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來理想小鵬 離特斯拉還有多遠?

(原標題:蔚來理想小鵬,離特斯拉還有多遠?)

11月20日,2020廣州國際車展(以下簡稱“廣州車展”),正式拉開序幕。作爲年末車壇壓軸大戲,廣州車展上新能源車熱度不減,其中傳統合資、外資車企更是齊齊發力,意圖搶奪來年中國新能源車市蛋糕。

相比之下,往年佔據C位的造車新勢力顯得沉寂不少,以愛馳、天際汽車爲代表的第二梯隊紛紛缺席,而今年成功會師美股的新勢力三強,除小鵬亮相了配“剪刀門”的P7鵬翼版車型外,更多地選擇將重點放在宣傳旗下技術、智能系統上。

其中,小鵬汽車在廣州車展上宣佈,其下一代自動駕駛軟硬件將大幅升級,並將於明年率先推出全球首款搭載激光雷達的量產智能汽車。此舉亦被外界解讀爲欲“正面槓”特斯拉FSD(完全自動駕駛能力)。

廣州車展小鵬汽車展臺 圖片來源:時代財經攝

在業界看來,三家頭部新勢力在通過融資、IPO暫時邁過“生死劫”後,開始潛心“修煉內功”,以期在新一輪車市競逐中走得更遠。

而這從近日相繼出爐的新勢力三強Q3財報也可見一斑。儘管伴隨產能、交付能力提升,三家車企多項財務指標呈現向好勢頭,但目前仍未掙脫“虧損魔咒”。

事實上,誠如行業標杆特斯拉,在實現盈利的道路上,也掙扎了近17年的時間。對於剛邁過毛利率轉正第一道坎的新勢力三強而言,未來發展仍任重道遠。

“後續,新勢力的關鍵是要加大銷售數量、提升核心競爭力,跨越盈虧分歧線,實現真正的盈利。”11月19日,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常務理事賈新光在接受時代財經採訪時稱,從目前來看,它們都面臨着開支加大的困局,特別是新產品開發力度需要逐漸加大、銷售成本增加等,此外,還會面臨更加嚴峻的競爭形勢,包括特斯拉降價衝擊等。

蔚來忙賣車、理想悶聲發財,小鵬最舍營銷研發

在小鵬、理想汽車分別交出美股上市後的首份季報後,三家車企的成績單免不了被放在聚光燈下,接受外界審視、對比。從三季報來看,在會師華爾街後的首輪財報比拼上,車企們表現各有千秋。

在營收方面,蔚來汽車以單季45.26億元的強勢表現居首,而這主要得益於其水漲船高的交付量。

據蔚來財報顯示,該公司Q3總營收達45.26億元,同比增長146.4%,其中,當季汽車業務營收爲42.67億元,同比增長146.1%,環比增長22.4%。

從產品矩陣來看,目前,蔚來已推出ES8、ES6和EC6三款車型,在過去的第三季度,其用戶交付了12206輛新車,其中,ES8車型交付量爲3530臺,佔比28.9%;ES6爲8660臺,佔比70.9%,而9月剛交付的EC6則爲16輛。

新造車企Q3業績情況 圖片來源:時代財經制

從淨利維度上看,目前三家車企仍處虧損狀態。其中,蔚來Q3淨虧同比收窄58.5%至10.47億元,小鵬汽車當季虧損情況最大,達11.49億元。

儘管營收僅爲蔚來汽車的一半左右,但理想顯然是“悶聲發財”的代表,其Q3淨虧1.04億元,距盈利僅一步之遙。而按照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算,理想實際已扭虧爲盈,淨利潤爲1600萬元。

理想出現不同標準下盈虧上的差異,主要在於一筆1.3億元左右的股權激勵費用。據悉,IPO後,公司賦予員工的股權激勵,都會被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視爲薪酬費用,算入運營費用。

股權激勵費用同樣對小鵬汽車帶來影響,作爲三家新勢力中Q3虧損最大的車企,其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淨虧損爲8.65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儘管在賣車、賺錢等方面,小鵬都不如另外兩家新勢力車企,但其在研發和營銷上投入則較爲大方。財報顯示,第三季度,小鵬汽車在研發和營銷上的費用最多,分別爲6.35億元和12.04億元。

反觀理想汽車,當季研發費用和營銷費用都最少,分別爲3.35億元和3.42億元。此前,李想曾公開透露,理想汽車50%的資金投入在研發上,30%左右的資金投入在工廠上,只有不到20%的資金投入在人員和營銷上。

廣州車展理想汽車展臺 圖片來源:時代財經攝

毛利率轉正後 距特斯拉還有多遠?

從三季報來看,此前素來被詬病“賣一輛虧一輛”的新勢力三強,毛利率已集體實現轉正。其中,蔚來Q3毛利率攀升至12.9%,汽車銷售毛利率則由Q2的9.7%攀升至14.5%;小鵬汽車同期整體毛利率爲4.6%、汽車業務毛利率爲3.2%,理想汽車這兩項指標均爲19.8%。

銷量上漲、規模化效應等是促使三家新勢力車企毛利率向好的主要原因。理想汽車在財報中提到,毛利率提升主要得益於部分零部件採購價格的下降以及產量提升帶來的單車製造成本下降。小鵬則將其歸因於更好的產品組合、降低材料成本和提高製造效率。

而蔚來CFO奉瑋在財報後的電話會議上稱,主要貢獻主要有兩點。第一,每車輛的平均銷售價格上升了1萬元人民幣,主要因素是三季度銷售了更多的ES8車型。第二,電池包和EDS的成本下降。

不過,在擺脫“賣一輛虧一輛”的尷尬境地,步入正毛利軌道後,三家新勢力車企的盈利前景,甚至是與特斯拉的競爭對壘,仍不明朗。

“毛利改善是一個好的轉變,但是消費者對電動汽車需求情況、電動汽車安全程度的改善和提高,以及政策對新能源汽車的支持倡導,都是決定新勢力車企盈利的重要因素,預計至少可能還要2-3年,這些新勢力車企才能實現盈利。”11月19日,川財證券策略分析師王一棠對時代財經指出。

而單拎出三家新勢力三季報最優異指標,與特斯拉相比,則仍相差甚遠。營收方面,特斯拉是蔚來的13倍;淨利上,理想汽車與特斯拉相距超25倍的距離。

而據時代財經梳理,今年以來,蔚來汽車的累計虧損39.78億元,小鵬汽車淨虧19.45億元,而理想汽車則虧損達2.59億元。與此相反的是,特斯拉從去年第三季度淨利實現轉正後,已實現連續第五個季度盈利。

特斯拉財報顯示,從2019年Q3至今年Q3,特斯拉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季度淨利潤分別爲1.43億美元、1.05億美元、0.16億美元、1.04億、3.31億美元。在業界看來,如無意外,特斯拉極有可能在2020年實現全年盈利。

車企Q3業績情況對比 圖片來源:時代財經制

即便是新勢力“引以爲傲”的毛利率,在特斯拉麪前,也是“小巫見大巫”。財報顯示,特斯拉Q3毛利率爲23.5%,同比提升4.6個百分點;同時,Q3整車毛利率達到27.7%,同比提升4.9個百分點。

擺在三家新勢力車企面前的,一邊是與對手的懸殊差距,一邊還有對手暗暗使勁的壓力。

事實上,隨着特斯拉毛利率不斷攀升,其整車價格或有望進一步下探。此前,在中國市場,特斯拉國產Model 3價格門檻不斷調低引發熱議,包括10月1日其標續版補貼後售價調整至24.99萬元起在內,這已經是該車年內的第6次調價。

隨着特斯拉產能不斷提升,業內人士認爲其下一波調價或已在醞釀中。特斯拉在三季報中披露,目前特斯拉上海工廠的Model 3產能已增加至每年25萬輛。同時,即將上市的Model Y也在給新勢力車企帶來更大的威脅。

此外,在9月舉行的電池日上,降本也成爲特斯拉一大關鍵詞。從電芯極耳、尺寸、封裝,到電池裝車、回收等各個維度,特斯拉新發布的每一個技術都以降低成本爲主要目的。未來數年,特斯拉的電池生產成本或有望達至只有現在的一半,資本開支也將縮減三分之一。

而在蔚來慘遭知名做空機構香櫞資本“潑冷水”,理想、小鵬也被“一損俱損”。在遭遇香櫞“做空”當日,三家新勢力車企股價出現大跳水,其中,小鵬汽車股價跌6.13%,理想下挫1.83%,蔚來股價則下跌7.74%。隨後幾個交易日,新勢力車企股價更是持續震盪。

另一邊廂,特斯拉二級資本市場則“春風得意”。自標普道瓊斯指數本月16日宣佈,在下月21日交易日前把特斯拉納入基準指數以來,特斯拉的股價一路飆升。美東時間11月19日,特斯拉股價創下歷史新高,一度達到每股508.61美元,最終收於499.27美元。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如若把時間軸拉長,特斯拉從死亡邊緣掙扎到行業標杆水平,也用了長達17年的時間,而造車新勢力三強目前也僅成立五六年時間。對它們而言,在邁開毛利率轉正的首步後,後續如何與特斯拉乃至其他勁敵爭奪市場蛋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而展望今年最後一個季度,三家新勢力車企都立下不低的flag。蔚來預計,今年四季度整車交付數將達1.65-1.7萬臺,四季度營收預計爲62.587-64.358億元,環比上漲38.3-42.2%。理想預計在第四季度交付1.1萬至1.2萬輛。而小鵬汽車則預計,第四季度汽車交付量大約爲1萬輛,同比增長約210.8%,總營收將達到約22億元,同比增長約243.7%,全年營收有望突破40億大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