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素質+專業能力”:開啓藝考新模式

隨着教育部《關於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普通高等學校藝術專業考試招生工作指導意見》的深入實施,目前,我國已逐步建立以統一高考爲基礎、省級專業考試爲主體,“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藝考招生制度。

藝考不再是上大學捷徑

《山東省2022年普通高等學校藝術類專業招生工作實施方案》顯示,文學編導類、播音主持類、攝影類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爲普通類一段線;美術類、音樂類、書法類、航空服務藝術類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爲普通類一段線75%;舞蹈類、影視戲劇表演類、服裝表演類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爲普通類一段線65%。隨着文化課成績在藝考錄取分數比重中的提升,想通過藝考獲得本科通行證的捷徑,已行不通。

對於縮小校考範圍、省級統考全覆蓋以及提高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等問題,社會各界有着不同解讀。支持者認爲,沒有紮實的文化基礎,很可能導致後勁不足。與此同時,另一個顯而易見的優勢是,專業統考過線後,可供選擇的藝術院校和綜合院校將會變得越來越多。也有專家指出,政策導致“一流教育資源”有時只能招收“末流生源”,因爲很多專業素質過硬的考生可能會因爲無法通過文化課成績線而名落孫山。比如,2021年南方某知名大學音樂學院以高考方式錄取的學生,文化課分數雖高,但專業能力、藝術素養相對欠缺,因此學校不得不調整授課計劃,從最基礎的拉空弦、音階開始教。

統計數據顯示,2002年參加全國高考報考人數爲510萬,而當年藝考人數僅3.2萬,佔高考總人數的0.6%;到2013年,全國高考報考人數爲912萬,而藝考生報考人數達到了100萬,佔高考總人數的10.96%。近十多年來,藝考人數一直保持在佔總報考人數十分之一以上,僅次於工學管理學,位居第三。“藝考熱”源自多方面的複雜因素。一方面,藝考文化課成績要求相對較低,專業課可以通過短平快的“應試速成”來提升,成爲考大學的一條捷徑。另一方面,“藝考熱”背後有着社會經濟結構深刻變動的烙印,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創意產業的崛起。到2019年,我國規模以上文化及相關產業企業實現營業收入86624億元。在藝考大軍中,大多數學生計劃從事文化創意相關行業工作,如視覺傳達設計、工業設計、服裝設計、遊戲、動漫、數字音樂方向。

創意產業人才需要具備複合型知識結構和較高的藝術素養。具體而言,在高等教育階段,創意人才的培養一方面需要夯實藝術專業基礎,另一方面也要輔之以歷史、計算機、哲學等基礎文理學科的教育,走跨學科、通專結合的道路。然而長期以來,我國藝考生文化課成績偏低已成爲制約其培養質量的一個關鍵障礙。因此,提高藝考生文化素質極爲重要,可以有效實現藝考大軍從“量”到“質”的轉變,從而符合市場對藝術人才的實際需求。

篩選文化素質與專業能力兼具的考生,避免“高分低能

藝考改革牽一髮而動全身,影響面廣,涉及招生、培養、就業等各個環節。因此,藝考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必然是一個不斷完善的過程。從世界範圍來看,藝術學習越來越標準化、制度化,甚至可量化。可以說,我國目前藝術類高考實現省考全覆蓋,便是順應了這一趨勢。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清醒認識到,具有創造力的創意人才,難以通過統考進行全面量化測量。

篩選出文化素質與專業能力兼具的考生,是藝術高考改革的根本目標。而要實現這一目標,在提高文化分數控制線的基礎上,首先應繼續在省級統考層次、水平、質量上下足功夫。應增強考試區分度,滿足不同層次與類型的高校選拔優秀人才的需要。如音樂學師範專業以師資培育爲重點,鋼琴和聲樂作爲中小學音樂教師的必備技能,應成爲重點考覈內容。省考機構在以專業目錄爲指導基礎的同時,應充分考慮不同類別高校人才選拔需要,合理細分統考科類(如音樂統考類細分作曲、指揮、音樂學、音樂教育、音樂表演、音樂人工智能與音樂信息科技等),切實做到省考內容、難度與省考覆蓋高校的對應專業需求接軌,全方位考察學生的學科素養和必備技能,避免出現“高分低能”問題。同時,建議省考機構成立專門的信息公開門戶網站,及時公佈招生政策、省級統考辦法、統考合格考生名單、投檔規則、諮詢申訴渠道等信息,併發布考試相關內容(如各檔樣卷、歷年考題、考試範圍與難度、參考書目等),便於考生參考。

其次,篩選優秀的藝術人才,考評是重要環節之一。2021年起,逐步建立的藝術類專業考評人員信息庫,有利於實現各省(區、市)考評人員共享。同時,“考評分離”,嚴把考試組考生、評委、考場隨機編排的“三隨機”工作機制等方案的實施,有效促進了藝考過程的公平公正。值得重視的是,藝術門類統考應對評分執行細則、評分方式、評分管理建立統一機制。當前,美術類專業省級統一考試評卷流程較爲規範,值得其他藝術門類借鑑。正式評卷經過粗分檔、粗分檔複覈、細分檔、細分檔複覈、打分5個步驟。此類評閱方式只要加大對粗分檔複覈和細分檔複覈的監管力度,基本能確保藝考分數的公平公正。其他很多藝術門類招生過程因涉及現場表演,評閱環節不像美術類那樣便捷與直觀,考生得分和評委水平、偏好關係較大,容易產生偏差。因此,要提升評委培訓的針對性,可考慮通過集中研讀歷年不同檔位的表演視頻,明確評分要求,統一評分標準。此外,還應加強對考評人員的監管力度,建立考評人員誠信檔案,實行終身追責制,出現事故或者有劣跡的評委,不得再參與招生考評工作。

再次,應進一步優化錄取機制,當考生專業統考成績和文化成績均達到相應批次錄取控制分數線時,高校應根據自身辦學定位與人才培養方案分層次、分類別合理配置考生高考文化課成績和省級統考成績的比例。如側重專業技能的,可實行文化成績達到藝術類錄取控制合格線後,專業成績從高到低排序,遵循專業成績志願原則擇優錄取;再如需要考生具備紮實人文基礎的理論應用專業,在劃線上可提高文化課成績比例,且綜合成績相同的考生,優先錄取文化課成績高者。

最後要指出的是,藝術類統考測試的是標準化技能,而藝術類學生在進入大學後,將面臨另外一套強調個性、創造性與表現力的藝術標準,這就要求各高校積極改革完善課程、考覈評價等專業培養關鍵環節,推動學生完成從標準化技能到個性化能力的過渡。