸明顯採取負面態度;但遇到歐美疫情失控時,在管控作爲上又遲疑猶豫,差別待遇雙重標準已讓防疫產生缺口,埋下社會恐慌的種子。

特別是針對描述疫病情況所使用定位用語國際衛生組織業已經過正式程序,將本次疫情確認名稱,但政府仍在口頭政令宣傳品中繼續使用武漢肺炎。對比政府希望透過疫情爭取參與國際衛生組織機會,此種作法公然違背專業倫理規範,在運用防疫爭取國際支持上大開倒車?

尤其在參與國際衛生組織共同防疫問題而言,臺灣醫療公衛體系實力強,防疫表現好,當然可以對國際社會有貢獻,相信也會受到國際社會的歡迎與支持,但國人千萬不要存功能性期待,認爲與國際組織有合作、有貢獻,就可以改變臺灣的政治地位,此種自欺欺人思維,是國際參與議題失焦原因所在。當堅持以武漢肺炎定位疫病,又向國際社會訴求參與國際組織意願,此等矛盾怎能自圓其說?

善意與專業纔是參與國際社會的有利資本,搞政治只是鞏固內部權力消費材料;首先,請蔡政府不要再說「武漢肺炎」了,接受WHO規範,展現對國際組織的尊重。其次,臺灣對醫療專業具有自信,更具熱忱回饋國際社會,應該以專業能力貢獻國際社會。以義對疫方能因疫獲益;當臺灣防疫專業獲得成果,自然就會獲得正面肯定。假若在全球面對疫情肆虐之際,能夠領先研發出預防疫苗,加入國際衛生組織,纔有可能順理成章並且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