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許永輝打抱不平 王美花力挺「經濟部兄弟」:我們不會讓你孤單

實習記者張鈞量/臺北報導

「重啓核四」公投提案領銜黃士修在公投意見發表會中,嗆臺電核能處長許永輝「你的身家安頓好了吧?」,引爆民進黨按鈴控告黃「恐嚇」,經濟部王美花19日表示,核四能不能重啓是專業問題,應該專業討論,而不是恐嚇爲國家工作30年的工程師,「我要代表經濟部,明確表達力同仁立場」、「我要告訴許永輝,你也是我們經濟部、臺電的弟兄,我們不會讓你孤單」。

王美花透過經濟部臉書表示,公共討論不要失去人性,也不能沒有是非。在一個民主的說明會中,不應該出現「你的身家安頓好了嗎?」這種恐嚇話語,更不應該提到家人妻子個人聲量也許對正方代表來說很重要,但一個爲臺電、爲國家工作30年的工程師,絕對不該受到這種待遇

王美花強調,「我要代表經濟部,明確表達力挺同仁的立場」。臺電公司也會提供許處長必要的法律協助。許永輝講這些話的時候,他心裡想的是那些跟他一起,在第一線奮戰的弟兄。「但我要告訴許永輝,你也是我們經濟部、臺電的弟兄,我們不會讓你孤單」。

王美花表示,昨天的公投說明會,很多人都有收看。很遺憾看到正方代表,公然恐嚇我們臺電的核能工程師同仁。第一時間不管是經濟部跟臺電公司,都表達支持我們的同仁,社會輿論也爲許永輝處長抱不平,但卻看到正方代表說,這是在幫他提升聲量,很好。「我是經濟部長,我更是40年公務員,這時候,我一定要爲我的同仁講話」。

王美花強調,許永輝就他個人在臺電公司超過30年的經驗,本於專業、代表臺電,針對核四能不能重啓,以第一線工程師的身份來分析。卻因此要被告、被恐嚇,經濟部的立場很清楚,我們一定力挺我們的同仁、力挺許永輝。

王美花認爲,核四能不能重啓,這是專業問題,應該專業討論。許永輝在覈二工作22年,也實際負責核四試運轉測試的工作。他就是第一線的核能工程師,他就事論事,他的意見值得社會重視。許永輝負責的試運轉測試是法定程序,這由臺電公司負責,再由原能會審覈,最後在原能會那關沒有通過。

王美花表示,至於安檢小組,是當年2014年經濟部被交付的政策任務,是一個自主強化機制兩者是完全不同的程序,核四自我安檢沒有法律效果,有法律效果的核四試運轉測試,則沒有通過主管機關原能會審覈。這就是事實

王美花強調,核四的問題,除了因爲斷層要加強耐震核廢料難解外,更大的問題是先天不良的工程限制。爲了趕工,設計還沒做完就開始施工,一面設計、一面採購、一面施工。最後用日本規格廠房,安裝歐美規格的機器,結果根本不相容,導致空間硬塞、動線凌亂、管線複雜,像是March的車殼,裝大臺休旅車裝備,問題重重。前陣子黨派的立委到核四考察時,都親眼看到。

王美花表示,同時,雖然有做試運轉測試,但卻缺少原廠品保文件。試運轉測試只知道能不能用,但不能確定是不是在高壓高溫跟輻射下,是不是足夠耐用。例如有1297項安全系統的電器設備,就出現抗輻射能力不足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有些是工程上不可逆的缺憾,例如反應爐已經焊好,卻沒有原廠的焊接證明文件,現在已經裝完了,沒辦法逐口檢查焊道。如果原能會不接受替代檢驗方法,只能將反應爐整個拔起重新焊接,等於要重蓋。這些是臺電第一線弟兄,在覈四廠的親身經歷。在社會要決定核四是否要重啓時,應該要讓大家有充份訊息

王美花呼籲,最後,我要特別強調,公共討論不要失去人性,也不能沒有是非。在一個民主的說明會中,不應該出現「你的身家安頓好了嗎?」這種恐嚇話語,更不該提人家的家人妻子。個人的聲量也許對正方代表來說很重要,但一個爲臺電、爲國家工作30年的工程師,絕對不該受到這種待遇。

王美花強調,「我要代表經濟部,明確表達力挺同仁的立場」。臺電公司也會提供許處長必要的法律協助。許永輝講這些話的時候,他心裡想的是那些跟他一起在第一線奮戰的弟兄。「但我要告訴許永輝,你也是我們經濟部、臺電的弟兄,我們不會讓你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