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開放訪問淘寶抖音 專家:應有相應機制保障各方權益

(原標題:重磅!互聯網事件微信開放訪問淘寶、抖音!專家:應有相應機制保障各方權益

微信一對一聊天可訪問外鏈,也就是說,微信可以直接跳轉到淘寶、抖音了!微信羣聊則會開發功能由用戶自主選擇。

9月17日,騰訊發佈關於《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管理規範》聲明表示,在監管部門的指導下,外鏈管理措施分階段分步驟實施,第一階段將於9月17日起開始執行,在確保信息安全的前提下,用戶升級最新版本微信後,可以在一對一聊天場景中訪問外部鏈接。騰訊成爲第一個落實工信整治的互聯網巨頭

記者測試發現,截至發稿前,升級到最新版本的微信,確已解除部分外部鏈接的訪問,如淘寶能直接在微信聊天界面打開,只是微信會發出提示稱,該網頁不是微信提供,無法確保內容的安全性。隨後,點擊“繼續訪問”即可直接打開淘寶觸屏版,但iOS端還無法實現直接跳轉到淘寶APP,而是會跳轉到Apple Store。在此之前,已有用戶陸續發現QQ可以直接跳轉打開抖音和淘寶的部分相關鏈接。這表明,騰訊在落實工信部關於互聯互通的要求上做了大量的工作,態度沒有打折扣。

微信同時表示,將積極配合其他互聯網平臺共同落實本次指導意見,探討在其他平臺上順暢使用微信服務的技術可能性,實現進一步的互聯互通。

“外鏈”如何保證安全?

從聲明中來看,“以安全爲底線”是監管部門在互聯網平臺“互聯互通”的要求,也是騰訊重點關注的部分,微信聲明裡提到關於“互聯互通”的四條開放原則中,有三條都是聚焦用戶信息安全和使用體驗的:防止違反法律法規、防止過度獲取用戶隱私、防止出現過度營銷。

開通外鏈可能造成的安全隱憂和用戶體驗變差,也是衆多用戶的擔憂,記者在社交平臺上看到,網友在感嘆開通外鏈的確更加方便之時,諸如會不會各種砍價鏈接?會不會各種騷擾鏈接?詐騙釣魚的春天來了等等這類的質疑和憂慮也不少。

來自微信的數據顯示,2021年至今微信收到的外鏈相關用戶投訴中,騷擾、欺詐、誘導爲被投訴次數最多的三種類型,三者加總佔據總投訴量的77%,這些有害信息傳播也帶來極大的平臺風險。

對此,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新經濟研究所執行所長曹鍾雄向記者表示,客觀講,互聯互通增加了安全治理的難度。互聯互通之前,一個事件是一個平臺一個主體責任,比如,在微信朋友圈的東西,就只在騰訊微信平臺裡面出現,出了問題倒查來追溯就可以。但是當社交和電商平臺或其他平臺交叉的時候,就會可能會出現,一個事件跨越多個平臺、涉及多個主體責任的問題,這時候就會出現安全監管的難度,多頭管理往往可能就是沒人管,沒人管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責任界定不清。譬如,有人在抖音上加了一個微信,又被導流到淘寶上購買了假貨,這個過程中到底是誰的責任?這就很容易變得多頭共治,出現治理效率低下,甚至導致監管真空。

因此,曹鍾雄認爲,政府需要提前做好互聯互通的責任主體的界定,機制也好,法律法規也好,要先有法可依。應該把互聯互通的規則建立起來,責任主體的界定製度要建立,才能讓平臺主體有的放矢地去互聯互通,不然的話,一是會出現盲目互聯互通,二是會流於形式、浮於表面。

至於企業,曹鍾雄認爲,做好互聯互通的準備的同時,還要做好互聯互通安全閥的問題。要做好跟別人互聯互通,就要把管好自己平臺的安全的問題。第一個不讓我的不良的東西導入別人平臺,第二個不讓別的平臺的不安全的信息腐蝕、侵蝕我的平臺。守好自己的門,看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主動去互聯互通的過程中要掌握安全守護或者安全閥門的主動權。

此外,如何保護個人的隱私、數據等,也引發熱議。比如互通之後,外鏈拉取個人數據,是否需要本人同意?有網友提議,如果要在社交平臺上推送其他購物APP、娛樂APP的鏈接,應該設立一個“白名單”機制,只有個人用戶允許了,才能訪問。這也值得大家討論。

互聯互通面臨較大挑戰

響應互聯互通的號召,騰訊是第一家,但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家。9月9日工信部行政指導會之後,阿里巴巴表示:“將按照工信部相關要求,與其他平臺一起面向未來,相向而行。”而字節跳動則表示:“不找藉口、明確時間表積極落實。”更多平臺的互聯互通可以預期,這也意味着中國互聯網體系鼓勵競爭、限制壟斷成爲重要發展方向。微信開放外鏈的消息一出,不少觀點認爲,騰訊成爲最大的利益受損者。

“如果互聯互通最後變成巨頭們的狂歡,這肯定意味着政策走偏了。” 曹鍾雄表示,中央的底線是反壟斷,初衷是爲了促進創新、保護中小企業的發展機會,而不是爲了互聯網巨頭。

他認爲,在確保安全的過程中,互聯互通有三個“不可以”:

一是不可以在互聯互通形成網絡黑灰產業的溫牀,不能在互聯互通給新的不安全機會。譬如垃圾信息、有害信息的泛濫問題,必須要充分考慮治理的難度。

二是不可以在互聯互通過程中形成二次傷害,特別對新經濟產業、中小企業發展的二次傷害。尤其是不能因爲巨頭平臺的互聯互通,在局部上形成壟斷、共謀。

三是不可以在互聯網平臺間形成傷害,平臺之間也需要一個良性的互聯互通,而不是相互傷害,或者一方獲益一方受損,確保平臺經濟平穩發展也是監管的應有之義。

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副院長朱寧則表示,如果各互聯網平臺公司之間不配套相關的管理措施,將無法保障中小企業與消費者的權益。

首先,追求用戶和流量的增長,是互聯網企業的核心目標。但是,目前流量的追求和競爭,逐漸從增量階段過渡到存量階段,對於平臺來說,合作的機會逐漸減少,而競爭的壓力和動力卻又在同時增加,互聯互通後如何解決這當中的矛盾?

其次,由於平臺公司之間的運營理念、文化和技術框架是完全不同的。比如,阿里是中心化平臺,重點服務對象是天貓商家和品牌商家,對資源的管控能力極強;而微信則屬於去中心化平臺的社交網絡平臺, 更關注於爲個人和中小商家提供幫助。所以生態打通的過程中勢必會面臨極大的挑戰和可觀的成本

再者,整合過程中所產生的成本,由誰來承擔的問題。基於阿里和騰訊在整個生態系統裡面的地位和定價權,對於這兩大生態體系而言,一個比較自然的選擇,會不會將在互通過程中發生的成本,轉嫁給中下游的中小商戶?如果阿里和騰訊真的選擇這麼做的話,那麼在這個過程中,互聯網巨頭的互相開放,在短期不但沒有降低商戶的成本,反而很可能增加了他們成本,和互聯網專項整治和市場總局反壟斷的初衷,難免南轅北轍

朱寧表示,互聯互通雖然看上去很美,但還存在着大量的不確定性和挑戰,有關監管部門必須高度關注和嚴密跟蹤。

事件時間線:

9月9日,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組織召開的“屏蔽網址鏈接問題行政指導會”,提出有關即時通信軟件的合規標準,要求限期內各平臺必須按標準解除屏蔽,否則將依法採取處置措施。據報道,當天參會的企業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百度、華爲、小米、陌陌、360、本站等。

9月13日,工信化部新聞發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長趙志國表示,屏蔽網址鏈接是7月啓動的互聯網行業專項整治行動重點整治問題之一。“工信部要求企業按照整改要求,務實推動即時通信屏蔽網址鏈接等不同類型的問題,能夠分步走分階段得到解決。對於整改不徹底的企業,工信部將依法採取處置措施,整改一批典型違規的行爲,查處一批典型違規的企業。”

當日,騰訊、阿里、字節跳動等迴應了工信部整治要求。

9月15日,中央網信辦發佈《關於進一步壓實網站平臺信息內容管理主體責任的意見》,要求平臺充分發揮網站平臺信息內容管理第一責任人作用。其中提到要依法合規經營,開展數據共享、流量合作等跨平臺經營應當符合國家相關政策,有助於正能量信息傳播;不得選擇性自我優待,不得非正常屏蔽或推送利益相關方信息。

9月17日,騰訊開始分階段開放微信、QQ的外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