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社評》吳釗燮外交神話的破滅

報社

臺灣尼加拉瓜斷交,民進黨企圖以前任大使吳進木滯留尼國不歸話題,掩蓋無力維護邦交的真相;立陶宛成立非官方性質「臺灣代表處」,卻被外交部視爲「重大外交突破」而大力宣傳,因而引起大陸反彈,未來面對的將是名稱保衛戰黑洞

賠上邦交國與兩岸關係

抗中保臺」成爲民進黨贏得選戰、鞏固政權的「神主牌」,扭曲的外交政策,無限上綱的「聯美抗中,親美反中」成爲對外政策的原則,再加上官僚慣性與怠惰,譬如外交部至今依然使用「武漢肺炎」一詞,就可看出外交體系的偏執。過去5年臺灣對外關係遭逢連串失敗,並不令人意外,但決策者英文總統執行者外交部長吳釗燮,仍熱衷爲國人編織美麗幻景,毫無自我反省能力。

5年來邦交國關係分崩離析,共有8國斷交,吳釗燮個人就包辦了6國,甩鍋中共打壓並不足以掩飾吳釗燮無法掌握情況,剛愎自用的用人與行事風格。

2019年9月20日臺灣與吉里巴斯斷交,事前大使館已通報警訊,但吳釗燮8月堅持撤換大使,以公使代館,1個月後兩國結束外交關係。臺灣與尼加拉瓜上個月斷交可說是歷史重演,深受尼加拉瓜總統奧蒂嘉重視的吳進木申請退休就是關係生變的前兆,唯獨吳釗燮在狀況外。臺灣還甘爲美國馬前卒,公然指責奧蒂嘉政府威權政府,更拒絕發電恭賀奧蒂嘉連任,結果新任大使到任不到1個月,兩國外交關係正式終結。

臺灣邦交國如骨牌般倒塌,對臺灣外交擁有絕對影響力的吳釗燮難辭其咎,但卻不須承擔任何政治責任上行下效,當然導致整個機制鬆散。另一方面,美國支持固然是臺灣對外關係最重要支柱,但蔡英文政府甘爲美國的抗中代理人,造成美國外交目標凌駕臺灣國家利益,自陷外交困頓及兩岸局勢空前危殆的雙重危機。

但吳釗燮刻意淡化斷交的傷害,他認爲,更重要的是去爭取理念相近的國家,包括日本、美國、歐洲等,因此,在經歷尼加拉瓜羞辱式斷交後仍大言不慚表示,「過去這段時間,我們是不是有一些成就?」

在美國力挺之下,民進黨政府原本企圖利用在立陶宛設立辦事處形成外交突破口,結果卻是點燃了新外交戰火,面對中共的猛烈外交與經濟脅迫,立陶宛內部對同意設立「臺灣代表處」已出現裂痕,臺灣則大量收購無法進入大陸市場的立陶宛啤酒與蘭姆酒,國發會更配合開出2億美元的「中東歐投資基金」支票,不但予人「金錢外交」、「凱子外交」的不良形象,吳釗燮口中的成就更變質、變調成爲名稱保衛戰,根本無法達成深化、廣化實質關係的目標。

無法正確解讀美方訊息

不但臺灣在立陶宛處境尷尬,歐盟更不願捲入兩岸對抗,被迫做出選擇。除了價值與利益,地緣政治、地緣經濟纔是歐盟首要考量因素,也因此採取拖延戰術冷處理,希望以時間換取空間,整個形勢對臺灣未來發展與歐盟關係相當不利。

民進黨政府企圖以「立陶宛模式」突破外交困境,充分反映出當前臺灣外交當局的盲點:過度高估美臺合作的作用,低估中共的反制力量與決心,更誤判當前國際形勢。美方希望藉助「臺灣牌」、「立陶宛牌」壓制中共擴張,臺灣希望一舉超越一中紅線,讓正名運動在世界開花,結果踢到鐵板

拜登政府充斥「空洞化」一中政策的論調,主管印太安全事務助理國防部長瑞特納在國會形容臺灣是第一島鏈的「重要節點」,對防禦美國「重大利益」至爲重要,被解讀爲美國走向戰略清晰,一中政策開始鬆動。但白宮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人坎貝爾日前在「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線上研討會重申,拜登政府的對臺政策和一中政策並未改變,美國致力提高威嚇力,以確保臺海和平穩定,並支持兩岸和平對話與互動。

「全方位競爭」仍是美中關係的最大特徵,但在雙方共同利益交集之處,美國仍將維持「建設性接觸」,穩定、謹慎的戰略溝通是美方向各方明確傳遞觀點的重要因素。民進黨外交政策以美國馬首是瞻,但又無法精確解讀美方的訊息,做出正確的迴應,這是臺灣對外關係退步的癥結。外交系統沉痾已深,除了換人做,已沒有其他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